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都是什么,女人吗?
    最好的目击证人,就是雷迦。

    那个时候,也没人路过什么看到她们做了什么。

    只要雷迦说了,他们就该相信,她不是来杀人的。

    床上的雷迦,眼睛里包了一包泪,眼皮一眨就是一串串的眼珠从眼角滑下。

    跪着的乔思威,偏头看向床上,哭泣的雷迦。

    抢答:“林姐你有问题就问我吧,问我什么我都回答,雷迦她太累了需要休息。”

    林满月:“……”

    问个屁啊问!

    不在现场,问了能回答什么?

    强行把杀人绑在了她身上,还是她仗势欺人,逼的人家情侣一个躺床上哭,一个跪地上磕头。

    她多厉害,多么无情。

    女魔头啊。

    回忆了几秒,跟雷迦真的没有仇,这坑是自然形成的巧合,还是人为的?

    拿命开玩笑,不能够吧。

    刚刚进病房时,雷迦的状态,不仅需要常规的医生,更需要心理医生。

    “林姐,对不起。”乔思威又弯下腰给林满月磕了一个头。

    双手还分列头的两边,虔诚的样子像极了在跪拜心中的神佛。

    中了邪了吗?

    见了鬼了吗?

    还是走火入魔了?

    林满月催:“章东来快让你弟弟起来,这像什么事!”

    米安都看傻了,还是不忘推一下章东来。

    跪下来的太突然,谁都没有想到。

    前一秒还在指责,下一秒就下跪,转变太快。

    章东来拉着乔思威的一只胳膊,乔思威还是吊着身体不愿意起来。

    “林姐,我给你跪下了,磕头了,你是最强的,你是最大的,我们这些小屁民不敢再跟你斗。我错了,真的,林姐我真的知道错了!”

    有病!

    病得不轻!

    林满月懒得听下去,管他女朋友死不死的,越过乔思威身旁,走出了病房。

    她求什么?

    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得到了什么?

    跪着污蔑,就不是污蔑了?

    磕头污蔑,就不是污蔑了?

    不能因为穷,抢银行就是对了。

    性质就是恶的,强行铺垫也是恶的!

    她有叫乔思威磕头了吗?

    一直在骂人是的乔思威好不好!

    被害妄想症这么严重,关在家里好了,不要出来祸害别人。

    “满月,等等满月,满月。”

    米安追了出来。

    一切都发展那么快,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连章东来都被乔思威的下跪磕头举动看愣了,米安更是愣。

    好朋友生气走人,米安没再愣住,必须追上来。

    林满月走得很快,还是被用跑的米安给追上了。

    “满月,别生气了。”没有甩开米安的手,林满月板着脸说:“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乔思威和雷迦的气。我跟他们非亲非故的,救下雷迦只是出于本能,乔思威乱扣屎盆子就不对!杀了雷迦,我得到了什么?杀人凶手的称号

    吗?好日子不过了,去牢里坐牢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吗?我擦,好想一脚把乔思威的脑袋踢爆,让他脑残得更彻底!”

    “夫人,我去。”阿禾转身就要再回病房,被米安拉住了。

    一手拉着林满月,一手拉着阿禾,米安很忙啊。

    不过就是一说,真要踢爆乔思威的头,林满月早在病房里就干了。

    没制止米安,三人一起进了电梯。

    直到坐进车里,林满月的气都还没消。

    “我相信你满月,你是救雷迦,章东来也相信你,叫我来劝劝你。”

    米安很懊恼地继续说:“叫你来,章东来的意思是让雷迦和乔思威跟你道歉,乔思威也答应了,到了病房他又那个反应……”

    快点解决,不要在林满月心里留下疙瘩,这才是章东来的目的。

    彼此都是朋友,说清楚就好了。厚着脸,才把林满月请到医院,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

    林满月没有回应。

    主动道歉和强迫道歉,不是一码事。

    看看乔思威那下跪的镜头,就像她林满月把乔思威的爹妈当做人质,威胁着乔思威道歉一样。

    我呸!

    她哪里有那个闲时间,乔思威是什么脑残,值得她去做那么多!

    屎盆子真臭,一下子全扣在她头上!

    呸呸呸呸呸呸呸!

    盛大佬电脑里那些女人照片消失了,她都还没从疑惑的漩涡中逃出来。出门又遇到这件事,简直了!

    “章东来跟我说,雷迦不能生育了,可能是因为我无意间说孩子要我替她生,才刺激到了她。我不是也不知道雷迦的身体情况嘛,她赶着劲往我身前凑,我就不待见她了。”

    林满月抬眸,与米安对视:“章东来什么都告诉你了?那晚上电话里女人的哭声,说了吗?”

    “啊,我没问。”

    “……”

    好勒,她们两本来就自己有麻烦,非得被雷迦再拖进另一个麻烦。

    分身乏术啊。

    跟雷迦关系不好,不愿意被牵扯,不行吗?

    “满月,我们又去打壁球吧,要是佳期有空把她也叫去。”换做米安来安慰林满月了。

    遇到那种苦逼的事情,心里添堵没处发泄啊。

    林满月拒绝:“不打壁球,累得慌。”

    就是要累啊,累了倒下就睡,不用去想那些烦心事了。

    米安不擅长安慰人,她内心有有愧,导致词穷了。

    林满月偏头看向车窗外,一棵棵法国梧桐树往车窗后移动,落叶飘下来等不及落地车已经行驶向前了。

    “玩别的。”

    心烦的林满月,不愿意多说,只说了三个字:“蹦蹦床。”

    那是什么?

    米安没有听很清楚,是蹦什么?

    蹦蹦糖?还是蹦极?

    就算是蹦极,胆小的她今天也要陪着林满月玩到爽。

    当她们最后到了室内,米安确定不会是蹦极了。

    蹦极都是室外山崖,或是桥上往河水的方向蹦。

    看到林满月所说的蹦蹦床装置时,米安才问:“这不是二儿童玩得吗?”

    “儿童有儿童区域,这里是成人区域,你上不上?”林满月坐下来开始脱鞋了。

    就算米安不上去,她一个人都要去蹦。

    阿禾找到了负责人,做了清场,没有一个外人看客。

    林满月先上去,成人蹦蹦床其实跟儿童的没有多大区别,少了一些贴画而已。

    蹦床网格之间的间距海绵,都设计的差不多。

    脱了鞋的米安,跟着上去了。

    真不知道还有这种地方。

    满月经常给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有些商场一楼会设有蹦蹦床给儿童玩,她们这样的大人在上面跳,会被路人翻白眼的。

    更有可能,会伤到小孩子,毕竟体型上她们就大很多。

    在这里,就不怕了,可以尽情地跳。

    林满月蹦了起来,朝着空中喊了一句:“去他妈的污蔑!”

    米安也蹦起来:“去他妈的污蔑!”

    高度有点高了,阿禾想提醒来着,还是没有开口。

    决定,也上去侯着,真要是出了身体状况,还能及时保护。

    林满月又跳了起来:“去他妈的杀人!没有杀人!”

    米安跟着学:“去他妈的杀人!没有杀人!”

    两人的声音一前一后,倒是像了在对着山谷呼喊。

    林满月还没有喊够,蹦着:“去他妈的照片!去他妈的女人!去他妈的卫生纸!”

    米安:“??”都是什么,女人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