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好奇
    当有小孩子哭声传出来时,给外婆介绍款式的梁川,跟林满月和任佳期。

    工作室也不小,还把房门关着,那小孩子哭得声音有点大了。

    林满月是做妈妈的人,听见小孩子的哭声,就有莫名的保护欲。

    即便那个小女孩是项老头找来气她的,她不能当做不存在。

    他们几个人的反应,在外婆看来奇怪了。

    梁川对林满月眨了眨眼,意思是让她去看一下。

    林满月看懂了他的意思,但没有照做。

    不是傲慢听不下别人的指挥。

    正是因为理智,聋哑保姆对她有太强的抵抗思想,等进休息室,还不知道聋哑保姆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小孩子的哭声再加上聋哑保姆的反抗行为,一两句话是隐瞒不了的,外婆没有那么好敷衍。

    林满月不能去,那只能梁川自己去了。

    就在梁川跟外婆找了个借口,图册还没有从手中放下来,聋哑保姆从休息室冲了出来。

    没有了休息室门的控制,哭声就直接响荡在房间内。

    聋哑保姆躲着林满月,抱着孩子跑到梁川的办公桌前,翻那个母婴包。

    倒了一些奶粉进奶瓶里,她又躲着林满月去饮水机那里接开水。

    懂了,孩子饿了,才会哭。

    盛宝贝也是这样,晚上饿了,哭得那叫一个天崩地裂,奶嘴晚一秒放进他嘴里都不行。

    因为没有人帮忙,聋哑保姆单手倒奶粉,单手冲开水这些,都做得很熟练。

    化好了牛奶,没有再去休息室,就地喂给怀中的小女孩。

    外婆问:“她是?”

    老人家眼光毒辣,看穿着和气质,不像是时尚范梁川的妻子。

    “我朋友的女儿,最近公务繁忙,拜托我帮忙照看一二。”

    “那是保姆吗?小孩子哭了,是要哄的。”

    “……”梁川有点为难地说:“她是聋哑人。”

    外婆更加不赞同了。

    聋哑人如何能照顾得了一个那么小的孩子?

    听不到说不了,一切都只凭着眼睛来看。

    早点哄一哄,也许就不会哭得这么严重。

    不过,这是别人的事,外婆也不好一直说什么。

    难免好奇,外婆还是会时不时看聋哑保姆几眼。

    越看,越觉得之前好像见过。

    如果是年轻时,她一定会马上就想起来。

    一大瓶奶喂完,保姆把奶瓶放回桌上,抱着孩子要进休息室。

    “等等。”外婆突然喊了一句。

    聋哑保姆,是听不见的。

    梁川就算会叫人的手语,保姆是背对着的,后脑勺没有长眼睛可以看见他的比划手语啊。

    外婆给了阿禾一个眼神,阿禾便拦住了聋哑保姆。

    伸手之际,聋哑保姆抱着孩子连连后退,以为阿禾是要抢孩子。

    外婆说:“我能看看你朋友的女儿吗?”

    看看,当然是可以的。

    免得被外婆看出什么端倪来,梁川把图册放下,走向聋哑保姆。

    比划了好久,聋哑保姆才把孩子递给他。

    他抱过来的时候,聋哑保姆亦步亦趋地跟着,生怕一个瞬间孩子就没了。

    孩子抱到了外婆跟前,外婆看了看,慈祥地笑:“真可爱。”

    视线又移向聋哑保姆,“哪里人呢?多大年纪了?”

    聋哑人听不见,说给梁川听得。

    “香港的吧,年纪我也不知道。”

    “三十几有吗?”

    “回头,我问问我朋友。”

    梁川没有乱答,保姆的年纪是真心不知。

    原本外婆还想问,家里亲人还有谁,因为梁川的一问三不知,外婆没问了。

    梁川把孩子递给聋哑保姆,她抱着孩子就跑回了休息室,身后就像是有猎犬在追逐。

    从梁川工作室出来,林满月就在思考,要不要把有些事告诉给外婆。

    只要用心用力查,应该查得到的吧。

    现在外婆应该也没心思关心别的事情了,只关心奶奶下葬的具体时间。

    还是不说了,别给外婆增添烦恼。

    可能是梁川跟项以轮提了,晚上的时候,项以轮就赶回来拜访盛家了。

    风尘仆仆的,行李箱上的托运纸都没有扯掉,下飞机就直接过来了。

    里面不是装得衣物,而是给盛家人带来的礼物,外婆那一份最珍贵。

    外婆脸上虽然在笑,可懂点眼色的人都看得出来,笑得很客套。

    项以轮一想到轮椅上每天哭泣的老头子,就火大。

    老头子留下的烂摊子,现在却要他来收拾,不被待见还不是项家自找的。

    “听满月说,你在香港发展?”

    “目前是在香港,家里那边是我母亲在管着。”他没说他想来这里发展,都被盛韩轩把路给堵死了。

    不似蒋春女士聊得那些家常话,外婆温柔话语,都是提到的工作事业。

    聊得,林满月都接不了话茬,宋姿更是听不懂。

    项以轮没坐一会儿,就提出来要走。

    给了林满月一个眼神,必须要送一送他,他有话要说。

    假装没有看到项以轮的小动作,外婆去逗盛宝贝去了。

    林满月斜了项以轮好几眼,架子端得真大,走人就走人,还要护送啊!

    不是很情愿的,跟着项以轮一起出来。

    行李箱的轮子,地上滚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项以轮说:“你外婆,她不喜欢我。”

    “我长了眼睛我看得出来。”林满月翻了个白眼,说这些废话干嘛?

    奶奶对有些事不追究,不代表外婆也不追究。

    项家把她关那么久,外婆即便查不到项家具体对她做了什么,也时会查到项家的底细的。

    “你外婆,她头发白了,人还很精神,跟她说话都不敢耍心眼。我跟梁川都这么认为。”

    “再说这些废话,我就进去了。”

    林满月站定,她不是跟项以轮出来散步的。

    一点耐心都没,做舅舅的真的深感鸭梨山大。

    项以轮也站定,手拄着行李箱的托杆,“梁川跟我说,你外婆对保姆好奇?”

    “是有一点,你有话就说,别挤牙膏问一句答一句。”

    “那个保姆,我查过她,她本来有一个姐姐,姐姐在二十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项以轮停顿了一下,”两姐妹且都是聋哑人,且都是偷渡去得香港。“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