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少女,约吗?
    翌日,外婆就去花房里摘花,说是要给亲家包一束

    陪同的林满月,跟着一起学。

    专门用作剪枝丫的剪刀,跟平时生活中所用的剪刀不同。

    “摧残”了好多枝花儿,才稍稍掌握了其用法。

    当她以为可以随性掌握这剪刀时,一不小心划了一下手指,出血了。

    一直守在一旁的保姆,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怎么办?马上去打急救电话!”

    保姆还没跑走,被林满月给拉住了。

    “不严重,等下我进屋处理一下。”

    就是伤了一条口,哪里需要急救……

    外婆把花篮跟剪刀都递给保姆,拿着林满月的手一看,蹙眉。

    不由分说地,牵着林满月进屋去。

    伤口不深,处理一下就好。

    消毒处理,都是外婆来的,还是把林满月给差点疼哭了。

    是真疼。

    贴上了创可贴,林满月瞬间就变成了公主,什么事都不要她做,伤员的她乖乖坐在那里就好。

    连盛宝贝,都不要她抱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重的伤呢。

    盛韩轩回家,第一件事基本上是洗手抱盛宝贝。

    今天回来,手都朝抱着盛宝贝的宋姿伸过去了,又转向了林满月,把她贴着创可贴的手拿了起来。

    命令似的口吻:“家务活,不需要你亲力亲为。”

    只是他们两人的小窝,她做一做,他不反对。

    盛家这么大,这么多人,盛韩轩不舍得她累着。

    “知道啦,不疼。”林满月动了动手腕,他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就让他握着好了。

    话才出口,就被外婆给戳穿。

    “不疼,是谁在消毒的时候,喊出来了?”

    呃……林满月朝外婆眨了眨眼,能给点面子吗,毕竟她也是做妈的人了。

    剪到手指之前,那一篮花被保姆用花瓶插了起来,所以一束花是没有成功完成的。

    盛韩轩就带着林满月去了花房,她提着花篮站在他身后,接着他剪下的一支支花朵。

    给花包扎的时候,也不见他的手法有多生涩。

    真像在花店里偷师学艺过的样子。

    林满月知道,大佬的时间非常非常宝贵,绝对不可能浪费在插花剪花包花这种小事上面。

    可能那就是所谓的天赋。

    可能那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是大佬做得,她都觉得好。

    花束包好后,林满月又跟着大佬一起放去了奶奶的房间。

    奶奶是离去了,在心里却是陪着他们的。

    并不觉得把花送去空房间没有意义。

    从奶奶房间里出来,才走到楼梯口,客厅的宋姿朝他们挥手,说是米安打电话找她。

    手机放在楼上的,米安打不通才打了盛家座机。

    “满月,网上突然出现好多黑佳期的东西,佳期她说不要管,但我觉得还是得管一管。”

    “嗯,都是些什么?”

    林满月对盛韩轩用口型要他手机一用,一边跟米安讲电话,一边用手机查有关任佳期的八卦。

    黑一个人时,八百年前的历史都能挖出来。

    什么任佳期从大学时就专门做小三,靠着家庭背景欺负同事,还跟一些广告商发生过**关系等等的。

    没一个是真的,就那什么小三错得离谱,祁行之是任佳期的第一个男朋友,怎么小三了?

    还有一些爆料,没眼看!

    堵不了悠悠众口,做点能做的事,林满月还是有那个能力的。

    “小事,等下就把这些和谐掉。佳期她有怀疑对象吗?”

    明显的,故意而为之。

    林满月直觉,可能是电台里的谁,看任佳期不顺眼找水军弄得这些。

    米安回:“她说没有,看谁都像爆料者。”

    好吧,真是任佳期本人会说得话。

    了解了一部分的情况,林满月跟盛大佬提到,然后盛大佬一个电话打出去,网上的那些水军爆料信息没有了。

    新闻要求真实公正,本就不是事实,留着干嘛?

    一些网民仇富心理,刚开始跟着一起骂。

    骂完之后,事情出现了反转,又不会再诚心道歉。

    你是公众人物,你出来赚钱,听众观众是你的衣食父母,骂你怎么了?

    无风不起浪,错不在骂人的网民,错在爆料的人,网民才没有错。

    而被黑的人,名誉跟生活的影响,不是事实反转之后就能回到从前。

    睡前的时候,林满月再在网上查,还有零零散散的一点点后继消息,那都不足为惧了。

    同样关心网上情况的米安,把结果告诉给了任佳期。

    因为太多负面消息,任佳期看了心烦,所以自我屏蔽把网给断了。

    不看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骂她。

    经过米安这么一提醒,她又连网去查,都没了!

    “牛逼啊!要不是盛三少家教严,我得把满月叫出来感谢她嗨皮一下。”

    两个熬夜的女人视频,未婚夫皆是出差去了。

    米安说:“我注意到,其中有一些含沙射影提到了满月。怎么回事哦,满月她在你们节目组里那么受欢迎,爆料者是瞎了哦。”

    “爆料还没伤到身体,我跟满月在相亲大会上,差点被下药,检查身体才放心。”

    米安沉默了,这件事她知道,任佳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见过叶虹茜前后的不同,还有那听着觉得天真又可怕的失忆药。“虽然事后没有什么不好得反应,下毒的人即使是别的节目组,我还是动用关系把那人给开除了。网上这些消息,说跟她有关,她没钱请水军。无关呢,反正我也没查,得罪的人有很多,她们组团一起也可

    能。”

    任佳期对于自己那些黑点,都不怎么担心,不存在的东西。

    只有一点,不想影响到她的爸妈。

    视频到凌晨两点多,任佳期玩了一把游戏,睡的时候已经快到三点了。

    睡很晚,导致中午才起床。

    打着呵欠给林满月发信息:“少女,约吗?”

    林满月回:“我准备去梁川工作室,你一起否?”

    当然要去。

    梁川的工作室换地方了,以前都不好停车。

    任佳期开车抵达,先看到了林满月那辆尊贵的劳斯莱斯。

    她笑眯眯地推门进去,屋里人有几个,但都没有说话。

    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林满月,多是恐惧。

    这,怎么了?

    林满月也没有想到,会在梁川的工作室遇到聋哑保姆。

    她一进门,保姆就吓得准备逃走,被阿禾给拦住了。

    什么话都还没说,彼此之间貌似就要开打起来。

    保姆不是阿禾的对手,阿禾也不会丧心病狂随便打人。

    不过林满月是没想动手的,聋哑保姆过于紧张了。

    直到任佳期来,打破了这种僵持的局面。梁川对着任佳期使眼色,姑奶奶你快说点什么哟!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