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哎哟我去!还当众表白呢!
    打假?

    打什么假?

    那不是工商局做得事情吗?

    假货假货假货……噢噢噢,原来是那个意思!

    老太太说得跟钟折恺见面,那个人怕是罗颜晓吧。

    恶心死了!

    在外面招摇撞骗,还来骗大佬的朋友!

    难怪钟折恺会跟徐磊说那些转告的话,肯定是罗颜晓跟钟折恺说了一些有**份的话,导致钟折恺对“林满月”的印象不太好。

    那么多年的好友,从大佬还晚上跟钟折恺去打壁球来看,他们的关系肯定很好。

    肯定认为,话当着面来说比较好。

    在家里随便吃了点,林满月就去了盛世集团。

    车开到门口,盛韩轩就出来了,时间掐得很准。

    “是不是罗颜晓?”

    林满月不是特别想提到这个名字,但又必须得提。

    他“嗯”了一声。

    好吧,猜对了。

    “你既然知道罗颜晓冒充我去约钟折恺见面,为什么不跟钟折恺直说呢?”

    他还没有回答,林满月就继续说:“上次罗颜晓假冒我,可能从钟折恺那里,套了一些你的信息。她在外面传,你是心理变态你知道吗?再这样传下去,你的名誉就臭了!”

    所以,这就是林满月恶心罗颜晓的原因。

    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

    一句话没有说好,就可以把一个人黑到底。

    大佬的性格又那样,酷酷的不会解释。

    见到那个罗颜晓了,林满月都想揍一顿,再把罗颜晓再揍毁容!“改变人的第一印象,很需要时间。有的,可能一辈子都改变不了对某个人的第一印象。钟折恺对你的第一印象已经到底了,我没时间让他再对你慢慢改变,今天的真假出现,他自己心里清楚以后该怎么做

    了。”

    原来是这样啊。

    林满月好笑地看着他,大佬你好腹黑啊。

    不过,也可以证明,大佬是真的有把钟折恺当朋友的。

    到了钟折恺跟罗颜晓约的高级餐厅,处处彰显着奢华,漂亮的服务生端着盘子走路,都像是在走模特步。

    下血本啊,在这个地方请客,罗家最近很赚吗?

    大佬做事情,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这不,他们两进来,钟折恺跟“林满月”已经在倒红酒了。

    隔着远远地看,还别说,真的很像。

    也只是像,并不是。

    本来桌上的气氛,外人看着就有点尴尬。

    在林满月和盛韩轩走到桌边,尴尬的气氛变成了悬疑剧。

    “韩轩……这是……她是……”

    初次见面的钟折恺,视线在林满月和罗颜晓之间来回地看。

    桌上有一杯红酒,林满月端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泼向罗颜晓的脸。

    站着的高一点,这一杯准确地全泼脸上,没一滴泼在别的地方。

    “到底……怎么回事?”

    钟折恺没有被这一杯红酒吓到,他是被两个林满月吓到了。

    脸太像,发型也像,唯一不像的就是两人穿得衣服不一样。

    盛韩轩对身后一起而来的徐磊说:“通知罗家,他们家失踪的女儿被找到了,半个小时之内不来领,罗家明天可以办丧事了。”

    被泼了酒的罗颜晓,一下就从位置上起来。

    要打人吗?

    敢吗?

    看罗颜晓的这个样子,敢怒不敢言。

    太孬了。

    敢假冒,不敢直面起冲突,呵呵……

    今天没有带阿禾出来,林满月都想自己上了。

    有些事,真要自己动手,才能更解气一点。

    经过在项家时的暴力倾向的锻炼,林满月对于打架很熟悉。

    钟折恺也站了起来,从目前的情况,以及盛韩轩护着的人,他还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事,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你是谁?”

    问的是在哭的罗颜晓。

    自从上次见到了“林满月”,钟折恺都在怀疑,眼光那么高的盛韩轩,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太不配了!

    “我是……我是……”罗颜晓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了,没人能听见。

    问也只是随口问的,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钟折恺看向林满月,林满月对着他偏头一笑:“你好,我是林满月。”

    这一笑,把钟折恺给笑愣住了。

    两次跟“林满月”见面,都是尴尬到不行,要不是因为考虑到好友盛韩轩,他根本不会理的。

    那天在酒店,“林满月”多喝了一杯酒,就很风尘地往他身上靠,还拿身体蹭他。

    “对不起。”钟折恺的道歉,说得时候,耳朵都红了。

    林满月微笑着摇了一下头:“没关系的,你也是被骗了。”

    第一次见面,得温柔点不是。

    钟折恺讪讪的,转而瞪向盛韩轩:“你个腹黑男,我昨天跟你提到了林满月,你为什么不说呢啊!”

    盛韩轩挑起嘴唇一边,“你自己瞎,我没有想做眼科医生的想法。”

    钟折恺:“……”

    再高档的餐厅,都有客人来得。

    这边的动静,特别是林满月泼得那杯酒,早就把其他客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还有人,拿出手机在拍照。

    于是,林满月“啪啪啪”拍了三掌,“各位,很抱歉地打扰大家用餐了。既然都在,也是一种缘分。我是林满月,而这位。”手指着罗颜晓,林满月说:“罗颜晓小姐,各位也看出来了相同之处。爱美是个人的事情,脸上动刀子也是个人的事情,但是以林满月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就不再是她个人的事情。真人如今比较高冷,假货

    是到处去露脸。不是我的锅,我不会背。”

    真的够温柔了,没有带刺没有明嘲暗讽,毕竟有人在拍照录像呢。

    哭泣的罗颜晓,爱慕地看向盛韩轩:“我爱了你很多年,为了你,不惜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我不求能得到你的爱,连我做梦的机会你都不给吗?我没有要求能够陪你一起到老,我只是自己过自己的!”

    哎哟我去!

    还当众表白呢!

    那么狼狈,说得那么委屈,男人会有同情心的。

    可惜了,同情心,大佬先天性缺失,并没有……盛韩轩说:“钟折恺,你这个做心理医生的,面前有个重病病人都引不起你的医者父母心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