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只是吃药?手术台,没上?
    温馨的问话,你问我答。

    林满月也只是说了杀人偿命,并没有提到奶奶。

    一个字都没提。

    卢雨薇不打自招,不是说得我,是我们。

    奶奶的死,是卢雨薇跟所谓的养父一起做得。

    想不起当晚发生什么事的林满月,心里又懊恼又气愤,真受不了的,上前去又踹了卢雨薇一脚。

    这一脚,比起盛韩轩那一踹,差远了。

    “主动承认了是最好,也免得我再跟你虚与委蛇地说话。说吧,是怎么骗奶奶喝下那水的?”

    跪着的卢雨薇,身体还在痛。

    “不是承认,你说杀人偿命,因为前几天你奶奶刚死,我就知道你说得是这个意思。没有杀人,更没有杀过你奶奶。”

    还在狡辩!

    林满月给了阿禾一个眼神,阿禾一巴掌就扇向卢雨薇的嘴。

    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训练身体的阿禾,不需要再扇第二巴掌,这一掌就把卢雨薇给扇昏过去了。

    以前打人,只是牙齿打落,力道升级了。

    人倒下,阿禾也没再提着卢雨薇的肩膀,让她死鱼一样趴在地上。

    只是昏,没有死,还有话要问呢。

    林满月侧过身,不愿意看地上的卢雨薇,“催一下,叫他们尽快把卢雨薇的养父送过来。”

    “是的,夫人。”

    阿禾打电话,原话说给押送那教授的保镖。

    这些东西,有点暗黑,林满月经历过,所以不怎么怕。

    只是米安,从小锦衣玉食,没有经历过这些。

    于是,林满月说:“安安,我叫阿禾送你回去?”

    “我想留下来,可以吗?”米安眼神祈求。

    “有点血腥,怕你接受不了。”

    “不怕的,血腥有什么好怕的,人心才怕。”

    林满月:“……”

    小妮子,还押起韵来了,那应该是真不怕了。

    十分钟后,卢雨薇的养父,被送到了这里来。

    同时带来的,还有一个行李箱。

    保镖们退了出去,阿禾才把卢雨薇养父头上的黑布给扯掉。

    强烈的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看清楚身前的盛韩轩跟林满月,也没有出现慌乱。

    被强行带走,还不让他看去哪,就有预感是谁的人。

    隐藏那么好,还是被抓到了。

    这边的人,有句古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话,不能全信了。

    教授开口:“项小姐。”

    阿禾一拳抡向教授的腹部,痛得教授身体弯下去。

    如果双手没有被绑着,双手肯定是抱着腹部了。

    林满月说:“我是盛家的儿媳妇,跟项家没有任何关系。”

    痛得说不出话来的教授,脸都憋红了,抬头看向林满月时的样子,特别的卑躬屈膝。

    阿禾像甩烂白菜一样,把教授甩在地上,戴上手套去打开那个行李箱。

    里面只有衣服跟裤子,没有其他的东西。

    教授本来神情还有点紧张,看到阿禾站起来了,又轻松了。

    林满月没有错过教授的这个表情,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这教授跟项家那个老头子一模一样,都拿别人当傻子呢。

    “搜口袋,衣服跟裤子的口袋都搜。”

    阿禾又蹲下去,按照林满月所说的,从衣服裤子口袋里,搜出了几个小透明pe袋,里面都装着白色的药丸。

    这一下,教授就轻松不起来了。

    搜行李箱,有搜行李箱衣服口袋的吗?

    林满月指着阿禾手上那一袋袋药丸:“解释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教授答:“乳酶生片,消化不良可以咀嚼来吃。”

    乳酶生???

    把他们当智障吗?

    乳酶生,林满月不陌生。

    小小的颗粒,小时候吃东西没吃好,赵文清就会给她乳酶生吃。

    虽然是药,吃起来不苦,还有淡淡的甜味。

    不喜欢吃药,都能吃几粒。

    阿禾手中那几袋里,白色药丸的确有点像乳酶生,看来这个教授是早就找到了说谎的词。

    教授还在说:“便宜没有副作用,但因为乳酶生原本的包装,打开后就不能再合上防不了潮防不了水,这样放着能更好的保存。”

    盛韩轩眼神一冷,“给他吃一袋。”

    说到天上去,如果真是的,有种就吃!

    教授顿了顿,“不用被喂了,反正也跑不了,解开我的手,我自己来吃。”

    的确是跑不了,送进来时,身上就没有了任何武器。

    阿禾一个人就能把教授给干掉,还有盛韩轩在呢。

    盛韩轩冷笑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要听你的话?喂他两袋。”

    pe袋的口都拉开了,眼看阿禾就要走过来,教授转身想跑。

    被阿禾揪住了衣领,一下就给拽了回来。

    林满月也冷笑一声:“吃乳酶生还怕成这样,搞得像要给你灌毒药似的。”

    到底是不是乳酶生,彼此都心知肚明。

    药已经倒在了阿禾手掌上,下一步就该喂进教授的嘴里。

    手被绑着,不能捂着嘴,教授就咬着牙,从牙缝里发音:“这药太珍贵,给我吃浪费。”

    基本上,承认了不是乳酶生。

    林满月做了个手势,阿禾就把掌上的药丸放回袋中。

    盛韩轩没有要问的意思,林满月就问了:“叶虹茜的记忆,是你消除的?”

    教授点头之后,又摇头。

    “不要给我模凌两可的答案!”

    “当初你外公的人在非洲找到她,她自己愿意消除记忆,吃药也是她自己要求的。”

    就知道,跟那死老头脱不了干系!

    好想再揍那老头一顿!

    不是,林满月听出了玄机!

    问得很急切:“叶虹茜,只是吃药?手术台,没上?”

    “没有。”

    “也就是说,药效过后,她的记忆还是以前的叶虹茜,并不是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教授点头。

    果然如此!

    既然消除了记忆,怎么可能对奶奶有那么大的仇恨呢!

    那天她跟任佳期也服下了,当晚的事情不记得,药效过后还是有记忆的。

    林满月叫阿禾去把卢雨薇的包包拿了过来,里面也有一个小透明袋,药丸跟从教授行李箱里搜出来的一模一样。

    整容之后,再吃这种药,从外貌到性格都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呵呵……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