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动手
    踹得措手不及,掐得也措手不及,盛启泰毫无反手之力。

    还是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去推去劝阻盛韩轩。

    “你可以打他骂他惩罚他,可是杀了他,会毁了你自己!”

    盛韩轩的那只手,就像是焊铁,焊在了盛启泰脖子上,卡住了他的喉咙,一点呼吸的自由都不给。

    愤怒的盛启泰,脸色逐渐变红,头都要被挤爆了的感觉。

    要让一个人窒息死亡时间,没受过专业训练的,顶多就是一两分钟就能断气。

    眼见盛启泰的腿在挣扎摆动,活像是跳上岸的鱼在摆尾,生死存亡的最后挣扎。“韩轩!韩轩!你听妈的话松手!不要生气了,妈跟他离婚的!”

    宋姿的声音嘶哑,语速又着急,根本就听不懂她说了什么。

    等下去,这里就真出人命了。

    宋姿跑了过来,把盛宝贝放在了盛韩轩的胳膊上,只用一只手扶着。

    盛宝贝就这么躺在爸爸手上,可能是新奇的体验,小家伙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唔唔~~”

    声音虽小,但在此刻,却是起了关键作用,盛韩轩松了手,一边站起来一边用双手抱住了盛宝贝。

    有了两只手的抱住,盛宝贝又咧开小嘴,对着他爸爸笑了一个。

    “唔唔~~”

    从死神家门前路过,差点就进屋做客的盛启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奢侈的空气想一下全部吸进身体里。

    诚如林满月被盛启泰扇一巴掌一样,没有防备,盛启泰被盛韩轩踹和掐,也是没有防备。

    纵然有防备,估计也躲不开盛启泰的那一脚。

    终于松手,老太太和宋姿分别跌坐在了盛启泰身侧。

    当然不是关心盛启泰怎么样了,她们两是被刚刚盛韩轩的杀人意图,给吓着了。

    可能只要几秒钟,盛启泰就会断气了。

    幸好,幸好宋姿把盛宝贝抱了过来。

    盛韩轩看都不看地上苟延残喘的盛启泰一眼,他又是单手抱着盛宝贝走到林满月身前,手指抬起她的下巴。

    醒目的巴掌印,映入他的眼帘。

    还有额头上,那磕出来的包。

    本来还很坚强,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林满月,在思考着不跟盛启泰硬碰硬,条例非常的清晰。

    可是,当盛韩轩天神一样的出现,差点杀了盛启泰,再走到她面前时,她的视线模糊了。

    不是眼睛打瞎了,那是泪。

    委屈的情绪,一下子占据了她整个思想。

    这样抬着下巴,姿势有点不舒服,林满月的头转了过去。

    搂了搂身上的长外套,裹着自己,自我保护,不想让他看到她在哭。

    她要坚强,可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地流……

    好难受……

    越流越多,视线整个成模糊,低头连地板的颜色都看不清了。

    任性地,还是回房间吧。

    才迈开腿,就被盛韩轩拥着入怀,头挨着的旁边,是还对这个未知世界好奇的盛启泰。

    母子两,都靠在了盛韩轩的胸膛上,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挣扎着,盛启泰坐了起来。

    跌坐着的宋姿,擦着眼泪站了起来。

    阳台的门是开车的,窗帘也拉开了,宋姿看向窗外,“离婚。”

    这两个字,屋里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

    “脑子进水了,要跟我离婚?”

    盛启泰的声音也是嘶哑的,刚刚被掐得快断气,说话发音都很艰难。

    这句人身攻击,宋姿蹲下来,朝着盛启泰的脸就是一巴掌。

    还是措手不及。

    这一巴掌,比盛启泰打林满月的那一下,还要响。

    经常被老太太打,但挨宋姿的打,还是第一次。

    盛启泰摸着自己的脸,“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就是个大傻子,把你当成最爱的人!孩子们为了不让我知道,旁敲侧击地提醒我,但是我傻啊,我听不懂!你的傀儡老婆,我不做了!”

    老太太也不管盛启泰了,站起来去了沙发前坐下。“为什么我晚上会那么嗜睡,一觉睡到大天亮,大家都说我没有烦恼,从来不失眠。是这样的吗?你每晚给我睡前喝得那杯水中,加入了多少安眠药?等我睡着,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是能够摆在明面

    上说得吗?”

    挨着盛韩轩怀中的林满月,大致听懂了宋姿的意思。

    她发誓,从来没有跟宋姿提过盛启泰在外面乱来的事情,从来没有!

    就是旁敲侧击地提醒过,说得很浅显。

    盛启泰被问得哑口无言,否认,就是没做过?

    听着宋姿的话,并不像不知内情。

    满腔的愤怒,此刻化作了一根鱼刺卡着喉咙,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你生是我盛家的人,死是我盛家的鬼!”

    执拗地回答,显示了盛启泰的最后底线。

    “因为我在外面玩了,所以你就要报复我,去那种地方乱搞?”

    太过悲伤的宋姿,再次听到对她的质疑,已经忘记心痛是什么感觉了。

    剩下的是,悲凉。

    已经承认在外面乱玩了,不是吗?

    “没有,满月是带我去散心,唱歌而已。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家庭对不起婚姻的事。”

    “你说没有就没有,那你喉咙怎么回事,这么嘶哑不是玩花样用嘴弄,弄成这样的?”

    问得太清楚,宋姿这次听明白了。

    恶心感从心底直蹿到了头顶。

    这样说来,盛启泰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玩过这些个花样。

    “没有!我们就是唱歌,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唱歌能把喉咙给唱嘶?你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是不是林满月介绍你做得那些?”

    盛启泰心中,宋姿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

    因为林满月的开放,他才会联想到那么多。

    “自己行为不检点,还要带坏你婆婆,林满月你真以为我没查过你吗?”

    矛头再次指向林满月,林满月从盛韩轩怀中退出来,哽咽着问:“我哪里不检点了?你说!”

    已经摊牌了,在外面乱玩的事情,林满月也告诉了宋姿。

    盛启泰,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

    “以为我没有查过你,还是查不到?在项家时,项以轮深夜出现在你的房间,你们两做了什么?回国后,又迫不及待地把项以轮带到这里来,想寻找刺激还是觉得我家韩轩爱你爱到盲目把他当傻子耍啊?”

    林满月深深吸了一口气,项家那晚的事情,的确有保姆和保镖知道。

    只是,不清楚她和项以轮在房间里做了什么。

    “说不出来话了是不是?你跟项以轮两人平时眉来眼去,私底下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还有所谓的儿子,可能根本就不是我盛家的种!”

    盛启泰再次吼了出来,这都是他的真心话。

    盛韩轩把儿子塞到林满月的手上,从餐桌旁路过的时候,握住了一把椅子。

    离盛启泰还有四步距离时,手中的椅子砸了过去。

    椅子质量挺好,砸在盛启泰身上,还没烂。盛韩轩走了四步,捡起椅子,又砸向盛启泰。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