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谁啊?不认识。
    就这么拖着?

    怎么可能?

    项以轮同意,林满月都不同意。

    就在这时,阿禾半蹲了下去,一记手刀劈在聋哑保姆的脖后,聋哑保姆就这么趴下了。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转身就走。

    大腿没被抱住,阿禾抱着女婴出去了。

    项以轮叫着司机把保姆抱着放上沙发,才跟着一起出去。

    来的时候,是林满月他们跟着项以轮派来的车。

    去的时候,项以轮的车跟在林满月他们身后。

    直接去得医院,林满月跟盛韩轩的血都抽了,还有女婴的。

    就算是走后门,当天可以出结果,也不是马上就能。

    得等。

    医院不是个好地方,盛韩轩带着林满月出来了。

    项以轮,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满月,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林满月给他一个面子,“你说。”

    “你到时候要给我姐姐的骨灰入地时,告知一下我地方在哪,我要去祭拜她。”

    说得真诚,没有假意。

    老头子没有亲人,项安娜也没有亲人,项以轮除了父母,亲人只有赵文清了。

    他不像老头那样自私,对素昧蒙面的姐姐,他有感情。

    反正也是等时间,林满月就问了个她想问的问题:“你爸爸变成如今的生活不能自理,是我的计划,你不恨我?”

    再加上,那个小型的实验室,一把火付之一炬,不可能再复原。

    所有跟消除记忆的数据方法之类的,都随着一起消失。

    算是,给项家的这项投资,截断了后路。

    老头人被伤,那笔钱也打水漂,项盛两家应该成为死敌。

    项以轮笑了,笑得很理性。

    站在林满月身旁的盛韩轩,不悦地看着项以轮的笑。

    要不是小东西一直用手指在抠着他的掌心,要他留着,不然他早走人了。“不瞒你说,在看到老头那个样子后,我是有点生气。正常人变得不正常,还要人来伺候,就是一个废人,我还不能了结了他的生命。所有的原始数据都被毁了,也不可能再抓你回来做那什么手术。并且我

    听到风声,韩轩的外公有意让他在近期继承家业。仇恨是老头先挑起的,我不可能把我妈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的公司产业,搭进去给韩轩扩展版图时,当练手来弄破产的企业。”

    是个明白人,不是孬。

    也知道,那老头没必要救。

    “私心一点,老头变成那个样子,就不能左右我的感情问题。我妈那里,花点时间她还是能接受的。可能多少,也遗传到了自私的基因,呵呵。”

    自嘲的呵呵。

    林满月不置可否,梁川是个好男人,很仗义。

    “所以,如果最后,那个女婴跟你们没有关系。或者是你们家里的小宝贝不是你们的儿子,我是要带回项家的。”

    带回项家,当做他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也是处于私心,暂时安抚一下项安娜女士。

    林满月点了点头,不是她的孩子,她抢着干嘛?

    做善人也不是这么做得。

    “还有最后一件事。”

    项以轮微微侧身,看向盛韩轩,“我还是没有放弃去你们那里投资的野心。”

    盛韩轩阴沉沉地回答:“你来啊。”

    来啊,投多少赔多少!

    好吧,仇恨是化不开了。

    先不去投资了吧,亏一笔两笔无所谓。

    亏多了,项家也不是专门造钱的。

    说完了,盛韩轩就牵着林满月走了。

    去了一家西餐厅,林满月现在正是补的时候,家里那个小的还需要她传送营养呢,一顿都不能落下。

    两个人,盛韩轩点了一桌的菜,他自己都没怎么吃,全是给她夹。

    糟心事还没个结果,林满月不是很有胃口。

    “坐过来。”

    盛韩轩指着他身边的空位。

    林满月咬着勺子问:“干嘛?”

    “过来。”

    “哦。”

    乖乖地坐到对面去。

    没胃口吃,他就用筷子喂她吃。

    呃?

    这不是包厢,这家餐厅没有包厢!

    不止他们两人,还有其他的客人。

    吃了两筷子,林满月就不好意思了。

    “我不想吃了,等下回去再吃吧。”

    “再吃点。”盛韩轩抓着她的手,又给她喂了一口汤。

    “那我自己吃吧。”

    “怕什么,我喂我的女人吃饭,我喜欢。”

    唉……这……林满月听他的口气,是没商量的余地了。

    只好这样了。

    林满月被盛韩轩,强行喂饱了。

    医院那边还没来电话,结果还没有出来。

    吃完饭,接下来去干嘛呢?

    餐厅旁边有一家商场,不如去走走,消消食吧。

    哪里的商场灯光,都是那么强。

    他们两就是纯属走一走,没打算买东西的。

    从一家名牌店经过时,与从里面购完物的几个女人,来了个面对面。

    有点眼熟,叫不出名字,但是一定在某些场合见过。

    那几个女人,全都是下巴脱臼的震惊表情。

    “林满月?”

    其中一个,叫了她的名字。

    看,就说熟悉。

    林满月微笑:“你们好。”

    盛韩轩是因为林满月跟她们打招呼,才扫了她们一眼。

    没有起任何波澜,视线又移开了。

    不熟悉的人,打声招呼已经是客气了。

    林满月注意到,其中的那位,跟她有同样一条裙子。

    她穿那条裙子的时候,也喜欢穿流苏裸靴。

    头发,也是分开两边,松松垮垮地扎着,像学生妹。

    那人,除了脸跟她不同,其他的都是一样的。

    “总裁”

    罗颜晓,从她们中走了出来。

    盛韩轩冷冰冰地回头。

    “我今天有请假。”

    林满月挑了挑眉,公司员工么?

    盛韩轩没说什么,牵着林满月走了。

    林满月问他:“谁啊?”

    “不认识。”

    “不可能吧,我看她像跟你很熟,都叫你总裁了。”

    “叫我总裁的人那么多,我都得认识?”

    那可能误会了吧,林满月就没再问了。

    身后的罗颜晓,把他们的对话全听到了。

    不认识?

    不认识她吗?

    这只是个小插曲,林满月没放在心上。

    再加上,医院那边通知可以去拿结果了。

    两人又原路返回,那几个女人还在。

    超了她们,走得很快的林满月,可以感觉到背后仇视的目光在看着她。

    林满月回头,那几个女人全收回视线不看她。啧,这才叫孬吧。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