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你摊上事儿了
    因为发生在身边人身上栽赃陷害的事情太多了,在看到信里面的内容之后,任佳期就没有徒手拿过了。

    防止破坏指纹,一副手套随时都准备着。

    林满月暂时手上没戴,她就把信打开,拿着摆在林满月的眼前给看。

    字体,真的很像小学生所写。

    前面内容是对电话主持人任佳期的喜欢,后面就有失忆药的出现了。

    诚如她们对失忆药失忆手术的认定,不是解救世界的药物,而是类似新型毒品的存在。任佳期说:“信件这种东西,好查又不好查。本市的邮筒太多,一个个排查不是查不到这封信从哪里来。或者是,对方专门在路上哄骗一个小孩子,帮着他投信。总之,对方既然敢这么做,就有完全的准备

    跟退路。”

    不能冷静下来的任佳期,说话都很急。

    这不是女人之间那点小矛盾,耍点心机就能赢。

    牵扯到暴利牵扯到钱,那些心怀诡计的人,方法太多了。

    林满月明白她的意思,点头表示肯定,拍照发给了盛韩轩。

    很快,盛韩轩就打了电话过来,会派人回来拿那封信。

    等待的时候,她们两人又把那封信前前后后看了好多遍,没能分析出来路。

    取信来的人是阿禾,同样是戴着手套拿走。

    “夫人,总裁交代,今天您最好留在家里。如果真有事想出门,也不能单独一人。”

    林满月点了点头,她今天不是很想出去。

    明白大佬的意思,不能因为随便的一封信就吓得不敢出门了。

    这里是大佬的地盘,对方真的敢造什么幺蛾子,直接往盛家寄信好了。

    盛家的目标那么大,盛世集团也好,盛家家庭住址都是明显的地点。

    敲山震猴这种手段,对象弄错了。

    盛家人不是猴,是虎。

    那么容易被吓到,就不配做盛家人。

    “满月你说,是不是叶虹茜还没死?”任佳期发挥她的想象力,她见过的心最坏的就是叶虹茜。

    那么慈祥的蒋老太太都狠心下毒,没有比这更过份的事情了。

    坏人见一两个就行了,如果周遭都是坏人,都在行坏事,这个世界还怎么健康地转下去。

    世界,还是美好是不是吗?

    好人还是更多一些不是吗?

    “绝对不会是叶虹茜。”林满月说得很笃定。

    大佬想要一个人消失,并不是只在嘴上说说。

    消失,一定是消失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叶虹茜这个人。

    当然了,卢雨薇也不会再存在。

    “不是叶虹茜,那会不会是盛莉华?为了给叶虹茜报仇,找到了我们?”

    “也不是没有你说得这个可能性,等我家大佬的消息吧,他应该能查出来的。”

    “一封信而已,这特么也能查到?”

    任佳期不是不相信盛三少的能力。

    范围太广了!

    就算是警方,也得顺藤摸瓜才能查到的吧,到时候“嫌疑人”早就跑光了。

    林满月没有接话。

    坚信,大佬可以查到的。

    没有目的的办事,才不好查。

    对方是冲着失忆药而来,主动权却是在他们手上,即便对方处于暗,都没有优势。

    这个时候,林满月有点想问问大佬,是否把失忆手术的所有关键信息都保留了下来。

    从那个教授那里搜去的东西,林满月没有见过。

    当时在国外,盛大佬的人也渗透进了教授的项目组。

    大佬的头脑跟记性,他会比项老头更快熟悉失忆手术。

    只是,大佬有社会责任感,没有任由失忆手术继续研发而已。

    林满月相信,盛大佬。

    对,她相信。

    这么自我安慰一通,林满月就没有乱想了。

    寄信的来源,晚上就有了回复。

    哪个人寄的,从什么地方所寄,什么时候投进邮筒的,时间点都一一发到了林满月的手机上。

    《佳期一遇》节目做得太好,不止任佳期一个主播,她不用每天都到场。

    请假等在盛家,在看到查询信息回复,坐在原地很久没有说话。

    “等下阿禾会来接我,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林满月去衣柜前找出门要穿的衣服,一般这种时候,她都会穿得比较方便。

    裙子之类的不会选,衣服上有太多装饰的也不会选。

    任佳期喃喃地说:“去的吧,”

    衣柜前的林满月转身看着任佳期,“你是自责了吗?”

    问到了点子上,任佳期僵僵的,不知道该点头承认还是说谎否认。

    “不是你的原因。”林满月一字一句地说:“强者为什么不会是受害者呢?因为对方比你弱,她用方法来害你,没有成功,也不能改变她是坏人这一事实。”

    任佳期苦笑:“你这样的解释,真带感啊。”

    “本来就是啊,有钱有势的人,最容易成为攻击对象。我弱我有理你强你活该这话,没听说过?”

