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干点别的
    也就是那么一眼,老头是真没看清,就失去了意识。

    林满月走到盛韩轩身边,盛韩轩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到门边,敲了敲,立刻就有人进来。

    他们两人先出去,之后才有人进来把已经进入麻醉状态的老头给推了出去。

    来来回回做了两次检查,林满月把她在这里走过的路记在了脑海里。

    被他牵着手,感受到他的体温,她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一边往外走,一边问:“孩子呢?”

    “很安全。”

    “手术要多久?”

    为什么还关心手术,因为要给老头做。

    检查身体的时候,就跟着一起做了数据积累,不然林满月才不会跟小孩子似的要老头陪着做。

    先做了检查,然后再做记忆消除手术,安排地多么绝妙。

    盛韩轩不在意地说:“两三个小时。”

    那还不是特别久呢。

    两人到了后门,有接应他们的人,护着他们上车离开。

    至于老头雇请的那些保镖,都在守着前院。

    一上车,林满月就看到了睡在提篮里的小宝贝。

    身上的小衣服不是来之前穿得那套,周身所有的用品,都换掉了。

    林满月感激地看向大佬,很想说声谢谢,还是用拥抱来代替。

    车逐渐驶远,林满月也脱下了被老头哄着所穿的手术服,换上了大佬带来的衣服。

    全身一新。

    项家,她是不会再回去了。

    那里她用过的东西,都不是她的,觉得脏。

    酒店都没去,一路直接到了机场,在保镖的保护下登机。

    飞机飞离这片天空,林满月才真正感觉到放松。

    盛韩轩也是看出了她神情疲惫,很心疼地说:“好好睡一觉吧,一切都交给我。”

    人已经出来了,孩子也在身边,每一天的担心和害怕,都会在夜里惊醒。

    真要说睡个好觉,基本上是没有的。

    林满月躺了下来,什么都不去想,她真的需要补一个觉,不然就会真像项以轮说得那样疯傻了。

    这一觉,林满月就是真的彻底地沉睡,怎么下得飞机怎么回得家,她都不知道。

    醒来,有种不知道何年何月的既视感。

    床,还是那张床。

    房间,还是那间房间。

    不同的是,床的旁边加了婴儿床,小小的儿子躺在里面。

    “我睡多久了?”

    林满月都没往旁边看,直接伸手抱住了陪着的他。

    还需要看么?

    一起躺在床上,感觉得到!

    盛韩轩看了一眼手表,说:“二十七个小时零九分钟。”

    这么久?

    慵懒地抬头问他:“项家那边,后续呢?”

    然后,他把手机递给她,有几段视频。

    其中一段,是发生火灾。

    一段是新闻报道,所属的项氏红河集团的一块地方发生火灾,索性没有人员伤亡。

    再有一段,是老头面对着镜头在哭在喊,像一个小孩子在说话。

    仔细听,还能听出来一些。

    “抛弃老婆和女儿,我罪该万死,我是人渣,我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呜呜呜呜呜~~”

    林满月觉得形容错了,不像小孩子说话,就是个智障老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还不是特别的解气。

    再点开下一段视频:“我老婆不要我,我女儿不要我,我没有家没有家没有家~~呜呜呜呜呜~~~~”

    哭得有点烦,林满月把视频给关了。

    这是手术之后,被立刻灌输的。

    让这老头每天都活在自我内疚和忏悔之中,每天哭每天哭,没有一刻能够得到快乐。

    余生,就是在忏悔中度过。

    没有亲情没有任何感情,只认为他自己是罪人。

    本来就是罪人!

    与之前强势的老头,完全是两个样子。

    消除了记忆,真不是闹着玩的。

    林满月也有点后怕。

    要是她被麻醉,脑袋连接了那台刺激脑神经的电脑,她也许就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舍得丢弃和忘记,就是不舍得忘记她的男人。

    “我要再睡一会儿。”

    抱着他的腰,又闭上眼睛要睡。

    “吃了东西再睡。”

    “等下吃,我要抱一抱你。”

    耍赖撒娇不放手,这样美好惬意的时刻,她不知道盼了有多久念了有多久想了有多久。

    要躺,躺到地老天荒,躺到地久天长。

    没有什么比一家三口在一起,更幸福。

    “你该吃东西了。”

    “不吃不吃不吃……”

    “那我去吃了。”

    “好呀,你去。”

    嘴上说着叫他去,实际动作却是抱着他的。

    这么久没见,她是忘记了他说话的深层含义了。

    不愿意去吃东西,不愿意起床,那就做点别的事情吧。

    盛韩轩看了看婴儿床里的小宝贝,吃饱喝足睡着了。

    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

    “诶?唔……”

    所有的疑问都被堵在了嘴里,干点别的。

    如果林满月知道,不愿意起床吃饭,会是这种“待遇”,她一定会去吃饭的,然后再回来补觉。

    偷懒的结果,不是她不愿意起床,而是起不了床。

    累到极致,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

    吃饭不愿意动,就这么坐在床上,由着他来喂给她吃。

    给小宝贝喂奶,都是他把小宝贝抱在她胸口前,托着小宝贝。

    母子两吃得饱,就又倒头睡,来弥补活在狼窝那么久的心跳日子。

    回国了大概一个星期,白天黑夜都没有离开过卧室。

    盛韩轩比她稍微勤快一点,酒店营养餐送到家里来,他会出去拿进来。

    其他的,都跟她一样待在卧室里。

    可想而知,盛韩轩一周没有露面,没人知道他的去向,没人知道他人在哪里,电话又打不通。

    最为关心的盛启泰,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找到盛韩轩,没有希望的来到盛韩轩的住处。

    没有按门铃,盛启泰是拿了宋姿的钥匙,开门进来的。

    听到脚步声,只穿了一条贴身底裤的盛韩轩,随手扯着居家裤套上,走出卧室时还关上了门,以免外面的说话声吵到熟睡的小东西和小宝贝。

    正预上楼的盛启泰,看到盛韩轩就这么光着膀子走下来,胸口上女人的抓痕太醒目了。

    对于闯进来的盛启泰,盛韩轩没有好态度。“滚出去!”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