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小东西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重遇的喜悦还没有一分钟,就被那可以杀死人的视线,强行拉去了北极冰川。

    杨勋然对上盛韩轩的目光,一秒钟就败下阵来。

    这个男人就是盛韩轩,没有见过真人也看过照片的,本市的传奇人物。

    也是,林满月嫁的老公。

    不止一道目光,还有阿禾的一道。

    杨勋然去对上,三秒钟又把视线移开了。

    中程没有上下人,电梯很快就到了停车场。

    林满月没有回头,没有要叙旧的意思。

    “等一等林满月。”杨勋然还是叫住了她。

    没遇上就算了,人都见到了,就算对方如今生活变好了,曾经的一些过往还是要说清楚的。

    “你的那枚戒指还在我这里。”

    听到“戒指”二字,盛韩轩停了下来。

    力道带着盛韩轩往前走的林满月,反而被盛韩轩给拉住了。

    看不出来,不想叙旧吗?

    林满月很无力地回头,“扔了吧。”

    “可是,那枚戒指不便宜。”杨勋然看着林满月。

    人还是几年前的她,就是气质,变了好多。

    整个人,都不同了。

    不便宜的戒指,在盛韩轩听来,就变味了。

    一个打火机送给了别的男人,就差点引起家庭矛盾。

    代表爱情和婚姻的戒指,盛韩轩听着特别刺耳。

    即使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他都想让这个男人分分钟消失。

    “你放在我那里,之后没有再来取,我去外地一段时间,回来后就再找不到你人了。这么久……”

    “闭嘴,把戒指还回来。”

    盛韩轩打断了杨勋然的话。

    再听下去,不保证嫉妒之火会燃烧理智,杀了这个男人。

    “戒指在家里……”

    “马上去取!”

    命令的口吻,不容置喙。

    杨勋然看向戒指的主人林满月,就算是被盛韩轩的气势吓到了,还是想听听林满月会说什么。

    能说什么?

    不愿意被提起的林满月,沉重地闭上了双眼。

    云淡风轻地揭过去是不可能了,她听出来盛大佬有点生气了。

    盛韩轩头一偏,“阿禾,带他去拿回戒指。”

    阿禾走到杨勋然身前,“文明礼貌和谐安全去拿,还是暴力强行会受伤去拿,这位先生选择哪一种?”

    “??”杨勋然在脑海里过了几遍阿禾的话,才听懂是什么意思。

    再次张嘴的时候,声音有点紧:“文明礼貌的方式。”

    阿禾用车钥匙遥控开了车门,迎宾一样指向车的方向。

    被动的,杨勋然就迈腿走过去。

    前前后后也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遇到老熟人叙旧,太像被押运了。

    从林满月身旁路过,杨勋然还是不忍看了她一眼。

    并没有被回视,林满月是闭着眼睛的。

    直到坐上车,系安全带的时候,杨勋然自问:为什么说去拿就去拿?见到大老板后膝盖就软的要下跪吗?

    还有,一个女人说要对他进行暴力,他还吓到了,还是不是跟男人?

    就在杨勋然准备放下安全带要下车时,看到窗外的林满月,被盛韩轩牵着走到了车边,两人坐了进来。

    所以,是一起去拿戒指是吗?

    因为有林满月有在,杨勋然就没有急着下车了,还是把安全带给系上。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给领导打个请假电话。一想到本来就是出来办公的,不需要请假,就放下了手机。

    车里没人说话,杨勋然纠结于那个没有得到林满月回答的问题。

    “你还记得我吧?”

    林满月点头,她没有健忘症,心理上不愿意记得,记忆中还是记住的一个人。

    “那你……”

    “闭嘴。”

    盛韩轩再次打断了杨勋然的话。

    不容置疑,不容反驳,命令一样。

    杨勋然报了他家的地址后,就真闭嘴了。

    眼睛却闭不了,会时不时地回头去看后排的林满月。

    一下、两下、三下……

    盛韩轩凉凉地瞥向偷看林满月的杨勋然。

    “再看,挖了你的眼珠!”

    不敢!

    几乎是话音落,杨勋然就把头给转回去了。

    网上有些盛韩轩的传言,长得帅、有钱、富二代、好多女人喜欢、心狠手辣、冷漠无情、得罪他的人都得死。

    嗯,最后那点有点夸张了,但盛韩轩表现出来的怒意,是有杀意的。

    在到杨勋然家的这段路,没有谁再说一句话了。

    到了之后,盛韩轩是要跟着一起上楼的,林满月挽住了他的手臂,拉着他坐在车里等。

    心有点急,想立刻把属于林满月的东西拿到自己手上,忍了又忍才没有跟上去。

    直到阿禾跟杨勋然进了电梯,盛韩轩才问:“他是谁?”

    三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林满月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无关紧要的人,会藏住你的戒指?”盛韩轩搂着她的腰,迫使她的身体压向他。

    两人身体严丝合缝地紧挨着,他说跟她说,都不能背叛彼此的心。

    “说清楚他是谁,不然我立刻叫阿禾杀了他!”

    “他是、我跟他之间只是普通的交集,有过普通的往来。”林满月错开他的眼睛。

    隐瞒的太明显,外人都能看出来她没说实话,更何况是枕边人。

    “给你三秒钟时间,说实话。”

    盛韩轩开始倒数:“三、二……”

    林满月抢答:“之前,在遇见修宇之前。”

    慢一点,人命就可能没了。

    “你们是什么关系?”盛韩轩的周身都在散发着怒气。

    “普通的交易关系。”

    “交易什么?”

    林满月低头,藏在心中的话,堪比大山那么重。

    盛韩轩数到最后:“一。”

    不得已,林满月才说:“金钱交易。”

    不说还好,一说,盛韩轩就理解错了,关于戒指的金钱交易,又是男女之间进行的,能是什么好的?

    “我要让他消失!”

    快抵达崩溃边缘的林满月,拉着他的手臂,“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他当时帮了我很多,我后来是故意躲着没有去见他,故意选择遗忘。”

    “小东西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压着她腰的手,抬上来抵着她的下巴。

    她不主动说,他都要强迫她开口!隐瞒一个字,都不行!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