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又多了一个
    林满月又翻了个白眼。

    今天她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全都是因为任佳期。

    “要是那白痴借机敲诈我一顿,那我不是还破财了么。为了那种白痴,我可不愿意浪费钱财。”

    “被拍到了呢?”

    “不会啊,电台升级,监控坏了拍不到。”

    好吧,林满月想起任佳期朝那辆车上吐口水的欢快劲儿,不拉她的话她可能吐到天黑。

    《佳期一遇》周年庆,选的地点很年轻很young,是在一家清吧里。

    包下了,没有其他的客人来打扰她们。

    本来只想过来露个脸就走人的林满月,被拱上台唱歌。

    做了妈妈的林满月,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接触的儿歌,就坐在台上唱了一首《虫儿飞》。

    耳熟能详,同事们都跟着音乐唱了起来。

    是吧,别的朋友同事聚会,怎么嗨怎么来。

    到了她们这一趴,就唱起了儿歌,还没被嫌弃……

    这画风,也是没谁了。

    一首唱完,同事们意犹未尽,喊着安可。

    林满月还是下台来了,把那位专门请来的的士司机拉到了台上,按着司机坐了下来。

    他来唱。

    那次坐他的车,他都跟着收音机哼了起来。

    从被林满月拉衣袖,脸就红成了交通灯,再坐下来整个人就烧成了红虾。

    哪里还能唱什么歌,话都说不清楚。

    找歌的同事,要司机点歌,司机摇头无法表达自己。

    “我来。”任佳期不让气氛冷下来,主动上台,从司机手上“夺去”麦克风。

    “找到《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伴奏。”点歌之后,任佳期真诚地看向台下,都是关系很好的同事,不存在别组的勾心斗角什么小团体,大家都很好。

    每一个都是她的小伙伴,是一个大家庭《佳期一遇》的成员。

    “这首歌,送给我亲爱的满月,送给跟我一起奋斗在节目组所有伙伴,还有未到场的米安,祝我们的友谊长存。”

    音乐伴奏响起,任佳期开口脆,就跑调……

    现场笑得东倒西歪,说那么多,一开口就跑调。

    林满月不再翻白眼,跟着大家一起笑。

    脸皮厚的任佳期,见着她们那么开心,就没管跑调不跑调了。

    整首歌,几乎不在调上,完整唱下来就是一个车祸现场。

    下台的时候,同事们很给力的鼓掌欢呼。

    天已经黑了,林满月决定要走。

    跟任佳期说得话,被就坐在旁边的司机听见了。

    司机鼓起勇气:“林小姐,我我我我送你吧。”

    脸,又可爱的红了。

    林满月不说了解天下所有的男人,眼前的这个司机,她觉得很可爱不排斥。

    “不用了,我开车来得,你们玩得开心。”

    “那,我我我我送你出去。”

    任佳期挤眉弄眼地:“这位先生,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满月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她老公一般人是不敢惹的,小心为上。”

    “吃你的东西吧!”林满月懒得理任佳期,转而对司机说:“不用送了,我很高兴能够给你带来正能量。千金难买我喜欢,希望你以后的生活都是你喜欢的,再见。”

    个人之间的道别之后,林满月又跟大家统一道别。

    大家就算想挽留,一想到挽留把盛三少给挽来,都忍住了没说。

    林满月出清吧,阿禾就在门口。

    清吧里,都是同事们,不需要防备。

    “夫人,那边那辆车,停了有些时候了。查了一下车辆所属人,是佳期小姐女上司老公的。”

    顺着阿禾的视线,林满月看了一眼就没看了。

    就算阿禾不说,她也认出了,那辆车是任佳期吐了口水的。

    驾驶位置上的人,戴了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是认不出来。

    但是车牌跟车,无法遮挡的。

    任佳期骂女上司白痴,还真没骂错。

    “来多久了?”

    “十分钟左右。”

    那不算短时间了。

    “叫人打电话给那白痴的家人,不来领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后果自负。”

    阿禾立马照做。

    林满月没有上车,也没有回清吧,她一向不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

    白痴领导不管是冲着她而来,还是任佳期,都不行。

    在这里停车停了十分钟,路过随便停的,谁信?

    任佳期是她最好的朋友,歌唱那么烂,还是改变不了她们的友情。

    没有故意去关注那辆车发生了什么,白痴上司没有把车开走,还下车走过来,就不得不留意了。

    特别是阿禾,已经把随身携带的甩棍甩了出来,一棍子可以把对方鼻子打歪。

    阿禾手一伸,“夫人你先进去,外面出现任何情况都不要开门。”

    白痴上司,手伸进口袋里掏东西,这个动作在阿禾看来就是在掏枪,急忙把林满月揉塞进屋里,不忘关门。

    然而,白痴上司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夹。

    高度警惕的阿禾,在白痴上司走近,就用甩棍抵上了白痴上司的胸口上。

    这根甩棍经过了精密改装,不仅有攻击力,还有电力。

    手柄之处有一个小开关,一按就能把人给电晕。

    “麻烦让开一下。”白痴上司还准备从另一个方向,只是那甩棍死死抵在她胸口没有挪开一分。

    “你这人,谁啊?我的下属在里面,不要打扰我跟下属们聚会好吗?”

    阿禾直视女上司的眼睛,“你的下属为什么要在这里聚餐?”

    “你这人怎么管那么多,因为周年庆。”

    “她们不会欢迎你。”

    不管怎么样,阿禾都不会放白痴上司进去,扫兴。

    “你谁啊?神经病吗?我是她们的上司,聚会我不来,以后怎么带领她们工作?”

    义正言辞的,挡在门外就是把她的同事关系给弄差了。

    可是,同事关系,是阿禾能影响的吗?

    阿禾皱起了眉头,再仔仔细细地看向白痴上司。

    “你到底是谁?挡在门口会影响到别人知道吗?还有你这黑乎乎的棍子,随便就抵在别人的身上,很不礼貌知不知道!”

    “今天下班,你做了什么?”

    “下班了还做什么,当然是回家。想起了还有聚餐,急忙赶过来。”

    嗞~~~电流的声音,白痴上司被阿禾电倒了。又多了一个。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