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叫不醒了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是的,只是一个代号。

    但是,“林满月”三个字不单单是一个代号。

    还是盛三少的老婆,这个光环就很闪耀了。

    是否真人大家都还没看到,至少这三个字,就够玄幻了。

    别人问,你找女朋友了?

    答:找了,她是林满月。

    林满月?

    不是盛三少的老婆吗?难不成是跟盛三少抢老婆,多有面子的事情。

    所以,一听说来相亲的女人中,有个叫林满月的,大家都给围上去了。

    看上不看上的,都先别说,见见拍照合影留念,也能发出来装个逼。

    人挤人,挤成堆。

    然后,阿禾从那一堆人中,走了出来。

    不是很顺利,梳在脑后的那一小束头发,有点歪了。

    也得是阿禾本人,别的女人这样被挤,是挤不出人群来的。

    阿禾朝原本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好多男人。

    避开似的,快速走到了林满月跟任佳期这边来。

    隔着墨镜,林满月瞪了一眼任佳期。

    可能是默契,任佳期是没看到林满月这一瞪眼,双手合十致歉:“我的错我的锅,下次不会再出这种错了。”

    林满月把墨镜往鼻下刮了刮,露出眼睛来,“还有下次?”

    任佳期有样学样的,也刮墨镜,讨好:“没有了没有了!绝对没有下次了!阿禾这次出师不利,我应该负全责,积极配合给阿禾找如意郎君。如果没有找到,我把祁行之介绍给她。”

    阿禾:“……”

    林满月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祁行之也真是“倒霉”,有任佳期这样一个未婚妻,把未婚夫随时都能送人的。

    “走吧走吧,等下那群恶狼发现满月你真人在场,就不好说了。”任佳期热情地挽着林满月的手,拖着她往会场外走。

    小失误造成的遗憾,可不能再发生大失误了。

    就算满月不追究,盛三少都不会就此了事啊。

    珍爱生命,不要得罪盛三少。

    才刚走出会场的大门,就听见身后有谁喊了一声。

    “林满月!”

    这里喊这三个字的人太多了,不差这一声。

    林满月没停,被任佳期挽着继续闷头走。

    身后那人,像是吃了名叫坚持牌的威化饼,追着上来了。

    追到身后,习惯性的要抓住,却被阿禾先出手抓住了手腕,一个转身扭转扣押住了双手成了被捕的样子。

    “哎哎哎哎哎哎哎……”

    一连串的呼痛,阿禾可是没有只是单单擒拿住,还用了力。

    林满月跟任佳期停下来,转身就见钟折恺狼狈地在哀嚎。

    “怎么是你?”

    “我还想问怎么是你,以为谁喊林满月是弄错了,同名而已。”钟折恺痛得受不了,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擒拿住,有点放不下面子,想挣脱。

    没有用,越是挣扎挣脱,越是痛,直痛的手都要快被扭断似的。

    任佳期看出了可能认识,小声问:“谁啊这是?”

    林满月说:“韩轩的一个朋友。”

    来相亲,有编号还有入场券。

    钟折恺身上也贴了编号,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也是来相亲的。

    任佳期疑惑了,“盛三少的朋友,还需要相亲的吗?”

    这话,伤自尊了。

    特别还是情路坎坷,感情方面屡受挫折的钟折恺,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的时候,那些女生都只围着盛韩轩一个人转,长大了虽然各自在不同的城市,钟折恺本人的感情问题还是不顺利。哪成想,盛韩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闪婚娶妻,现在连儿子都有了。

    假想敌倒算不上,就是活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之下而已。

    钟折恺头一偏,与扣押着他的阿禾对视上。

    “这位小姐,受累可以放开我了吗?”

    阿禾看向林满月,林满月点头了,阿禾才松手。

    钟折恺揉着快被扭脱臼的手,才注意到阿禾身上贴着的编号,还有“林满月”三个字。

    阿禾被他的眼神提醒,一下就撕掉了编码。

    活动了一会儿,手臂还有一丢丢的痛感,钟折恺不褒不贬地说:“保镖小姐好身手。”

    阿禾只是微微点头,没做任何其他的回应。

    全都跟盛韩轩一个样,冷冷的酷酷的,多笑笑都跟在犯罪似的。

    “手还好吗?”林满月脸上露出礼貌的笑容。

    “没什么。”

    钟折恺话音一落,察觉林满月的好友,视线扫射在他身上。

    没错,就是扫射,不是特别温柔的打量。

    任佳期见此人不算特别高,长相也还出挑,并且是盛三少的好友家世应该不错。

    不正好吗!

    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会留一扇窗,这话说得真没错。

    差点搅黄了相亲,有一个不是送上门来了。

    那么,祁行之也保住了不是。

    任佳期嘿嘿一笑,贴着林满月的耳朵,小声说了她的想法。

    林满月一边听,一边震惊的表情,还不忘打量钟折恺。

    听完后,林满月又挨着任佳期的耳朵说:

    “我虽然是认为阿禾很好很好,可是要她跟……差太多了。”

    “没试过,怎么就那么快下结论呢?往往就是出其不意的缘分,是不是?”

    被任佳期劝说的,林满月也有点相信了。

    于是,林满月就跟阿禾说:“我跟佳期回电台办公室一趟,钟折恺的手臂可能受伤了,阿禾你送一下他。”

    钟折恺:“??”

    一向听从命令的阿禾,在看着林满月跟任佳期上楼后,她像保镖一样走到钟折恺身后站着。

    躲在楼梯拐角处的林满月和任佳期,观察着那边的情况。

    不知道钟折恺跟阿禾说了什么,阿禾表情不变,好似钟折恺放弃了解释,把车钥匙递给了阿禾,然后他们两人走向停车场。

    “这样,真的可以、?”

    林满月是问自己,也是问任佳期。

    “送一下朋友,能发展就发展,不能发展也就那样呗。”

    “关键是,阿禾她在这方面,不开窍啊。”

    “总有人会开窍,总有先踏出一步的那一个。哎哟你就别担心了,反正没说破,以后也不会尴尬。”

    对!

    没说破,单纯是送回家而已。

    林满月回家,宋姿说老太太出门不高兴,让她进屋去哄哄。

    进奶奶卧室,奶奶已经睡下了,林满月喊了好几声,都没应。

    也不是就此走了,林满月坐在床尾,说了一些笑话,老太太摆手,意思是叫她走。

    好吧,可能真的不高兴吧。

    林满月就出去了。

    今天盛大佬早就说了要加班,深夜才回来。

    不过,大佬也说了,第二天周末会待在家。

    一般这种时候,不止林满月一个人开始,还有宋姿和老太太。保姆去叫老太太起床吃饭,叫不醒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