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追悼会
    耳光,还是没有打下去。

    手在半空中,收了回你去。

    宋姿眼眶红红的,转过身走到盛韩轩和林满月这边来,没再理盛启泰。

    没坐轮椅的盛启泰,不代表就全部康复了,看着盛韩轩,身上都疼。

    没敢过来。

    即使只有两米的距离,彼此之间就像是隔开了千山万水,没有任何交集。

    要不是因为老太太今天要办追悼会,盛韩轩是不会容许盛启泰进来的。

    追悼会的时间一到,就按照流程进行。

    那些冗长的文字,林满月就只记得三个字“蒋春女士”。

    奶奶的名字,蒋春。

    这是林满月第一次听到,也是今天才知道真名。

    她是对奶奶,没有去进行了解。

    多好的名字,春天,奶奶以前就是盛家的小太阳啊,只要有奶奶的地方,都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的。

    盛家的小太阳,落山了。

    林满月低头,吸了吸鼻子,逐渐的就放空了。

    来吊唁的人,开始进来给老太太献花了。

    一朵朵白色的菊花,摆在了奶奶的棺柩四周。

    从林满月和盛韩轩身前经过,只是礼貌说了“节哀”,到了盛启泰跟宋姿身前,才握手说了更多的话。

    一只手伸到林满月身前,林满月顺着手臂看过去,是容医生和钟叔叔。

    林满月抿了抿唇,鼻子有点酸。

    容医生直接把林满月抱在怀中,妈妈一样抚摸着她的头。

    “你奶奶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她希望你好好的,小美女要听话。”

    “小美女”这个称呼,一下又让林满月泪崩。

    容医生往后退了一步,手指抹掉林满月眼角的泪,“好好的,别让我们担心。”

    “嗯。”林满月吸着鼻子点头。

    钟叔叔什么话都没说,长辈一样拍了拍盛韩轩的胳膊,把也有点泪眼婆娑的容医生给拽走了。

    容医生之后,就是项以轮。

    一身黑西装黑衬衫,一向喜欢吹头发抹发蜡的他,今天都是自然头发没做。

    站到林满月身前,和容医生一样的,给了林满月一个拥抱。

    三秒钟,项以轮手拿下来,沉重地说:“你还有舅舅。”

    项老头再坏,项以轮至始至终都对她很好。

    就算她把项老头弄成那副鬼样子,项以轮都没有报复。

    林满月点头,这个舅舅她是认的,才叫项以轮去了她和韩轩的小窝做客。

    项以轮走到盛韩轩身前,伸手。

    盛韩轩回握住,项以轮说:“节哀,以后满月还得你照顾。”

    “嗯。”盛韩轩收了手。

    知道盛启泰对林满月不是很好,项以轮只跟宋姿说了一些场面上的话,直接从盛启泰面前走过,招呼都不带打的。

    林满月的舅舅这么傲气,盛启泰也不意外。

    过了十几位,梁川扶着他爷爷进来了。

    礼貌的跟林满月握手,也是一样扶着他爷爷直接从盛启泰身前经过,场面话都懒得说。

    近亲远亲都来了,林满月不认识太多,他们也没有在她面前停留太久。

    直到任佳期和米安他们来,林满月又再一次红了眼眶。

    祁行之和章东来,还有电台的同事们,悉数到场。

    竟然,任爸爸任妈妈,以及丰澜国际的老总米邵乾也来了。

    “盛宝贝由阿禾抱着的,我们是想来送送奶奶。”

    “嗯。”林满月哭着点头。

    与同事们拥抱,林满月是哭得眼睛都疼了。

    才擦干呢,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了过来。

    陆迪说:“无意间知道的,所以来送送老人家。”

    哪能是无意间,全市的人都知道,盛家老太太去世了。

    沾亲带故,有过交往的,都会来。

    殡仪馆内外,花圈多的都摆不下了,用椅子靠着快摆到路边。

    林满月点了点头,跟陆迪握手。

    叶教授进来的时候,熟悉盛家关系的人,还是都朝他看过来。

    好久没见,叶教授的两鬓已经生出了白发。

    好久没见,林满月都快忘记叶教授了。

    那个帮助她出国,还联系学校的叶教授,她给搞忘记了。

    是啊,都把叶虹茜送去了非洲,她没有脸见叶教授。

    叶教授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送了老太太最后一程,简单的跟盛家人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人太多了,已经进来了这么多,室外还在不停地来人。

    跟着一起安排的钟折恺,进来跟盛韩轩耳语,商量了加快进度,不要再一个一个进来,集体进来献花。

    盛韩轩同意后,钟折恺就着手去办了。

    看着林满月有点站不动了,盛韩轩就搂着她的肩膀,使她把身体的重量放在他身上。

    “支撑不起了,就去后面休息一下。”

    林满月摇头:“我可以的,还能坚持。”

    坚定的小眼神,除非是强行带她去休息,舍不得再打晕她,就由着她了。

    安排快速进行,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献花完毕,时间也到了,老太太推去火化了。

    骨灰盒,由盛韩轩抱着,回了盛家。

    他们的车驶离殡仪馆时,米安她们的车,也跟着一起。

    自然的形成一个车队,给老太太造势。

    打头的是劳斯莱斯,后面跟的车,都是豪车。

    在路上非常耀眼。

    米安开得是她爸爸的车,专门在殡仪馆换的,要她爸爸的司机开她的车走。

    路程才过半,米邵乾的电话就打来了。

    “安安你喜欢那款的话,明天我叫秘书带你去买。你忙完了,就把车开到公司,我有东西落车上了。”

    回头,看到后座是有一个档案袋。

    “等下到了盛家,你叫司机直接来开吧,我没时间送去你公司。”

    “好的,安安说什么就是什么,注意着路况,还有车距啊,不要跟太紧了。”

    “知道了知道了。”

    米安嫌啰嗦,给挂了电话。

    这话这头的米邵乾,听到了嘟嘟声,才放下手机。

    喃喃地念:“小妮子脾气怎的越来越火爆了呢。”

    这很好,以前那么柔弱,真担心出门被欺负。

    坐在米邵乾对面的女人,翘着二郎腿问:“米总,你答应我的事情?”“不行啊,现场人太多,我没拍。”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