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知她害羞
    容医生离开病房后,盛启泰躺着一动不动的,还是无法相信所说的,韩轩心理不健康。

    不可能的啊!

    虽然平时性子感情是冷漠了一些,不代表就心理不健康。

    那么大的公司,交到韩轩手上,没有倒下更是蒸蒸日上。

    可是,盛启泰一联想到,这两次的受伤,他又有点相信容医生说得话。

    这两次,韩轩都没有想过松手,是有要了他的命的打算。

    现在,谁还敢给韩轩找刺激受?

    只有他刺激别人的,没有别人敢刺激他的。

    被刺激了,盛启泰只想到一种可能,那些绑匪。

    盛启泰重重地闭上眼睛,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至盛启泰回盛家,已经有一周过去了。

    宋姿,悄悄地联系了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书。

    最近这一周,家里除了盛宝贝,要笑就笑要哭就哭的没有压力,其他人的头顶都像是漂浮着一团乌云。

    没有阳光,没有希望。

    那份离婚协议书,宋姿暂时不敢拿给韩轩看,就先递给林满月看。

    经过了律师,法律专业方面,不需要林满月来推敲了。

    其中有一条,林满月诧异。

    不要赡养费?还要净身出户?

    搞反了吧!

    林满月问:“妈你确定,你真要离婚?”

    宋姿说:“离,当年我嫁给盛启泰,不是图他什么,如今我要离婚,也不时图他什么。”

    林满月沉默。

    多好的老婆,多么善良,世上真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盛启泰到底是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才会摆着这么好的老婆不珍惜,去外面乱搞!

    内衣店里的那个两个女顾客的某些观点,林满月还是赞同的。

    家里老婆漂亮又温柔,犯什么贱去外面乱来?

    “这样吧,等下韩轩回来,我拿给他看。”

    “嗯,韩轩最近早出晚归的,身体都瘦了,我很心疼他。”

    婆媳两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盛韩轩的身体状况,没再提盛启泰。

    快到夜晚十二点,盛韩轩才到家。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盛宝贝。

    再去洗澡换衣服。

    林满月坐在床上,等他从洗手间出来,再把宋姿起草的那份协议书,给他过目。

    看完,盛韩轩把这张纸,揉成了一团。

    呃……她就知道,他不会同意。

    “你明天跟妈说,离婚协议书我会叫律师再重新拟一份,给她签字就可以了。”

    “嗯好。坐下吧,头发还在滴水,我来给你擦。”

    林满月跳下床,拉着他到化妆台前坐下。

    她站在他身后,用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他的头发很硬,洗后沾了水,摸着都不软。

    不知道,她不在的那段时间,他每次洗完头发,都是怎么弄得?

    家里的吹风机,对于他来说,就是个摆设,从来不用。

    回国后第一次踏进他们的小窝,她自己洗头时找吹风机,架子上都没有,被收进盒子里了。

    她用得的东西,都被他好好保存着的。

    难过的话题,就不要再提。

    本来最近这些天,他都没有好心情。

    手上的毛巾已经有点湿度了,林满月又换了一条,继续给他擦。

    动作轻柔,一下下地揉着他的头发。

    突然间,手腕被抓住。

    这动作,林满月没心理准备,就被小小吓到了。

    盛韩轩看着镜中的她的反应,尽量不是那么质问的口气:“你怕我吗?”

    样子是有点吓到,但不是怕啊。

    林满月摇头。

    “你怕我,会伤害你?”

    没有的,林满月再摇头。

    谁都可能伤害她,就他不会。

    “小东西,不要说谎,告诉我,你怕不怕我?”

    “不怕!”

    话音一落,林满月的脖子就被他勾住,强行带着她弯腰低头,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接吻。

    脖子酸到以为头要断了,他才把手放下来。

    林满月想站着活动一下脖子的,就被他抱着,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怎么办呢小东西,就算你怕我,我也不会把你从我身边推开,我要牢牢把你锁在我身边,紧紧的锁住。”

    说着,盛韩轩的手从她的腰间横过去,压着她的身子靠向他。

    两人之间,没有距离,紧紧地靠着。

    气,还有点喘。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点头说:“我要留在你身边,给你擦一辈子的头发,坐你一辈子的大腿。”

    明明是要说情话的,怎的一下子说出来,像开玩笑呢?

    不管了。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除了擦头发,坐我腿,还有呢?”

    盛韩轩头斜着,贴压在她的脖子上,角度逼的她直仰头。

    这样的话,更方便他亲她的脖间肌肤。

    “还有,也要跟你这样一辈子。”

    林满月稍稍从他胸前往后退了一点点,脚能动之时,就改变了不是并拢坐在他身上。

    “盛宝贝睡着了,从小就那么懂事,我很喜欢。”

    盛韩轩握着她的手,往下。

    他是放松的,说话的时候唇角是带着笑的。

    虽然是这个时候,千钧一发之际,但林满月觉得已经很不错了。

    她能做多少呢?

    又不是专业的心理辅导师。

    她是他妻子啊,想要的无非是希望他放开心结,希望他开心。

    能做得,就是跟他说说话,在夫妻床事方面,满足他。

    别的方面,她真的帮不了了。

    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化妆品,就像天上的神给施了法,一个个都变成了有生命的个体。

    它们在看着,偷看着,化妆台前的两个主人在羞羞事。

    林满月有回头看了看镜子,这方面上她不是个脸皮厚的人,又像是被赋予生命的这些化妆品瓶罐给现场观摩,转过头不再看了。

    知她害羞,知她所想,盛韩轩用手盖住她的眼睛。

    “这样,我的小东西就看不到了。”

    是啊,暂时是看不到了,眼皮闭着,不去看只是去感受。

    从化妆台到洗手间,她的眼睛,都是被他用手捂着的。

    连洗澡冲淋浴的时候,她的眼睛都是被他丢放在洗手间里的领带给绑着的。

    看不见,只由着他,牵着她走下去。不止是床到洗手间的这段路,更是人生的一段路。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