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没打算放过
    盛世集团,上上下下,一片肃静。

    最明显的一点就提现在大家的穿戴上,工作正装,没有谁穿红戴绿。

    首饰,都很少的。

    这样的氛围影响,有几个女员工的红指甲,都给洗甲油给洗掉了。

    生怕,被总裁大人撞见,这种大红色的冲击,给自己带来麻烦。

    底层员工都是如此小心翼翼,那些被总裁打回来的文案和企划案的经理们,也是默默地叫下属加快进度,总裁大人有限时,再做不出合格的企划案,等着被炒掉。

    平时女洗手间可能还会有嬉笑声,这几天都没有了。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见面打个招呼就完事儿,没有时间和精力八卦消息。

    徐磊面无表情地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把总裁交代的任务,分派下去。

    交代完后,徐磊回办公室,给阿禾打了个电话。

    “总裁早午餐都没吃,你跟夫人说一下。”

    本来就有胃病,两顿都没吃,到了下午的话,总裁脸色难看,大家的工作环境都不会轻松。

    这方面,谁劝都没用。

    只能是夫人来。

    一个小时后,林满月提着保温桶和餐盒,来到了盛世集团。

    救星降临一样,徐磊跟几个秘书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妈她今天炖了鱼汤,鱼刺都给过滤了,比较爽口。”

    林满月给盛韩轩装了一碗,喂到了嘴边,他才就着她的手喝下。

    汤的确是宋姿炖的。

    林满月的小眼神,求着盛韩轩喝下。

    以前在家里,为了让盛宝贝有足够的奶水吃,林满月就喝了很多很多的汤,鸡汤鱼汤。

    有时候太多了,她就不喝,端到书房给他喝。

    既不浪费宋姿的心意,也保养了盛韩轩的身体。

    鱼汤之后,林满月又打开餐盒,把饭菜摆开,筷子没递给他,她给他一口口地喂。

    勉强吃了半碗饭,几筷子菜,他就露出了不想再吃的表情。

    能下一点就好,林满月没有再逼着他吃,把东西都拣了起来。

    盛韩轩抽着纸,给她擦手,“回去吧。”

    由他握着,林满月眨了一下眼睛,“我听项以轮说,你找他过来。”

    “嗯。”

    “首先,我不是替项以轮说话,项家的好多决定,他都是没有参与的。”

    “我知道。”

    “那,我能不能留下来,听听他是怎么说得。”

    没有立刻得到答复,林满月也不急,就这么望着他。

    盛韩轩把湿纸巾丢进垃圾桶,“嗯”了一声。

    那些肮脏的事情,并不想她再次回忆起来。

    不过她人都来了,还提出了要求,盛韩轩只能答应她。

    项以轮莫名其妙地来了盛世集团,在这里的投资的确打水漂了,在香港那边的项氏红河,他还管着在。

    为了盛韩轩的提出见面,是打飞的飞回来的。

    第一句话,就把项以轮给问蒙圈了。

    “你爸,他是真的失去了记忆,还是装的?”

    这话是盛韩轩问的,换做别人,项以轮早就拳头奉上了。

    项以轮看了一眼林满月,林满月没给他提示。

    “当然是真的,我妈给他请了四个保姆,吃喝拉撒都不行了,已经相当于是一个废人。”

    的确活该,项以轮也没有替老头觉得有什么不值得。

    可能是遗传了老头子的自私,某些时候项以轮还觉得,没有了老头子的管束,他感情方面以后不会被束缚太多。

    至少,项安娜女士不会来对付他的另一半梁川。

    盛韩轩什么表情都没有,项以轮摸不透为什么要这么问,又说:“老头子也没多少日子活了,你们要是还想做点什么,我妈那里可能不会同意。”

    一个将死之人,仇恨什么的,算了吧。

    原本没说话的林满月,被项以轮这句话给刺激到了。

    “他没多少日子可活,我奶奶也是!你们不同意,难道我们会同意对我奶奶做什么吗?”

    项以轮:“??”

    盛韩轩把桌上的一张反放着的照片,翻了过来。

    照片上,是一个外国男人。

    满脸的胡子,面相还挺和善的。

    照片的背景,就是本市。

    不会无缘无故拿照片给看,项以轮盯着看了好久,才说:“有点面熟,应该见过,但是暂时想不起他是谁了。”

    “我来告诉你他是谁,准备给我做记忆消除手术的那个医生。”

    项以轮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满月,这,怎么回事?

    当时那场大火,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做记忆消除手术的设备技术药品以及数据,全都烧毁了。

    所有老头子请的人,都被项安娜遣散了。

    这是,项以轮亲眼看到的,所以才对照片上的人有熟悉感。

    “我妈她为人很正直,会继续消除记忆这个实验的话,比我喜欢女人更不可信。”

    说着,项以轮又强调:“老头子,更不可能。现在跟个婴儿没区别,看到我妈和我了,都认不出来。”

    记忆消除手术,是真的变态!

    反正项以轮是这么认为的,世界上就不该存在那种实验!

    因为事故或是打击,被迫失忆,这是没办法的事。

    还主动消除,真把人当机器了,可以扫除内存吗?

    林满月说出实情:“奶奶出事前的那一晚,我去奶奶房间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你懂吗?”

    “不是没做手术吗?”项以轮不是很懂。

    去了项家,即使他没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家,林满月在项家做了什么,他都打听到了。

    也问过聋哑保姆,林满月在香港待产期间,也没有做过什么记忆消除手术。

    “一切可能性都可以排除,只有一点,出事前一天,我陪阿禾去相亲,在露天现场我有吃东西跟喝水。我没有单独一个人待过,被人靠近我不会没反应。”

    “你是说,那教授是在那个时候给你下药了?拍到了,就把他抓起来啊!”

    项以轮很激动,要是落在他手上,他一定会让那教授,生不如死!

    “等等,满月你的意思是,奶奶的死,跟那教授有关?”消除记忆已经够变态了,还害人,项以轮是没打算放过那个教授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