    “是是是,大佬的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任佳期的苦笑,被林满月说成了开怀微笑。

    心里的那点自责,也被吹得烟消云散了。

    出去之前,她们两在盛家用了晚餐。

    因为林满月已经换了出门的衣服,宋姿好奇准备问要去哪里的,被外婆的眼神示意把话给收了回去。

    盛家的一些麻烦,以前老太太去处理的时候,也是没有通知宋姿的。

    一看林满月就是去做正事的,逛街或者是参加什么晚宴,绝对不是这样一身。

    外婆用“你辛苦了”的神情,送着林满月上车。

    车驶出盛家,任佳期看不见盛三少外婆了,才问林满月:“满月,我跟你说实话,就是在三少外婆面前撒一个谎,就会被她的眼神看得痛哭流涕求悔过。”

    “……”林满月在心里叹气,好朋友是真懂她。

    “有这样的外婆,三少他妈宋阿姨会是如今这样,一点都不奇怪了。”

    父母把所有的问题跟磨难都给摆平了,只管乐呵呵生活就行了,哪来什么烦恼。

    长辈的事情,说一两句就够了。

    还是盛三少的家事,任佳期点到为止。

    车在路上匀速行驶,最后开进了一个小区。

    小区是新开发的,处处都彰显着新。

    具体那栋楼哪套房,不要林满月再看手机上的那条信息,阿禾在前面领着她们两。

    最后停在了一扇贴着“福”字的门外,阿禾按了一下门铃。

    门里,响起了脚步声。

    脚步声停在门后,门没有立刻打开,里面的人应该是在看猫眼。

    “咔哒”一声,门打开。

    一位中年妇女从门后出来,“你们,找谁?”

    任佳期说:“找小梅。”

    “你们是?”

    “曾经的电台同事。”

    中年妇女转身去叫人,穿着拖鞋的小梅走到玄关,看到外面的人,脸色一变就要来关门。

    阿禾用手挡着门,并且还抓住了小梅的胳膊,小梅根本就动不了。

    动静不大,来客人了不进来,小梅妈妈还是过来看了。

    “在你家里说,还是去外面?”林满月给了小梅两个选择。

    祸不及妻儿家人,她们也不是上门来打人的,只是有些话要向小梅问清楚而已。

    “外面。”小梅又立刻转身看向她妈:“同事有事找我,出去一下。”

    “等等。”小梅妈妈有点祈求地看着林满月她们三人。

    服装的确能够装饰一个人,气质却是天生的。

    她们三人是没有穿什么国际名牌,碾压人的气势在。

    “你们是我家小梅的领导吗?能不能原谅一下我家小梅,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做播音员,这次犯错误了以后就不会再犯了,领导们给小梅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播音员,差别太大了,小梅只是电台的一个小工作人员。

    林满月先转身离开,任佳期把眼睛看向别处,差点就心软了。

    小梅先出来,把门给关上。

    她们三走在前面,是去往电梯的方向。

    身子一侧,朝着安全通道楼梯还没迈开脚步,就听见前面的人说:“给了你做人的尊严不要不珍惜,在你家门口逮住你施暴,痛的是你,还会把你家人吓到。”

    脚又收了回来,小梅继续跟在她们身后。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家庭住址都找到了,还能跑到哪里去。

    从楼里出来,她们四个人就在小区的绿化带小路里走着,给人感觉就像是在散步。

    任佳期问:“你摊上事儿了,知道吗?”

    小梅点头。

    “问我要失忆药,家里困难,是拿着去卖钱吗?”

    一般情况下,任佳期不会这么刻薄。

    这个小梅,是她动用关系开除的。

    还不是因为给她和林满月下失忆药。

    找上门来,还不是因为写信去台里恐吓她。

    表面上看着文文弱弱的,心怎么就这么黑呢?

    面对黑心的人,不刻薄难道还温暖撒向对方哦?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不是钱。”小梅心如死灰地说:“他们给我药,让我妈妈忘记痛苦的药。”

    林满月这才看向小梅,在小梅家外时,是察觉出小梅妈妈有点不正常。

    “失忆药吗?”

    小梅不敢看林满月,头低着,“我爸爸去世一年了,我妈妈她走不出失去丈夫的伤痛,情况越来越严重。那个药,真的很管用,吃了之后我妈不会再想我爸爸了,她不会半夜再哭了。”

    林满月要是没看错,小梅的眼神中,多了一份不可磨灭的信仰。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