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说出来后,能活着走出盛家
    林满月很想看看大佬说这话时的表情,最终还是忍住了。

    有时候次数多了,谎言也会变成真理。

    特别还是大佬这样的人,他说了一遍两遍,就像真的了。

    就像他说,叶虹茜回来报仇要杀盛启泰,看看盛启泰被吓得不吭声,就知道以假乱真的效果。

    其实,叶虹茜并不丑。

    整容,只是为了躲避盛家人而已。

    他们都是没有见过叶虹茜,见过的两个人中,奶奶死了,只剩下盛启泰了。

    盛韩轩没心思和时间去观察盛启泰的反应,搂着林满月走了。

    最重要的两位已经走了,跟着一起来送老太太入土为安的亲朋好友们,都纷纷散开。

    没有一个,去跟老太太墓前的盛启泰寒暄的。

    虽然盛家没有对外公布他们父子两的关系如何,从他们的相处,都能看出来父子两已经是决裂状态了。

    盛启泰不再住在盛家豪华的园林里,老太太的后事,全是盛韩轩一人的操办。

    盛启泰,就像是被隔离出了盛家。

    据说,盛启泰已经跟宋姿已经离婚了。

    这也只是据说,没人敢去问正主。

    墓碑前的盛启泰,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的滋味。

    曾经这些人,像臭苍蝇一样围着他转讨好他。

    如今,他需要利用他们这群人的嘴巴,都不能了。

    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墓地,几分钟的时间,走得只剩下盛启泰一个人。

    回头往下看,只有座座墓碑,没有看韩轩的脸色行事。

    墓地到市区的这条唯一的大道上,没有哪辆车会赶时间去超最前面那辆劳斯莱斯。

    全都,很默契的跟在莱斯莱斯车后,不按喇叭不加速,井然有序。

    劳斯莱斯车内,副驾驶位置上的宋姿,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忙着”看路况,这样的话就不用说起盛启泰了。

    外婆跟盛韩轩两人面上看不出来喜怒,林满月自然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没人说话时她是不会主动开口的。

    “盛启泰的那个私生子,现在如何了?”

    外婆一问,前排的宋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林满月倒不意外,他们是没有跟外公外婆提过于闵敏母子,但不代表外婆就查不到。

    盛韩轩说:“过得不好。”

    外婆点了点头,过得不好那就行了。

    宋家的独生女,嫁到盛家,没有公主般的对待,还玩出了私生子。

    当时答应把女儿嫁给盛启泰,不过是看在盛启泰会照顾人,对宋姿特别好。

    两老都被盛启泰给骗了,私生子比双胞胎外孙女都要大,跟前任没断干净又到两老面前演戏。

    没有对盛启泰采取报复性的手段,都还是看在韩轩的面子上。

    “以后这些人,都交给我来处理,韩轩你不必亲自来管,他们不配占用你的时间。”

    盛韩轩不置可否地点了一下头。

    没有插话的林满月,又偷偷瞄了瞄外婆的侧脸。

    是不是,两个姐姐出事,外婆也已经知道了?

    应该是知道了吧,不然也不会问到于闵敏母子上去。

    盛启泰是人渣,于闵敏母子两连渣子都算不上。

    抓着盛启泰没有及时救回两个女儿的把柄,要挟着盛启泰去做好多事情,包括避孕药给她吃。

    这些仇,林满月可是记得很清楚。

    只要于闵敏母子两再一次活跃于她的视线,她就不会放过他们!

    外婆既然要接手,林满月就暂时算了。

    暂时她有点忙,别的事情抽不开身。

    莱斯莱斯停在盛家门口,又一辆黑色的跑车停下,项以轮急急地从车上跳下来。

    对项家人还不是很顺眼,外婆就叫宋姿扶她先进去。

    项以轮哪看不出来不被待见,梁川说得没错,姓项的来盛家就是得头低着。

    毛毛躁躁的,不像平时的项以轮。

    林满月蹙眉:“你又怎么了?”

    整理了一下黑西装,项以轮走过来。

    “那个女孩儿,是我的孩子。”

    这不是废话吗?

    林满月一个白眼。

    “我说得是,女孩儿dna鉴定,是我的孩子。”

    “??”白眼的林满月,表情变化太快,面部差点抽筋。

    “是的,我也不敢相信。但那份鉴定我前前后后看了好多遍,上面写了就是我的孩子!”

    说到最后一句,项以轮有些激动。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的手,往里走,还给项以轮提醒。

    “我们的听觉很正常,不需要你提加音量。”

    项以轮无语地走在林满月身边,他真的可以发誓之前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从来没跟任何女人发生过关系,从来没有!

    激动,不是因为孩子的血缘关系,是真怕梁川会误会。

    猜测也得到了证实,老头会对孩子那么好,那是因为孩子是项以轮的,是老头的孙子。

    如果是不相干的小孩儿,才不会得到那样的对待。

    震惊过后,林满月边走边问:“孩子的妈妈是谁?”

    “没查到。”项以轮定定地看着林满月。

    虽然脚下踩着盛家的鹅卵石路,他的这样专注,不去看路,有点奇怪。

    盛韩轩一伸手,把项以轮推了个踉跄。

    “收了你肮脏的想法,绝对不可能!”

    声音冷如利剑,劈断了项以轮的思维。

    站稳后的项以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这样看着满月,是在猜她是不是跟我有相同的遭遇。”

    “什么意思?”林满月一时间没懂大佬说得“肮脏想法”。

    “你得先保证,我说出来后,能活着走出盛家。”

    这……林满月注意到大佬的表情不对,比在车上说起盛启泰时还要有杀气。

    那,还是不要说了。

    谁更重要?

    自然是大佬,项以轮是同父异母的舅舅……

    林满月还没赶人,盛韩轩先开口:“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算是免死金牌了吧。项以轮这么认定之后,才说:“我绝对没有跟任何女人有过人类繁育的行为,孩子出生还是我的,自然培育过程没有,那就是人工的医学上了。记忆中我是没有捐过精的,除非老头给我用了失忆药。”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