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你是我肩上的女人
    “一只手一条腿不够,再加上一只眼睛,这样行吗?我还要开炒饭店,不能全瞎。”抽烟的男人,又开出了一个惩罚自我的条件。

    一个人,只有一只眼一只手一条腿,很惨了。

    只要林满月出够了气,放过他,也原因做。

    差不多是个废人了,为了养活家里人,还要身残志坚的开炒饭店。

    迟迟没有等到林满月的答复,男人再也安静不下去,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林满月说话了:“你孩子多大了。”

    “三岁,刚上幼儿园。”

    只要愿意对话,那就是还有救的。

    男人涌起激动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不要说话模糊,咳了一声清喉咙,要让林满月听清楚他的每一句话。

    “男孩女孩?”

    “男孩。”

    “你老婆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婆,跟我一起开炒饭店,这几天她感冒我就没让她来。”

    “这件事,你能做到守口如瓶吗?”

    男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不是藏在心里,表现在了脸上。

    脸颊上的肉,都抖动了起来。

    这回,是轮到林满月久久得不到答复了。

    阿禾冷言冷语地提醒:“夫人问你话,是活人就坑个声。”

    不想做活人,分分钟满足他的想法。

    “能能能!一定能!不会告诉任何人!林小姐也可以叫人查,这件事之前我就没当任何人说过,我父母我老婆都不知道!”

    谁还会去查啊!

    以前不说出来,因为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傻子才会到处去说**未遂。

    以后不说出来,就是保命了。

    生活小窍门,吃了大蒜之后再喝酸奶,会掩盖掉嘴里的蒜味。这个男人在看到她之后,扔了烟又喝了一盒牛奶,就当林满月认为的是要掩盖嘴里的烟味吧。

    不然,喝一盒牛奶,给他壮胆吗?

    聪明的人,这种细节上就看得出来。

    放过吧,这个男人不是祸头子。

    身为女人,林满月还是啰嗦了一句:“对你老婆和孩子好点。”

    “会会会会的,我会对他们很好的的的的。”男人话都说不清楚了。

    就像是吃了一把野山椒,舌头都捋不直了。

    恨不得拿熨斗把舌头烫平,再来回答林满月的话。

    只是,机会不是老天给的,是林满月给的。

    不愿意再对话的林满月,挽着盛韩轩走了。

    一只手一条腿一只眼,她不要,又不是猪肉铺老板,要那些东西做什么……

    没有乱报仇,这个男人在当时,没有靠近她。

    就当,她做了一件好事,放过了这个男人。

    还站在原地的男人,看着林满月的背景,和那个一句话都没说的盛韩轩,不是很确定已经不追究了。

    阿禾警告的眼神看了男人几眼,男人不敢乱动,脚底焊铁焊在了路面。

    阿禾才转身离去,同时还拨了个电话出去。

    当他们驱车离开,“超哥炒饭”店门口那个骂骂嚷嚷的中年妇女接到了一个电话,没再追着骂,也走了。

    这样,男人才确定,是真的放过他了。

    怎么回到店里的,男人忘记了。

    蹲在门口,抖着手点了一根烟。

    狠狠抽了一口,呛到了喉咙,猛得连阵咳,把眼泪给咳出来了。

    捡回来一条命,真好。

    没有面对刀枪,却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

    咳嗽停了,眼睛边缘的湿润眼泪还没有停,甚至是有了加深的程度,不断地流。

    不知情的路人,路过时看到门口蹲着的炒饭店老板,又哭有笑的,太像精神失常了。

    炒饭店的生意不好吗?

    男人没理那些人的眼神,一哭一笑,抹着源源不断的泪,还在笑。

    活着,真好。

    回家路上的林满月,还不知道该怎么跟盛大佬开口。

    查人,不是说查,下一秒就能查到的。

    大佬牺牲了他的很多时间,找到了这个人,重重地拿起,轻轻地放下,是不是太对不起大佬的付出了?

    大佬在生气,她是知道的。

    别人看他的表情,反正都是面无表情,没有区别分不出生气和开心。

    她能区分。

    想了又想,说出口的话,还是那么苍白。

    “你可以不生气了吗?”

    “不可以。”盛韩轩的回答,也是干脆至极。

    林满月都不敢去看他了,眼神应该能杀死人的。

    旧事翻出来,一个个的报复,是他要嚷她痛快,看着那些人陷入泥坑里,从此做不了人。

    她的留情,是对大佬的反对。

    “心不狠站不稳,我的心还不够硬,妇人之仁,在你身边,是会拖累你。”

    我配不上你,这话到了嘴边,林满月还是收了回去。

    谎言说多了,都会当真。

    何况她配不上大佬,不是谎言是事实。

    一直重复,就是在她的额头上,打上了“不配”二字。

    人不可能没有一点自尊心,她在他面前残留的那点可怜自尊心,不允许她再说自己配不上他。

    才低下头,就被他托着下巴,抬起来与他对视。

    “你会拖累我,这话是谁跟你说得?”

    “没有谁,是我自己说得。”

    林满月想摇头来着,下巴被他托着,不方便摇,就咬了咬嘴唇。

    “小东西记住,你不是我背后的包袱,你是我肩上的女人,我能站多高就把你举多高。不是负担,是爱。”

    负担和爱,区别太大了。

    爱,爱他,爱他的全部。

    只是,林满月小声问:“那你可以不生气了吗?”

    生气对身体不好的。

    那些人那些事,都过去那么久了,报仇可以,再气自己的身体是得不偿失。

    “不可以。”

    “……”

    林满月不解地迎视他。

    不是说了她不是负担,怎么还生气……

    “我的疏忽,让胡晓芸死那么早,她应该留在世上,和林呈里一起遭受折磨,活着比死还要痛苦,都无法磨平他们对你的伤害。”

    林满月心一酸,眼眸垂了下来。

    生气,是他在生自己的气,不是生她的气。

    “怪我遇见你晚了吗?”盛韩轩亲上她的眼眸。

    不要哭不能哭,就算流泪出来,他也要第一时间把她的眼泪吻走。不是喜极而泣,女人哭了,是做男人的失职!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