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打假
    英国摆钟时针走过x时,盛韩轩的车,缓缓地驶进盛家大门。

    保姆牵着狗绳带泰迪在园子里遛弯,看到那辆车进来,都停下了步伐。

    并且还蹲下去,用手捂着泰迪的嘴,不让它发出叫声。

    看着车上的人下来,再进屋了之后,保姆才抱着泰迪回屋了。

    盛韩轩进门,客厅的灯还亮着,但是没有人。

    上楼去卧室,林满月跟谁在视频,见他进来只是跟他挥手致意,又继续跟视频那边的人说话。

    婴儿床里的盛宝贝,睡得很香。

    只是此时香,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好几次都是闹了一整夜没睡的。

    盛韩轩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林满月视线从手机上移过来。

    外面下雨了吗?

    林满月跟视频里的人说了再见,就跳下床。

    “你衬衫怎么湿成这样?”

    她用手一摸他的后背,衬衫整个贴在他的后背上的。

    近距离看,不止衬衫是湿的,头发也有点湿。

    没有沐浴露的味道,不是洗过澡之后,并且还有一点点的汗味。

    “打了壁球。”

    说着,他解下了衬衫扣子,脱下来递给她。

    裸着上身,进了洗手间。

    掂了掂手上的衬衫,毫不夸张地说,可以挤出水来。

    壁球,林满月倒是没有去打过。

    桌球、羽毛球这些还打过。

    还没有放水的声音,外面说话里面是听得见的。

    林满月问:“壁球好玩吗?你跟谁去的?”

    “钟折恺。”

    只见过照片,没见过真人的钟折恺钟医生。

    水声响起来,林满月就没问了。

    洗完澡出来,等在门口的林满月,拿着毛巾准备给他擦头发。

    一见他什么都没穿就出来,就顺手把毛巾围在了他的腰间。

    平时擦头发的毛巾,不像洗澡的浴巾那么长那么宽。

    这么围着,就像是一些暴露穿着的人,喜欢的那种小短裙。

    毛巾的前后两头,在他身后打了个结,这条毛巾短裙就完成了。

    林满月嘟囔:“为什么不穿衣服啊?即使在屋里,也有可能会感冒。”

    “你没给我拿。”

    盛韩轩走到化妆台前,坐下。

    怪我咯?

    她没拿,他就知道自己拿啊?

    还不会喊一声,她就把睡衣送进去了啊。

    他头发还在滴水,滴在背上流下来,她任劳任怨地又去拿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同时,拿了睡衣来,披在了他的身上。

    总不能,这样坐着等她把他的头发擦干吧?

    睡衣才搭在他肩上,就被他一拉一抛,抛到了床上。

    “干嘛啊,穿上。”林满月折身要去拿,被他拉着手腕没能走掉。

    盛韩轩再一用力,她人就趴在了他的背上。

    他说:“就这样,我不冷。”

    所以他的意思是,她趴在他背上,当衣服保暖。

    除了擦头发的手势不怎么舒服,其他也没什么。

    擦了几下他的湿发,手就有点酸了。

    趴在他背后,头再枕着他的肩膀,手伸着很酸的。

    顿了一下,手上的毛巾就被他“抢”了过去。

    “我来,你别动。”

    毛巾到了他手上,他的动作就没她那么轻柔了。

    趴在背后的林满月,都在担心,大佬会不会把他自己给擦秃顶。

    这么大的力,不痛哦?

    头发擦得半干,盛韩轩就失去了耐心,不愿意再擦。

    毛巾递在她手上,他说:”给你三十秒放进去,多一秒我就多要一个小时。“

    啥啥啥?

    一秒一个小时?

    翻倍也不是这么翻的吧!

    “一、二、三……”

    他已经开始数了。

    林满月一个激灵,抓着毛巾就往洗手间冲,像极了赛场上拿着接力棒冲刺的运动员。

    “八、九、十……”

    毛巾已经放好,气都没喘一下,就转身往外跑。

    手指着床上,盛韩轩还在数:“十三、十四、十五……”

    懂了!

    林满月一个箭步跑到床边,鞋子甩掉爬上去。

    躺下,头挨着枕头时,他数到了二十。

    “呼。”林满月呼了一口气,好险。

    化妆台前的盛韩轩看着床上躺着的林满月,嘴角微微翘起,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没等到他过来,林满月偏头催:“时间到了~~”

    “到了到了。”

    盛韩轩轻松地解开背后毛巾打得结,扔在了台灯上。

    灯光被遮住,屋里只有弱弱的光。

    一场涟漪一场爱。

    半夜,盛宝贝醒了。

    林满月太累了,闭着眼睛准备起身。

    被盛韩轩按着没让她动,他起身去给盛宝贝冲奶粉。

    喝了奶,饱了,盛宝贝就不哭了,在爸爸怀中扭去扭来。

    为了不影响到林满月睡觉,盛韩轩把盛宝贝抱到了一楼,抱着走。

    就像当初在他们的小窝里一样。

    听到动静的老太太披着衣服出来,看到盛韩轩一个人抱着孩子,有被吓到但没有表现出来。

    “轩儿,宝贝给我抱,你去休息。”

    老太太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我来就行,奶奶你去睡。”

    盛韩轩并没有给她抱,而是继续走他自己的。

    老太太眼神闪了闪,还是追了上去。

    “你明天还要上班,晚上不睡的话,没精神。”

    “不用了。”

    盛韩轩抱着儿子,上楼了。

    老太太跟着,跟到楼梯口,还不怎么放心。

    宋姿也打着哈欠出来了,此时已经看不见盛韩轩人了。

    “妈,你跟谁说话呢?”

    “轩儿,我担心他会伤到宝贝……”

    呵欠打到一半,宋姿硬生生地把呵欠收了回去。

    “不会的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的情绪还是不稳定,伤到宝贝了,他后悔都来不及。”

    宋姿担忧地看向楼上,“不会的吧,虎毒不食子,还有满月在呢。”

    “问你也是白问,我等明天就联系恺恺,问问他咱们轩儿的情况。”

    忧心忡忡的老太太,只把希望托付于恺恺身上。

    据说恺恺是着名的心理医生,知根知底的,应该能把轩儿从悬崖下拉上来的。

    谁知,钟折恺推迟了老太太白天来盛家的时间,他说已经跟林满月约好了,先在外面见面。

    打完电话,老太太就问林满月:“你跟恺恺见面时,多问一下轩儿的情况。”

    “啊?”林满月是没怎么睡好,但老太太的话她还是听懂了。

    跟钟折恺见面?

    她没有啊!

    连钟折恺的电话,都没有呢。

    中午的时候,盛韩轩给林满月打电话来,要她晚上跟他出门一趟。

    这么慎重的交代,林满月认定有事。

    便问:“去哪里啊?”“打假。”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