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赖身上了
    紧随乔思威后的,是米安和章东来。

    全都紧张的看着林满月、手中的刀片。

    “林满月,你想杀人可以杀我,不要动雷迦,我让你来杀。”

    乔思威很想过去夺下刀片,那锋利的刀锋看得他不敢上前。

    不是怕伤了自己,是怕引起林满月的不高兴,刀片伤了雷迦。

    已经割了一次手腕了,再割的话,伤痕累累,乔思威心疼。

    雷迦欲动,被林满月又给按了回去。

    那锋利的刀片,就在林满月的指尖,随时都能让雷迦皮开肉绽。乔思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极力劝着:“放了雷迦,她太弱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是不是?你老公盛三少那么有钱,你随可以便再找一个比你漂亮的女人进行折磨,雷迦她没有你那么幸福的,你不用嫉妒

    到要杀了她。杀人杀上瘾了,你来杀我,我把命给你玩。”

    林满月:“……”

    好想说脏话,无语到说不出来话。

    眼睛是瞎了吗?

    没看见她是夺了刀片吗?

    什么叫杀人杀上瘾了?

    杀人还能上瘾?

    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随便用来杀人玩?

    狗屁逻辑!

    要不是因为雷迦手还不是那么灵活,在被子里动得可疑才被她发现,这时候就又送进急救室了。

    “把刀片放下,放下来吧林满月,雷迦的血不多,昨天已经流了。你喜欢看喷血,我有血!我的血够多,你割开够你看得!”

    林满月:“……”

    能不能不要这个白痴说话了,她也想放开啊,雷迦那只手还在挣扎着抢,随便丢在病号被上,被雷迦捡了去,到时候锅又得她背。

    懒得跟智商为负的人说话,林满月在按着雷迦手确定不会再挣脱,回头喊:“米安过来,按住雷迦。”

    不疑有他,米安就走过来。

    但是,被乔思威给拦住了。

    “不要,你们不要伤害雷迦!哥,哥你快去救救雷迦,你快去啊!”

    看着被拖住的米安,林满月:“……”

    能不能来一道闪电,把这个白痴给劈走啊?

    正在这时,阿禾捧着一束花来了。

    就不该把礼节做到位,要是阿禾在,夺刀片的任务就是阿禾,动作干净利落就不会像她这样优柔寡断,在他人看来还以为是要实施杀害。

    “阿禾,过来帮忙。”

    听从命令,阿禾扔了花就过来了。

    不需要再被乔思威阻拦,阿禾手撑着陪床,一跃飞过,就到了林满月身后。

    “把我手上的刀片拿走。”

    担心拿的过程中会伤到林满月,阿禾就按着雷迦的肩膀,力度很强不让她动。

    在乔思威看来,她们是在集体对雷迦施暴。

    不再拖住米安,乔思威扑过来。

    成功拿走刀片的阿禾,反身就是一脚,把乔思威给踹了回去。

    昨天就想踹了,碍于没得到夫人的命令,才没有那么做。

    章东来的保镖都打不过阿禾,这么一脚,乔思威的五脏六腑有了错位感,半跪在地上起不来。

    终于啊终于,手上没了刀片,林满月松开了雷迦。

    就是压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手腕特别酸。

    好了,现在可以安全和谐的为自己解释。

    林满月眺了章东来一眼,“她准备自杀,我及时按住了她的手,夺了刀片,就是你们进来时看到的那样。”

    强撑着身体,扶着床尾,乔思威站了起来。

    “雷迦要自杀?林满月你告诉我,雷迦从哪里得到刀片?”

    “她的刀片,你该问她,我怎么知道。”林满月云淡风起的脸,看得乔思威特别火大。

    医院里,怎么会有刀片?

    不过是林满月杀人未遂,找得一个借口罢了。

    幸亏他们及时赶到了,不然就真被林满月得逞了。

    刀片已经不会危及到雷迦的安全,乔思威捂着被踹的地方,慢吞吞地移到床头处,抱住了雷迦。

    苦情侣一样,经历生死才抱在了一起的既视感。

    啧,林满月看着那两人,真觉得自己像是在棒打鸳鸯要让他们生死分离。

    有没有搞错,救人变成了杀人,找谁说理去?

    乔思威哄着雷迦:“不怕不怕,我来了,有我在任何人都伤不到你。”

    林满月:“……”

    要不要这么指桑骂槐?

    “闭嘴思威!”章东来头很疼。

    真的,进来的时候是被乔思威的话引着,有林满月要杀人的错觉。

    就是那一下下,乔思威越说越多,章东来恢复了理智。

    林满月是要强了一点,不是喜欢杀人!

    阿禾就来了,思威就挨了那么一脚。

    “哥……”

    “闭嘴!”章东来吼了一声,把乔思威怀中的雷迦,又吓了一跳。

    其实刚刚那一声哥,是带着哭腔的。

    像是生死一线,什么样的反应都很正常。

    再下一个举动,就不正常了。

    乔思威把雷迦放回床上,盖好被子,掖了掖被角。

    重重地擦了一下眼睛,“咚”地一声,给林满月跪下了。

    干什么?

    这是干什么?

    搞什么名堂?

    难道是阿禾那一脚,威力那么大,坐都坐不了,要跪着才行?

    再然后,乔思威对着林满月弯腰下去,磕了一个响头。

    卧槽!

    灵魂出窍了吗?

    跪谁呢?

    想干嘛?

    林满月头还没偏过去看向章东来求解释,乔思威说话了。“林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自不量力来跟你斗,是我没有自知之明。林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再埋怨一句。再说林姐一句不是,我就是狗!这样行了吗?林姐你开心了吗?可以不再把注意力

    放在雷迦身上了吗?”

    林满月:“……”

    有时候那种无力感,真的没法形容。

    “我是真的在救雷迦,我有什么动机去杀雷迦?”

    “是的,林姐说得都是对的,林姐怎么可能去杀她,林姐是闹着玩的,没有恶意的。”

    乔思威没有抬头,说得每一句话,就像是出自于机械之口,没有感情的起伏。

    林满月真是卧槽了,这是要把杀人赖在她身上了是吧!

    幸好她不是明星,不然又多了人生黑点,杀人未遂。林满月看向床上,对雷迦说:“告诉乔思威,到底是怎么回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