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偷看什么,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
    所有人,包括要跳楼的,都被盛韩轩的“流浪猫”给说得无语。

    正在这时,玻璃外出现了一双脚,再是消防人员特有的橙色服装。

    说时迟那时快,消防一脚踹过来,坐在窗户边的员工就被踹了进来。

    营救的人全部围上去,制住了员工。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的手,一眼都没有多看,离去。

    徐磊安排人善后,把员工的家人请了过来。

    坐车离开盛世集团时,楼下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了,畅通无阻。

    这就是人性。

    看得只是热闹而已,真正有多少人是会去关心那个女员工的呢?

    “要不要去眼科医院?”

    “啊?”林满月不懂。

    如果那个女员工需要诊治,也是常规医院吧。

    盛韩轩平静地说:“脏东西脏了你的眼,我带你去洗洗眼睛。”

    “……不用了,我经过了雷迦自杀之后,看这些事情都特别平淡。”

    为了听起来更有说服力,林满月又加了两个词:“真的,实话。”

    她们自己不珍惜生命,外人做什么都没有用的啊。

    还有,是真的被救雷迦被反污蔑杀人,弄得心里不开心。

    好人难做,得找很多很多证据来证明自己做得是好事。

    坏人多简单,什么都不用做。

    “这不是第一次。”

    “啊?”林满月又扭头去看他。

    “曾经,也有一个女员工为了见我要跳楼,当时我不在公司。”

    “那后来呢?”

    最不喜欢这种说话说一句要你再问一句的聊天方式,好在对话人的大佬,林满月就全力配合了。

    换做别人,她肯定回答爱说就说不说拉倒。

    “后来,后悔站那么高,不敢再跳又恐高,联系了消防才救下来。”

    这……耽误多少人!

    “还有一次,我刚接手公司不到半年的时间,有天早上去公司,有个女员工穿着婚纱在门口向我求婚。”

    林满月要黑脸了,“后来呢?”

    大佬的桃花债,真多啊!

    “我没有答应,就当着我的面把戒指吞了下去,被送去医院洗胃。”

    林满月:“……”

    作死的例子,层出不穷。

    “还有一个,不是公司员工。我回国没多久,要送给我一辆跑车,我没要,她就连人带车一起开进了河里。”

    “后来呢?”

    “救起来,毁容了,后来去整容之后,嫁到国外去了。”

    林满月:“……”

    心里五味杂陈。

    大佬的感情世界,严格意义上不能说单一,丰富多彩的。

    “所以,我对这种事情,同情不了。”盛韩轩看着她的眼睛,语气中充满着他特有的认真。

    “我知道的。”林满月点头。

    并没有认为他做得不对,他这个人在特殊的环境中成长,同情心这种东西很浅薄。

    也不是他的错。

    在她眼中,他是最好最好的人。

    就算是缺点,都不影响在她心中的重要性。

    提前回去的宋姿,在等到盛韩轩和林满月回来,第一时间关心跳楼事件。

    林满月说劝下来了,才当着林满月舒了一口气。

    “多高啊,真是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去跳楼?是因为感情问题吗?”

    呃……这要怎么回答?

    “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

    “我看新闻上好多女人跳楼跳河的都是因为感情问题。生命诚可贵,爱情价也高,两者选其一,当然选生命。”

    林满月:“……”

    还会作诗了!

    盛韩轩洗澡的时候,林满月联系徐磊,问了善后的情况。

    明显已经表示了厌恶别人威胁他要去自杀,林满月就不当着他的面提了,能省去就省去吧。

    徐磊说:“人没事,她父母已经给她办理了辞职手续。公司方面,明天会派她的直系领导去家里看望,会让记者跟踪调查,挽回公司的形象。”

    网络时代,不是主流媒体报道,网友们的手机就能把新闻给发出去。

    为了让盛大佬好好放松,林满月特地在浴缸里点了植物精油,叫他好好泡一泡。

    时间上应该还没到,可以多问几句。

    “家里条件怎么样?”

    “中层阶级的双职工家庭,父母是通情达理的人。”

    那就稍微好一点。

    经济条件不差,还通情达理,不会像一些爱钱的上门去公司闹事。

    “夫人你是担心她的父母会找公司麻烦是吗?”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方面,公司会有专人跟踪处理,绝对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作和形象。”

    “我还有一个疑问,送给你们总裁的围巾,是被谁剪坏的?”

    “抱歉夫人,这方面没有查。”

    引起女员工跳楼的原因,口口声声说得就是那条围巾啊。

    跳楼是非常非常不对的,但那围巾的损坏说是流浪猫弄得,有是林满月随口想的一个借口而已。

    善后要跟进,源头也要抓清楚。

    “这样吧,你还是查一下,看看那个员工说得是真的,还是幻想出来的。”

    “好的夫人,我立刻就叫人去办。”

    跟徐磊通完电话,林满月跑回卧室。

    幸好幸好,大佬还没从洗手间出来。

    听到脚步声,盛韩轩就叫她:“小东西进来。”

    手机放下,林满月先到洗手间门口瞄了一眼。

    他对着她招手,她才迈步走进去。

    植物精油的味道,还能闻到。

    她还撒了玫瑰花瓣在水面上,没有沐浴露的泡泡,也看不到水里他的身体。

    “泡好了么?”

    “没有。”

    也有一会儿了啊。

    伸手摸了摸水温,断定一下要不要加点热水。

    手指只在浴缸边沿的,却被他抓着,带到了浴缸中间,抓住了。

    盛韩轩直勾勾地看着她,再视线移动,定在了她手的方向。

    “开始吧。”

    “这样,不好……”林满月睡衣衣袖都打湿了。

    “为什么不好?”

    原因,她说不出来。

    手臂微微动了一下,水面上的玫瑰花瓣就小鱼儿一样散开,间距拉大,能从缝隙中看清楚水里是什么了。

    妈惹,视觉冲击,再加上触觉冲击。

    双重冲击。

    盛韩轩哂笑:“偷看什么,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不收你钱。”这是钱的事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