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模糊的记忆
    盛韩轩给了阿禾一个眼色,阿禾抬手就把林满月给敲晕了。

    倒下之际,被盛韩轩扶住她的身体。

    “带她走。”盛韩轩的眼神中,有着警告。

    敲那一下,不用力是不行的,只会痛不会晕过去。

    阿禾蹲在了林满月身前,是准备背着出去。

    盛韩轩看了一下四周,还是没让阿禾背,他亲自抱林满月出去。

    要看,也只敢偷看,没谁会好奇追上去看。

    盛家的大事,谢绝了一切的记者,并且放出了风声,只要谁敢来拍,就别想在本市混下去。

    连好奇的八卦记者,都没来,真是怕了盛三少的手段。

    来往的宾客,也没谁敢拿出手机或是相机来拍的,用眼睛盯着那对小夫妻做了什么。

    目不斜视的,盛韩轩把林满月抱回车上,叮嘱司机车速不要太快,关上车门就转身回去了。

    林满月是深夜醒的,卧室的台灯亮着,酸涩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伸手拿到手机,三点四十七分。

    洗了个脸,到卧室时,任佳期跟米安都睡在沙发上,盛宝贝就睡在了沙发前的婴儿车里。

    都睡得很沉,没有叫他们,林满月去厨房给自己做吃得。

    听到脚步声,任佳期醒了。

    客厅里没有,是厨房那边。

    等等!

    拿菜刀做什么!

    任佳期跟火烧屁股一样,一下就起身,跑到了厨房门口。

    “满月!”

    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那么急切,怕更加刺激到林满月。

    “别傻啊你,没有过不去的坎,奶奶她是走了,但你还有儿子不是。”

    林满月红着眼睛偏头,看着门口吓得手都在抖的任佳期,什么意思?

    米安也悄悄地过来,睡眼惺忪地说:“不怪你,盛三少都说了不怪你,你不要那么自责,放下刀吧满月,盛宝贝需要你,我们也需要你。”

    不是……她们莫不是以为,她拿刀是要自杀吧?

    林满月叹了一口气,很无力地说:“你们误会了……”

    “是我们的误会,先你快放下刀!”

    “放下刀,你想说什么都跟我们说,不要吓我们!”

    好吧,林满月苦笑都笑不出来,面部肌肉是僵硬的。

    她把刀放回刀架上,任佳期一个箭步闯进来,拿起刀就往外跑。

    家里的菜刀很锋利,林满月都担心任佳期割到自己。

    米安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进去抱着林满月。

    “以后不要这样了,千万不要这样了,我都快被你吓出心脏病了。”

    林满月安抚似的,拍了拍米安的后背,“我不是要自杀,我是要做点东西吃。”

    藏了刀的任佳期,又跑回来。

    “要吃什么,我跟米安给你做,你去客厅待着,陪我们的干儿子。”

    显然的,不相信林满月的说辞。

    被任佳期和米安一左一右架着,到了客厅。

    坐下后,她们两还给她披上毯子,三步一回头地去了厨房。

    为了不让她们两,做饭时那么分心,林满月直接倒下,盖着毯子假寐。

    闻到了鸡蛋的香气和面条的味道,她才慢悠悠地坐起来。

    三碗面,她们三一起吃的。

    其实任佳期跟米安根本就没饿,以防林满月一个人吃孤单了点。

    面碗是瓷碗,打碎的话,瓷片很锋利,也是能自杀的。

    眼疾手快的,任佳期把碗收走,不让林满月再碰。

    她们……太夸张了……

    三人一起窝在沙发上,挤着睡着。

    这套房子的沙发,比盛家的沙发还要大,林满月睡在两人中间,要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就得从她们两的身体踩过去。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奶奶是误食了夹竹桃而中毒的。”

    “嗯。”

    “嗯。”

    “夹竹桃的毒,类似洋地黄中毒,看似漂亮的花和没有毒气的树,但是误食后会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一点,之前不知道。

    奶奶中毒住院后,任佳期和米安,才从网上查了一些。

    夹竹桃树太常见了,路边、校园、小区绿化等等的,都能常看见夹竹桃树。

    只是,之前只常见那种树,并不熟知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树,会有“夹竹桃”这种名字。

    “那天我去奶奶的房间之前,有在园林里走过,并且还从夹竹桃树前路过了。有没有摘下叶子,有没有摸树干,我记不起了。”

    任佳期跟米安都没有作声,老太太住院后,盛家就被盛三少的人给封闭了起来。

    调查结果如何,她们两是不知道的。

    只听宋姿模糊地提起过,老太太被发现中毒的前一晚,林满月去找老太太谈心了。

    “奶奶的床头柜上,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东西。当天我进去,看到上面有个饮料水瓶,就拿着看了。有没有放夹竹桃叶进去,不是很清楚。”

    林满月呼了一口气,脑海中回忆着那晚发生的事情。

    她是真在园林里走了几圈,没带盛宝贝,也没叫人陪着。

    想不起来,她究竟有没有摘树叶了。

    进奶奶房间,只记得跟奶奶说了话,还打开那水瓶往里看了还闻了。

    奶奶临终前,说了不追究,奶奶知道的是吗?

    任佳期说:“怎么可能是你!讲句不好听的,就算你要下毒,也是去毒盛启泰而不是奶奶。”

    米安说:“对啊,以前奶奶有时犯头疼,你都着急到处给奶奶买药。你也没有动机下毒啊,长命百岁,家庭环境和睦,不是你想要的吗?干嘛做那种事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两人的说法,都很有道理。

    但说服不了林满月,因为她自己都想不起来,去园林做了什么?

    睁着眼睛,到天亮。

    哄了一会儿盛宝贝,林满月就给阿禾打电话,来送她去殡仪馆。

    奶奶的追悼会,就在今天。

    林满月到的时候,是清早,人已经很多了。

    见着林满月进来,人群自动让道。

    低着头,脚步很快地走进去。

    哀乐传入耳,林满月的心跟着颤了一下,走到了盛韩轩身边。

    盛韩轩握着她的手,“怎么这么凉?”

    林满月摇头,他的手不是也很凉吗?就在两米的距离,宋姿跟盛启泰不知道在说什么,宋姿扬起了手扇下去。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