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为了你,我都开始伤人了
    “给你吃了什么东西?身体检查了吗?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项以轮连声问,视线也紧盯着林满月在看。

    多想是一名中医,望闻问切就能知道面前人身体是否健康。

    林满月就没有怀疑过项以轮,刚刚那一下生气,只是因为奶奶的去世。

    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后遗症,吃下了什么,因为已经过了几天,去医院也没能检查出来。”

    那就好,身体要保住,做变态记忆消除手术的教授,抓起来就是了。见着项以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林满月又说:“那几天,我没有给盛宝贝喂奶,他都是吃得奶粉,上天也让盛宝贝躲过了一劫。还有,跟我一起的任佳期,我昨天问了她,她也记不起陪阿禾相亲那天晚上有

    再发生什么。是对我们两人一起下得药。特征是药效不是立刻就显示出来,药效过后,记忆会是模糊的,甚至一点都不记得你做过什么。”

    项以轮握紧了拳头,这种变态型的东西,真的能给人吃吗?

    跟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严厉禁止的毒,又有什么区别!!

    对,项以轮追问:“有依赖性吗?”

    “没有的,我跟任佳期两人都做了全方位的检查,器官和血都是正常指标,没有出现异常的情况。”

    这件事,全是老头子的错。

    就算现在成了废人,还是给项家的后人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

    项以轮很懊恼,还不如不来寻找姐姐赵文清,这样的话,也许林满月就不会遭受那么多罪了。

    现在又跟盛家老太太的死牵扯在一起。

    老太太热情是热情了一点,项以轮还是很喜欢老太太的。

    盛韩轩开口:“不是你,也不是你妈?”

    “不是,我拿我的性命来发誓,如果记忆消除手术再兴起是我跟我妈两人主使,我出门就被车撞死,不得好死。”

    盛韩轩拨了个电话出去。

    “对付项氏红河集团的方案,先暂停。”

    项以轮:“……”

    先暂停是什么意思?

    如果没处理好,盛韩轩还会继续对付项氏红河吗?

    项以轮一额头的黑线。

    看看那老头都做了什么好事,丢下烂摊子要他跟项安娜两人,怎么顶得住!

    为了林满月,为了项氏红河,项以轮抛头颅洒热血地说:“教授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给满月报仇。”

    放下手机的盛韩轩,淡淡地瞥了项以轮一眼,“我的女人,我的奶奶,不需要你来操心。”

    好吧……

    项以轮握了握手掌,掌内都是冷汗。

    公司的事情,不是开玩笑,不能把“先暂停”这三个字忘记。

    项以轮问:“那个,我听说宋家那边,韩轩你打算接手了是吗?”

    岂止是项以轮一个人问,外界都在猜测都在八卦。

    “快了。”盛韩轩回答的模凌两可的。

    那就真是了!

    外界传那么久,都比不上盛韩轩亲口的答复,来得准确。

    盛韩轩后面一句话,让项以轮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接手我外公的企业,准备拿项氏红河练手。”

    练手,不是联手。

    听清楚了发音,项以轮绝对不会天真的认为,盛韩轩是在求和好。

    兀得一下站起来,项以轮诚心诚意地说:“祸是我项家闯出来的,我不能委屈了满月,也不能让奶奶走得那么不明不白。我要……”

    听不下去的林满月,打断了项以轮的话。

    “行了行了,韩轩他只是说准备练手,不是真要对你的遗产做什么。这件事我们有我们的方向,你不要插手,到时候又出岔子。”

    项以轮欲言又止的:“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林满月又打岔:“不当讲,就别讲了。你很忙吧,快去忙吧,有事再通知你。”

    呃……做舅舅的,一点威严都没有了。

    灰溜溜的,离开了办公室。

    哪里还有当初赛马场,英姿飒爽策马奔腾的帅气影子。

    林满月看在眼里,也是等项以轮走了,才问盛韩轩:“你真打算动项氏红河集团吗?”

    从项安娜到项以轮,林满月都不讨厌。

    再就是,动一个根基还算深厚的企业,差不多是伤敌一千自损五百。

    不想,盛韩轩意气用事。

    “没要了项以轮的命,是我的底线。”

    关项以轮什么事?

    不过,林满月还是没帮项家求情。

    暂停就暂停吧,还没动手,就是还有缓和的余地。

    先,把奶奶的仇给报了吧。

    “等下我就给米安打电话,叫她把卢雨薇控制起来,明天奶奶头七。”

    “嗯,都按你说得做吧。”

    盛韩轩疲惫的揉了揉鼻梁。

    那么累啊,林满月心疼他,就站到了他身后,给他揉太阳穴缓解头疼。

    咨询过专业的按摩师,按摩的力度和方向,林满月都把握地很好。

    半个小时后,林满月提着餐盒保温桶出了办公室。

    等在秘书位旁边的阿禾,立马迎上去,全部接过来提着。

    手空出来,林满月就开始给米安打电话。

    进到总裁专属电梯,也没有外人能听到林满月说了什么。

    接到林满月的电话,米安就给米邵乾的司机叫来,去酒店接卢雨薇。

    促进彼此之间的“关系”,这两三天,卢雨薇都是随叫随到,陪着米安逛街吃饭,没有一句怨言。

    今天有点不同,是米安亲自来接人。

    坐进车里,米安笑着问:“吃午饭了吗?”

    “还没有。”

    “没有啊,空腹的话,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没头没尾的一句,卢雨薇没听懂米安的意思。

    而米安,也不需要跟她解释每一句话的含义。

    不屑。

    车开出了百米距离,米安回头,已经看不到卢雨薇所住的那家酒店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老人家去世,七天后灵魂会回家。”

    卢雨薇表情不变:“听说过。”

    “那就好,不会有文化差异,正好也快七天了。”

    明明只是一个小姑娘,看着却像城府很深。

    “米小姐是说什么七天?”

    “你当然知道我说谁啊。”

    瞄着卢雨薇的手,在伸进包里时,米安手上的电棒对在了卢雨薇的腹部。

    米安摇了摇头:“为了你,我都开始伤人了,啧啧,你真了不起。”说完,按下开关键。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