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电视剧都不敢像你们这样拍!
    车里没有外人,都是直观甚至是亲身经历了失忆药,不需要回避了。

    省去了拐弯抹角的套话,跟林漾之间没什么友谊基础,不需要人情上的考虑。

    一瞬间的错愕之后,林漾又恢复正常的样子。

    “林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懂。”

    演员不愧是演员,网络剧,也是有演技的。

    只是,遭遇了林满月她们这群人,混过好莱坞的演技都没用。

    林满月反问:“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听力有问题怎么跟演员搭戏?”

    “林小姐好像对我有敌意,我能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继续装傻,问失忆药,转着话题扯到成见上面来。

    要是跟着林漾的话题说下去,指不定下一句话就跑到了十八里外去了。

    “不曾认识,不值得有敌意,不要自作多情。你可曾知道,你得到的白色药丸,只是实验品,服下之后会有后遗症的。”

    后排的林漾,听天书一样,看着前排副驾驶位置上林满月的后脑勺,像极了课堂上认真听课的学生。

    一般人,可能做不到这样的冷静了。

    演技啊。

    如果不是心思黑了,努力网上爬,这个林漾可能在娱乐圈有不菲的成绩。

    这些不是林满月会考虑的。

    林满月会管,是因为失忆药的再次出现,不能放任发展。

    舒适的豪车,没有打算在路上停下来的意思,林漾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街景,问:“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有钱人就能限制别人的自由吗?”

    说着要去拿手机,被阿禾给制止了。

    握着林漾的手腕,感觉骨头都要断了,更别说去拿手机。

    开车的米安,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林漾,气死人不偿命地说:“对啊,有钱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你穷没有体验过当然不知道。”

    林漾:“……”

    这话,也只有米安跟林满月敢说,任佳期是不敢认的。

    她们两家,是真的有钱……

    米安眨了眨眼睛,哄小孩一样:“所以啊,你还是乖乖把所有都交代了,就算你有扭转乾坤的药,都无处可使的。”

    严刑拷问都没用上,这样温柔的问法,被问人一点都没感觉到是“幸运”。

    “放我下车,不然我报警了!”林漾的语气开始强硬。

    光天化日之下,她们就算是有钱,也不能把她给杀了吧。

    再说,她是个明星,事情闹大了,网上的舆论也会帮着她的。

    谁叫她们几个是有钱人,世上有很多仇富的人,多的她们无法想像。

    林满月闲适地说:“好啊,报啊,都不需要警车来接,我们送你去局子门口,故意伤害罪自首,应该能够争取到宽大处理,关个十天半个月什么的。”

    “我伤害谁了?”

    “朱总。”

    一提这个男人,林漾就有些心虚。

    手腕上的疼痛感,林漾坚持不了淡定,“你们简直欺负人!素不相识就把我关在车上……”

    “别逼逼了,痛快点,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任佳期打岔。

    全都是借口,听不下去了。

    再没有什么事要去忙,不代表她们就爱听林漾的顾左右而言他。

    “你给朱总吃得那种药,严重影响到了他的身体健康和个人意识。由你的催促,一两天内就推荐你做女二号,你手上并不止一两颗,不然后续该怎么办?”

    林漾看着说话的林满月,有些恼怒:“你们是警察吗?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吗?什么人身伤害,证据在哪里?电视剧都不敢像你们这样拍!”

    的确,很神奇。

    失忆药?失忆手术?

    要不是亲身经历,谁会信?

    林满月的圈子里,没有一个人是瘾君子,不知道吃了那种东西之后,飘飘欲仙的意识是什么?

    失忆药的后效,她们大致忘了,大概就跟朱总那样差不多。

    只吃一粒的话,没有那么重的效果,吃多了就不会睡觉,严重偏离自己平时的样子。

    从叶虹茜到卢雨薇的变化,两个人。

    而朱总,在林漾专门的引导,没有改名换姓还是朱总。

    林满月给了阿禾一个眼神,阿禾意会到,动作利落地把还要寻求自由的林漾给打晕了。

    既然问不出想要的信息,就不要留一张叨逼叨的嘴,听多了烦。

    主动不交代,就来被动的吧。

    林满月拨了项以轮的号码。

    悄摸摸过来这边,想偷偷见见梁川再看看女儿的项以轮,在手机上显示“满月”二字来电,差点爆粗口!

    怎么那么准,知道他过来了?

    盛韩轩的眼线遍布,到了怎样恐怖的程度?

    仿佛,周身那些人,都是盛韩轩派来的底细。

    项以轮哆哆嗦嗦地接听:“喂满月,我就回来一会儿,马上就走。”

    “走什么走,有个麻烦人得你来解决。”林满月把林漾的情况粗略地说给项以轮听。

    他们之间的“恩怨”暂时抛到一边,先把拥有失忆药的林漾给解决了。

    电话那头的项以轮,又快要骂人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不过,为了解决这个麻烦人,顺带在这里多停留几天,不会被盛韩轩给赶走吧。

    这样的停留理由,真他妈憋屈。

    “人在哪?”

    “车上,不要出人命,你看着解决。”

    项以轮:“……”

    不出人命的解决办法,是最难的解决办法。

    有句古话叫一了百了,只有死人才能最好的保留秘密。

    “继续这样简单粗暴的解决也不是个办法,这样吧,今晚我跟你和韩轩见一面,商量一下。”

    “可以,但人你先领去。”

    林满月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后面的林漾,不止是敌意了,都不愿意看到这种人。

    抖机灵,众人皆傻唯她最聪明的样子,呵呵……

    中途,林满月她们三个就下车了,由阿禾开车带林漾离开。

    坐上的士车,换成了任佳期坐副驾驶。

    司机师傅在听广播,好巧不巧地还是《佳期一遇》这个节目。

    任佳期跟师傅聊起天:“师傅,你这个节目怎么样?”

    “我是《佳期一遇》的忠实听众,特别喜欢以前的主持人小满。”任佳期头转到后面,挤眉弄眼地看着林满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