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谈判砖家
    打徐磊电话,正在通话中。

    准备再打盛韩轩电话时,她人已经出了总裁专属电梯,马上就能见到盛韩轩本人了。

    路过的时候,秘书都还在工作岗位上,林满月不由多嘴问了一句:“总裁人呢?”

    “在办公室。”秘书从位置后面出来,领着林满月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因为总裁交代过,夫人来不需要汇报,直接从外面开了门。

    林满月闪进办公室,办公桌后的盛韩轩抬眸,见着是她又低头看向桌面的文件。

    “你怎么来了?”

    淡定的口气,难道他不知道,公司出事了?

    “本来是来接你下班的,但看到楼上的情况,就来找你了。”

    闻言,盛韩轩眉头一蹙,“让你看到不干净的东西,阿禾是不是在外面,叫她送你回去。”

    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他是知道的。

    “要跳楼的那个人,是公司的员工吗?”

    “是,你先回去,公司的事情有人会处理好。”

    听到了关键字,“有人”,不是“我”。

    林满月走到办公桌前,“那为什么跳楼?”

    不问清楚就不走的架势,盛韩轩看出来了。

    文件夹和了起来,钢笔盖上笔帽。

    他说:“提出来要见我。”

    “那你去见见好了,先把她引下来。”

    生命重要啊,她才不会吃这点醋。

    围观那么多人,对公司影响不好。

    “不能,这次要是破例,以后每一个要见我的人都会仿效她。”

    也是,林满月附和地点了一下头。

    开了先例,事件就打不住。

    徐磊进总裁办公室时,看到林满月还先一愣,要汇报的话也纠结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林满月给他一颗定心丸:“不要紧,有什么说什么。”“是后勤部的一个员工,沟通下来,她说她给总裁你织了一条围巾,送到了秘书手上要转交给总裁。当天却在公司丢得垃圾里,看到了装围巾的纸袋子,打开一看围巾被剪刀剪过。认为总裁你不该这么做,

    把她熬夜给织得围巾给剪烂了。我问了秘书,秘书说是有东西送来,都按照总裁的吩咐一律扔掉。”

    不就是一条围巾吗?

    送了出去,别人就得好好收着?

    林满月有点火了,不过想到那个女人要跳楼,她还是没有发火。

    生命重大,开不得玩笑。

    “我们已经通知她的家人来了,但她的情绪很激动,一定要见总裁您。消防部门把消防气垫准备就绪,商量着总裁出面,先稳定员工的情绪,再展开营救。”

    盛韩轩说:“让她跳。”

    林满月:“……”

    徐磊:“……”

    无法左右总裁的决定,徐磊求救地看想总裁夫人。

    人命关天,人先救下来,其他的再后续去办。

    林满月尽量用和缓的声音说:“去看看吧,毕竟是一条命。”

    不要刺激到大佬,用最和平的方式,把这件麻烦事给解决了。

    “看看吧,跳了的话,会影响到公司的,多少都有点。”

    盛韩轩还是没有点头。

    徐磊,在总裁看不见的方位,指了指林满月。

    对,林满月还懂了徐磊的手势。

    “我都知道这件事了,要不把命给救下来,一想起跳楼后血啊脑浆啊这些,不仅睡不着还会做恶梦。”

    要不是关乎到人命,时间还有点紧迫,徐磊都要对林满月竖起大拇指了。

    盛韩轩什么都没说,站起来往办公室外走。

    林满月立马要跟上,被盛韩轩阻止。

    “你就在这里等我,脏东西会脏了你的眼。”

    时间啊时间,争分夺秒,林满月没有硬追去。

    盛韩轩被徐磊引着,去了女员工跳楼的地方。

    不是顶层,顶层是总裁办公室。

    跳楼的具体位置,就是这栋楼的中间一层。

    盛韩轩一到,那些看热闹的员工,全部散开了。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看热闹也不算耽误上班。

    让出来一条路,供总裁走过去。

    女人还在哭,哭声在盛韩轩听来,不心烦也产生不了怜悯的情绪。

    消防和警察,都有在现场。

    劝着员工下来,见着盛韩轩人,就说:“你们老总来了,你不是要见他吗?”

    员工红着眼把头转过来,看到是真正的总裁,又放声大哭。

    盛韩轩转身就要走,被警察给拦下了。

    员工也在喊着:“不要走!不要走!”

    嚎叫的声音,冲破天际。

    “为什么要把我织得围巾剪烂,你就算不喜欢也可以丢掉,为什么要剪烂?”

    这种问题,为了这样的事情自杀,让在场的很多人,都不是很舒服。

    都知道总裁是有家室的人了,别的女人送东西全都收下,也不是个爱家的男人该做得事。

    不值得同情,但命救下来要紧。

    “喜欢你也有错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只是偷偷暗恋你而已,你也不要这么糟蹋我!”

    现场的人,都看向盛韩轩。

    是不是,还另有隐情啊?

    不想来的盛韩轩,又转身要走。

    “不要走!你走我就跳!”

    “你跳。”

    “是猫!”

    后面两个字声音够大,把盛韩轩的声音给盖住了,没人听见“你跳”二字。

    林满月走了过来,揉了揉有点疼的喉咙,没再吼喊。

    “猫弄的,围巾是猫弄得,不是总裁剪得。”

    “你是谁?”员工瞪着突然插入进来的林满月。

    “我也是盛世集团的员工。”

    “我在公司没有见过你,你是警察!”

    警察变装营救,想太多……

    林满月不疾不徐地说:“盛世集团的员工那么多,你保证每一个都见过吗?我之前也没有见过你。”

    “我不跟你说话,你走开,我要跟总裁说话!”

    林满月的手,在盛韩轩背后敲了一下,盛韩轩把手就伸到后面握住了她。

    才不要他握!

    把他的手掌摊开,她在他的掌中写字:“叫她下来。”

    “下来。”盛韩轩说。

    “我不下来,你不解释清楚为什么剪了我给你织得围巾,我就要死!死在你面前!”

    “猫弄得。”

    “公司哪里来得猫?我没有那么傻!”

    “流浪猫。”

    众人:“……”别人是谈判专家,他是谈判砖家!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