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你当我是女魔头吗?
    一个二个,都被那个教授给影响了。

    神态跟那教授说起失忆药失忆手术时,一模一样。

    意志稍微弱一点,就会被洗脑,面前这个小梅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家庭不幸,爸爸去世妈妈精神不正常,这并不能成为伤害他人的原因。

    一次下药,两次寄信,如果没有被发现,下一次又会做出什么行为?

    林满月对这个小梅同情不起来,天底下不幸的人不幸的家庭多了去了,那些人没有像小梅这样攻击别人的。

    忍着要责骂的情绪,林满月问:“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小梅说:“我妈妈的病情有点严重,我去医院询问医生,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又是医院。

    发生生死离别最多的地方,人生百态都能在那里看到。

    看医生时失去了希望,出来的时候被教授点燃希望,所以就甘愿为了教授和叶虹茜做一些事了。

    任佳期眯着眼睛问:“你给我写信,就是想要失忆药?”

    “我妈她晚上哭,哭得我都睡不着。”

    “你知道那是什么药,就给你妈吃吗?后遗症你有没有想过?快收起你这副孝女的样子吧,你寻求那种药,不过是你自己不想被打扰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你妈的身体是否会成为失忆药的傀儡。”

    “我没有!”小梅歇斯底里地吼出来的。

    样子像是要抓狂,在做出伤害人的行为之前,阿禾一个箭步挡在了林满月身前。

    从衣袖里吊下一根甩棍,用力一甩就变长,只要小梅再吼再过激,甩棍就能把小梅的脑袋打开花。

    “不是声音大你就有理,那东西有严重的后遗症,你妈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就彻底解脱了。”

    内心的思想被剖析出来,血淋淋地展现在眼前,真实肮脏。

    小梅一手抓着她自己的头发,一手指着任佳期,“你不是也吃了失忆药,好好的站在这里的吗?我知道你们把失忆药藏了起来,给我一点,我自愿成为你们的奴隶,你们叫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这番话,从一个正常人的口中说出来,实在是差异。

    幸好林满月跟任佳期提过教授的疯狂,什么做世界的皇万人之上等等的,跟小梅的话语没有区别。

    “别说我们没有失忆药,就算我们有,我们凭什么给你啊?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家庭背景和身材样貌都没有,我们给了你东西,还让你在我们的光环下活得潇洒是吗?”

    “我有,我的身体可以为你们所用。”

    任佳期还想说的,林满月拉住了她。

    三两句是无法把一个成功被洗脑的人叫醒的。

    这家人,生病的不是妈妈,而是女儿。

    更应该吃下失忆药的,是小梅。

    倒是小梅妈妈,没有小梅说得那么夸张,只是看着稍微柔弱一点罢了。

    林满月把话题拉回到正轨,“当初,他们给了你多少药?”

    “一小袋,十八颗。”

    挺多的。

    做出来的话,十八颗是需要一定的成本。

    才刚认识小梅,就给这么多?

    林满月才不相信,那教授会这么慷慨助人。

    给了阿禾一个眼神,林满月就牵着任佳期的手走了。

    小梅和任佳期都是一愣,话还在说,人怎么走?

    阿禾则手指着小梅所住楼栋的方向:“我送你回去。”

    面对林满月时,小梅是害怕的,先能回家就先回。

    反正斗不过她们这群人,她知道失忆药的存在,她们不会太为难她的。

    这么想了,小梅的双腿就抖得不那么利害了。

    到了监控盲区,拍不到的地方,走在小梅身后的阿禾,一记手刀就把小梅给劈晕了。

    阿禾在小梅口袋里,找到了一个透明袋子,里面还有三粒白色药丸。

    全部倒出来,换了乳酶生进去,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

    阿禾再把小梅背着送回去。

    安顿好小梅之后,阿禾才回了这个小区的地下车库,林满月跟任佳期两人在车里等她。

    一上车,阿禾就把从小梅那里换来的药递给了林满月。

    车里就像是要进行一次大手术,她们三人都戴着手套。

    如若不是林满月不同意,阿禾都会把买好的口罩拿出来,这种东西最好不好近距离摸近距离闻。

    “还没有被证实的药,一个敢给,一个敢拿,我是无法相信其中逻辑的。”任佳期连连摆头。

    就算是没有亲眼见过那个研究失忆药的人,这种付出太巨大的事情,只有慈善家才做得出来。

    林满月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那些药丸就在口袋里打滚。

    “以前在国外时,听到其他留学生提到,有些制药公司出了新药,不止用白老鼠,还会花钱请人来做试药员,观察新药的药效。”

    任佳期猛地转过头,“你是说,小梅她被利用了。”

    废话,不是利用,难道真是叶虹茜的爱撒满人间吗?“因为失忆药,是一个个阶段才完成的。据那教授说,他已经快到最后一步就是让人对药有依赖性。前面没有成功的阶段,他那么热爱,舍不得丢就可能拿出来给别人来试药,反正也是不要钱可得到他想要

    的药效收集。”

    找人试药,是要给钱的。

    找上小梅,不仅不需要给钱,小梅还会感恩戴德,何乐而不为。

    药丢了可惜,多一个追随者,办事就多了一双手。

    当然,这都是林满月的推测。

    教授已死,真实情况如可,谁都不知道。

    “那小梅,你准备怎么办?”任佳期还是有点可惜。

    小梅,没了?林满月白了她一眼,“你当我是女魔头吗?双手沾满鲜血,谁的命都不留?小梅这次是写信恐吓,药吃完了,下次就得用别的方式比如说抢的来抢药。不排除她自己心理原因,但项老头还是占主要的因素,

    烂摊子就项以轮来收拾好了。”

    “嘿嘿。”任佳期傻笑,“我家满月才不是女魔头。”

    同时,刚到达这座城市的项以轮,眼皮跳了好几下。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