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为什么,得问令尊
    这种豪门世家的长者去世,必须上新闻。

    没想到的是,盛家安排的那么严密,就差在殡仪馆门口设置金属探测门了。

    打电话的人都没有,照相更不合适了。

    米邵乾问:“你为什么对盛家的事,如此感兴趣?”

    她说:“叫你带我去,你不带,就想看看照片。”

    “别的地方都可以,有我女儿在的地方就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问就是了。”

    米邵乾指了指办公室的门,意思是她可以出去了。

    米邵乾看了一眼手机,安安还没有回复。

    再等等吧。

    盛家这一边,自发形成的车队驶进了大门,一辆辆地停下来。

    盛韩轩和林满月在最前方,捧着奶奶的骨灰盒进屋。

    米安下车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后座的档案袋。

    也不能说是档案袋,就是简单的一个黄色纸袋子,上面什么都没写。

    打开后车门,准备打开来看。

    前方任佳期在催,米安就急忙锁了车,手拿着黄纸袋跑到了任佳期那边去。

    其实任佳期已经催了好几下了,见她手上的东西,便问:“拿得是什么啊。”

    “我爸的,车我还要用,等下叫他司机来取。”

    “考虑的很对,你那辆红色的车,这两天开到盛家来,的确不合适。”

    米安点了点头,想到一块儿去了。

    章东来他有正事,不可能这几天都往盛家来跑。

    米邵乾是说了买新车,暂时不是还没买么,米家就只有这一辆是黑色的,其他的都是银色香槟色或者白色,所以米安暂时就先用到这一辆。

    车,不能让米邵乾的司机来开走,直接拿走东西就行了。

    瞧着她们两人进来,钟折恺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急慌慌地说:“有没有水?两位大姐给我找瓶水去,我快渴死了。”

    跟她们说着话,还要继续吩咐着保镖们该去干什么,有够忙的。

    “我帮你拿着,快去帮我找瓶水来,先谢谢你了。”钟折恺直接从米安的手中夺过那个纸袋子。

    忙的,实在是抽不开时间去了。

    任佳期是知道的,钟折恺还有时间跟她们提要水的需求,徐磊忙得连上洗手间都是追追赶赶的挤着上。

    私下里,任佳期一度怀疑过徐磊这样憋着,会不会把肾给憋出毛病来。

    男人,是不能憋尿的,这是科学常事。

    盛家所有的食物包括纯净水之类的,都被盛韩轩叫人给处理了。

    米安跟任佳期就用热水壶烧水,杯子这些都是洗了又洗。

    等水开了,米安给钟折恺端去,任佳期就负责给其他在忙的人倒水。

    一杯才出壶的热水,因为不是特别冷的冬天,杯上没多少白烟。

    钟折恺一口包下去,烫得立马喷了出来。

    幸好米安躲得快,不然就会被热水给洗脸了。

    “我靠!&*%%……&*#¥#……”

    舌头被烫麻木,与正常发音相差特别大,米安只听出了“我靠”这二字。

    米安说:“滚开的水,你也是英雄了。”

    哪知道是滚开的水,水杯端着也不是特别热啊!

    经过开水洗礼口腔跟舌头,钟折恺一脸痛苦的表情,米安这才注意到他的另一只手上,什么都没拿。

    “我东西呢?”

    “&*¥%……#~%……月。”

    好的,又只听清楚一个字。

    还在痛苦中的钟折恺,朝着老太太曾经的卧室方向,弩了弩嘴。

    彼此之间没有默契,所以米安没有看懂。

    钟折恺不得不拿出手机,打字:“帮你递给了林满月。”

    进盛家来,她们又是最好的朋友,钟折恺自然而然地认为是要给林满月的。

    “那不是要给满月的东西!”

    米安懒得跟他再说话,找去老太太的卧室。

    只走到门口,她就看见宋姿趴在老太太的床边在哭,林满月跪在床边在默默流泪。

    米安转身就走了。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等林满月情绪稳定了之后,再去要吧。

    米安暂时把档案袋没记在心上,米邵乾催了再说。

    跟着任佳期一起在忙,所有该林满月去处理的事情,她们两都给处理了。

    只是没想到,因为那个文件袋,米安先被林满月找了。

    盛家就只剩他们几个朋友,和盛韩轩的几个下属,盛启泰都被赶了出去。

    但有些话,还是不能被其他的人听到,阿禾出来把米安请到了老太太的卧室。

    此时没哭了,哭泣的主力军宋姿,去照顾盛宝贝了。

    只有林满月跟盛韩轩两人在,阿禾等米安进屋之后,就从外面带上了门。

    守在门外,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不得偷听。

    老太太的黑白照片,就摆在床上的。

    跟别的老人家的遗像不同,老太太的表情,是有点微微笑的。

    老太太喜欢叫她“小安子”,任佳期还曾经吐槽说像太监的名字,现在,想听老太太喊她“小安子”都听不到了。

    老太太,真是米安遇到过的,最好的奶奶!

    只是,林满月跟盛韩轩的样子,有点吓人。

    米安的手搓了一下大腿牛仔裤,问:“满月你叫我?”

    双手背在身后的林满月,手伸到前面来,拿着那个文件袋。

    “钟折恺说,这是你给我的?”

    “不是,这是我爸爸的,钟折恺送错了。原本我是准备等你忙完了,再问你。”

    米安有点小心翼翼,林满月的口气不复从前的温和。

    不是针对谁,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米安还有点心疼林满月,眼睛都肿了,该去休息而不是再操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你没看过吗?”

    摇头,米安一般是不会管米邵钱的事。

    私事公事,都没有管过。

    林满月把纸袋子递过来:“那你现在看看吧。”

    那就是真有什么事了。

    米安先瞄了瞄盛韩轩,有些不耐烦么?

    快速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看。

    有配照片,有注解,从头看到尾,很清楚很明了。

    慢吞吞地,手放下来,米安呢喃:“怎么会?为什么?”

    盛韩轩眼皮一抬,“为什么,得问令尊。”米安斩钉截铁地说:“我爸爸,他不会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