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这个时间,不要跟我提别的男人
    正如林满月当时听到这句话一样,外婆也是一愣,因为隐瞒亲家去世打好得腹稿此时都说不出口了。

    别人家得外孙孙子,活泼可爱,时不时的跟长辈开个玩笑什么的,正常。

    她得外孙是不会开玩笑的,这种话不是随便说说。

    安静如斯得林满月,看着外婆的反应,在心里感叹大佬永远是大佬,就算是老姜外婆都还是在大佬的计划之类。

    “这是真的?”

    发愣之后的外婆,用期冀的目光看向林满月。

    林满月点头。

    姓宋姓盛,都是她跟大佬的孩子。

    不同的是,给外公外婆更多的寄托吧。

    “几个月了?”外婆的视线往下,盯着林满月毫无起伏的肚子。

    外婆有点后悔在机场时说得那些重话了。

    应该没有吓到外孙媳妇吧?

    不是的!

    林满月就差点跳起来解释了。

    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摆放,就挡在了肚子前,林满月干干地说:“没有没有,还没有怀,我们的意思是,下一个孩子就姓宋。”

    “是的,下一个。”盛韩轩手伸过去,揽住林满月的肩膀,维护之意再明显不过。

    一惊一吓的,外婆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因为亲家去世这件事真的不该瞒她,她是才会对外孙发脾气的。

    捧在心尖上长大的外孙,谁都比不上。

    也看出来了外孙的维护,摆了摆手,示意外孙该干嘛干嘛去。

    盛韩轩并没有立刻就走,保护姿态的揽着林满月。

    “放心,不会吃了你老婆,你忙你的去。”

    盛韩轩还是没走。

    这,叛逆也不是这个时候啊。

    于是,林满月不着痕迹地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胸口。

    不是用力撞,就是让他不要跟外婆对着干。

    肩膀上的手拿开了,盛韩轩把儿子放在了林满月手上,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宋姿!你要躲在楼梯口躲到什么时候!”

    外婆这一声小有点大,林满月朝楼梯口望过去。

    宋姿挪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呃……知女莫若母。

    接着,就是外婆的训话时间。

    宋姿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之上的乖巧坐姿。

    没有一句顶嘴,说她什么她都应答。

    外婆说得那些,不是林满月想太多,她觉得可能是要对她说得。怕她玻璃心,才假借训话宋姿说给她听的。

    宋姿有一个能干的婆婆照顾盛家,她的婆婆宋姿本人就不行了。

    以后盛家的大小事,她都得亲自处理。

    外婆也是大病初愈,坐了那么远的飞机,表现出疲累姿态时,林满月就安排她去休息了。

    其实,只要外婆不那么强势的说话,真的很好相处。

    今天盛韩轩没有加班,按时回来,一起用了晚餐之后,他跟外婆又去了书房。

    好不容易等到盛韩轩回卧室,林满月催着他去洗澡。

    听到洗手间里的水声,她才去看他的手机。

    锁屏密码跟她得一样,解锁之后,直接去看相册。

    少的可怜的相册,从第一张翻到最后一张,都没有跟叶虹茜有关的照片,视频更没有。

    最近删除的相册里,也是空空。

    好不容易胆子大查一次大佬的手机,就是这样给她结果的吗?

    叶虹茜跟那教授是项以轮处理的,照片这些应该是项以轮发给大佬的。

    水声还没停,林满月用大佬的号码,给项以轮发了一条信息。

    做好了心理准备会有多么血腥,只是项以轮的回复,差点没让她吐出一口老血。

    “我假装看不出来你在玩他的手机。”

    “!!”

    到底是哪里暴露了?

    卧室里有监控,项以轮看着她发得?

    不可能,项以轮没有可以在盛家装监控的本事。

    删了信息记录的同时,她自己的手机响了,项以轮打来的。

    “喂!”林满月没好气。

    “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好奇了,只要记住叶虹茜已经死了这点,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跟韩轩都会处理好。”

    一副长辈谆谆教诲的口吻。

    “哦!”依然是没好气。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能够不牵扯的,我们都不会让你被沾染。”

    这话,说得有点严重了。

    沾染什么的,社会本就是一个大染缸,每个人都要被染的。

    “嗯!”还是没有好气。

    “卧槽项以轮,你说话要不要这么鸡汤系!”

    林满月听到了梁川的声音,嘴角也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洗手间的水声停了,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么一点洗澡的时间,今天大佬没有洗头发。

    他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同时,正是林满月把手机丢开。

    是的,两部手机都在她手上。

    这、是不是抓个正着?

    不用给他擦头发,林满月找话题:“项以轮跟梁川……”

    “这个时间,不要跟我提别的男人。”

    盛韩轩打断她的话。

    “任佳期上次还……”

    “别得女人也不要提。”

    “……”

    林满月瞪了瞪眼睛,那说什么?

    “说你,说我。”

    话音一落,盛韩轩把围着下身的浴巾解开,掀开被子上了床。

    “不是给你拿了裤子吗?”

    林满月小声地嘟喃。

    就算是看多了,浴巾解下的那一瞬间,她还是小小不好意思了一下。

    床头的盛韩轩,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又对床尾的她招了招手。

    林满月脱了拖鞋,手脚并用地爬到床头。

    躺进被窝,就被他搂进了怀里。

    “外婆她……”

    “说你,说我。”

    盛韩轩又重复了一遍。

    好吧,别得人不能提是吧。

    林满月想了想,“我的亲生爸爸是谁,至今都还没有任何消息。”

    关于她自己得身世,真是一言难尽。

    她与林呈里外表一点都不像,精神病院里的林呈里刚开始还不承认,问起这个问题还躲躲闪闪的。

    这都不是林满月自己去问的,暂时大佬不让她去见林呈里。

    “不要失望。”

    盛韩轩摸了一下她的脸。

    “失望倒还好,我已经对父爱什么的没什么指望了。另一方面,我觉得我妈那样好强的人,甘愿为对方生下孩子,那人肯定非常优秀。”至少,要比林呈里那个人渣好。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