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该管?不管了吧。
    车开到医院时,林满月注意到医院门口蹲了一个人。

    这种高级医院,也有步行进出的,基本上都是车辆。

    蹲着的,是不怎么能看到的。

    本来没多注意,车在驶进去时,通过侧面,林满月认出来了是照顾她的保姆。

    讲真,林满月对这个保姆,没什么怨恨。

    当初照顾她,也时很尽心。

    即便是听从那老头的安排,林满月也没有怪过这保姆。

    有那么一点的心软,她还是没有下车,叫这个保姆一起进去。

    林满月和盛韩轩进去的时候,项以轮已经等着在了。

    相关的护士,把鉴定结果,递给盛韩轩本人手上。

    打开来看,是全英文的。

    最后的结果,此女婴跟盛韩轩和林满月都没有血缘关系。

    那么一瞬间,林满月的内心里那不可捉摸的负罪感,消失了。

    如果真的是她的女儿,她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会活在自我谴责之中。

    幸好,幸好不是。

    盛韩轩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林满月只感觉到他此刻是轻松的。

    项以轮则是说:“那么,这女婴我就带回项家了。”

    林满月看着阿禾,点了下头。

    阿禾,就把女婴递给了项以轮。

    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婴儿,项以轮的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看他的样子就像是抱着一个炸药包。

    是他自己要的,抱还是得他自己抱回去。

    “等一下。”项以轮小心翼翼地抱着女婴,对林满月说:“这个女婴不是你们的孩子,回去之后家里那个,也要做一下鉴定,也许也不是。”盛韩轩一眼扫过来,项以轮看出了杀气腾腾,但不得不说:“也许这两个孩子都不是,老头把你真正的亲生的孩子丢了。没有亲情就不会有羁绊,指使满月你去做什么,老头就方便的多。早点检查出来,也

    好早点追查到孩子的下落。当然我这是最坏的想法,最好不要发生如我所说的这种情况。”

    林满月:“……”

    有气,很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老头到底是在找女儿,还是在找棋子?

    那么喜欢插入别人的人生,以为是上帝吗?

    离开医院时,项以轮的车行驶在林满月他们的车之前。

    行驶在门口,项以轮停车,司机给蹲守在门口的聋哑保姆比了手语,聋哑保姆就抹着眼泪上了他们的车。

    并没有约好,两辆车还是行驶到了同一个地方,机场。

    并且乘坐的是,同一航班。

    更是,相同的头等舱。

    没有进行任何交流,飞机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下飞机,出机场,林满月是被盛韩轩搂着腰的。

    转弯时,林满月回头看了一眼,项以轮带着聋哑保姆,保姆抱着那个女婴。

    单从他们的穿着打扮,都能看出来,一个是保姆一个是主人。

    这个女婴,到底是谁的孩子?

    该管吗?

    不管了吧。

    林满月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女婴以后去了项家,应该生活不会吃苦吧。

    做了妈妈之后,对于小孩子,林满月是看不得他们吃苦的。

    接机的两辆车,又是前后停着。

    盛家的司机,后面那辆车,梁川是司机。

    见到熟人,梁川就从车上下来了。

    知道是知道林满月回国了,见到真人还是刚刚。

    梁川张开双臂要给林满月一个拥抱,被盛韩轩把林满月挡在身后,给毁了。

    梁川尴尬地把手放下去,像迎接外宾无比正经地口气说:“欢迎回家。”

    从盛韩轩身后伸出头来,林满月笑着回:“谢谢。”

    然后,各自上各自的车,各自回各自的家。

    到家的时候,小宝贝都还没有睡。

    这还是足不出户的那几天养成的习惯,日夜颠倒,不知道今夕为何夕,白天睡多了晚上就说话。

    小宝贝醒了,盛韩轩就抱着他走走。

    虽然听不懂爸爸妈妈说了什么,抱着他走路,他还是很喜欢的。

    早去晚归,一天的行程,还真有点累。

    老太太和宋姿都还没有睡,只催着他们小两口快点进屋歇息去,也没问他们去做了什么。

    林满月去洗了澡,再倒回来亲了亲她的小宝贝,才回卧室歇息。

    可能心里有事,林满月这一晚没怎么睡好,一直在做梦。

    第二天起床,都模模糊糊的。

    她人已经回来了,暂时不会去哪里,孩子自然是自己来带。

    不过看奶奶和宋姿的兴致都很高,就没有催着她们回盛家。

    复式楼比不上盛家那么大,多住两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中午的时候,盛韩轩回来接他们母子两,去做亲子鉴定。

    不知道老太太怎么听到了,把盛韩轩拖到了阳台,还把阳台的门给关上。

    “你这个混蛋玩意儿怎么回事啊?质疑孩子不是你的?有没有点良心啊?你是要把小美女再逼走是不是?”

    做亲子鉴定,目的就是为了证明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老太太又说:“你看那小鼻子小眼睛,跟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可以确定就是你的孩子。别去弄那些伤感情的鉴定,你别看小美女是答应你去做了,指不定背地里心里在流血呢。”

    “我没有质疑过孩子不是我的,小东西的男人,永远只有我一个。”

    “那你还去做什么鬼鉴定,不去!”

    盛韩轩已经解释了一句,他没有再继续进行解释,推开阳台的门,走进去牵着林满月出门。

    小宝贝被放在婴儿提篮里,被阿禾提着,跟在他们两人身后。

    抽了血,收集了他们一家三口的。

    盛韩轩就带着母子两去了公司,依然是他忙工作,母子两在休息室里玩他们自己的。

    “总裁,罗小姐要求见您。”

    “谁?”

    “罗颜晓小姐。”

    “不认识。”

    林满月伸长了耳朵,听到了外面盛韩轩跟秘书的对话。

    “就是,曾经跟总裁你一起出席过宴会的那位罗小姐。”

    “打发走。”

    也?

    出席宴会,林满月听出了猫腻。

    大佬什么时候去参加宴会了,很讨厌那些场合的啊。

    林满月给任佳期发信息问,任佳期回了。的确有那么一个人,名叫罗颜晓,还附带了罗颜晓的一张照片。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