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坑哥
    米安再次来盛家做客,带了很多东西来。

    带着浓浓的歉意,要不是外婆跟宋姿都是笑脸跟她说话,她都要道歉一百遍了。

    从来就跟乔思威关系一般,不怎么看得上乔思威的办事。

    这次,是错的离谱。

    盛宝贝这么帅,竟然说可能是雷迦的儿子。

    呸!真不要脸!

    对雷迦自杀的那点点愧疚,都被乔思威作死给作没了。

    米安跟章东来下了最后的通牒,要不把乔思威处理好,她首先第一个不答应。

    盛家这边,就没把米安牵扯进来。

    以前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

    就算真要对闯到盛家人做点立威打脸的事情,也是直接找乔思威,不会怪到米安头上。

    米安给外婆送来的一条真丝手帕,很得外婆的喜欢。

    丝绸面,丝绣是全手工的双面绣,特别的精致。

    这算是投其所好,外婆就喜欢这些复古的物件。

    其实奶奶也喜欢的,只是奶奶性格更活泼一点,她的喜好复古就被忽略了。

    一般都只记得跟奶奶“哈哈哈”去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奶奶穿了什么嘛。

    两个人的喉咙恢复的都差不多了,说话不需要考虑句的量数。

    米安一副要说点秘密的样子,林满月就带她去园林里散步了。

    走鹅卵石路,跟做大保健似的,也是活血脚底的。

    大保健那种地方,还是不要经常去。

    嗯,张东阿里名下是有几家,据说新开了一家,那下次还是去一下。

    原则呢!

    做人的原则呢!

    林满月问:“你想说乔思威的事情吧。”

    米安点头,当做不存在,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章东来把乔思威和雷迦关在了他的一套公寓里,等章东来舅舅过来,再把乔思威给接走。”

    “接到哪去?”

    “老家啊,章东来说是乔思威自己不要活在大城市的机会,滚回去他眼不见心不烦了。”

    米安弩了弩嘴,有些不赞同地说:“我就没见过那么喜欢请客的,每个星期都要请那么多同学去吃喝玩乐,每次签得单子都不下四位数,有次还到了五位数。”

    这点,林满月知道米安不是乱说。

    她就遇到过乔思威两次,恰巧的话就真巧。

    最可能的是,乔思威经常去,总是会遇到的。“我也不是吝啬,有次乔思威要借我的车,我给借了。后来还回来时,车上一股尿骚味,我还在上面看到了用过的避孕套。还车的时候,就不能先洗车吗?在乔思威的认知里,我的车借给他,都是应该的。

    所以雷迦那次对着我们两说的什么以后都是一家人之类的话,他们两是情侣说话办事都如出一辙。”

    噢,林满月清楚了,米安心里有太多的不快,想要倾吐。

    就找到了她。

    林满月跟随吐槽:“惯坏了,人人都得让着他。”“对啊,表面上喊着大嫂大嫂的,实际上心里就没把你当做大嫂。章东来就怕我心烦乔思威,才背着我跟他们两见面,背着我去问雷迦。满月你看,为了那对烦人精,我跟章东来之间就差点造成一个大误会

    。”

    想起凉一凉章东来事件,林满月就觉得好笑。

    那么爱米安,说是关心别的女人,不可信的。

    “也是幸好,章东来给我解释了,我跟他再误会下去,我爸就得棒打鸳鸯了。满月你可不知道,我爸对钟折恺特别看好,我看他老人家的意思还有点想撮合我跟钟折恺。”

    “那谁?”

    “钟折恺啊!”

    林满月表示受到了惊吓!

    钟折恺那厮,很欠打的一个人啊。

    跟梁川是一个属性,唯一不同的就只有性取向。

    “我跟你说满月,钟折恺实实在在地告诉了我,他有喜欢的人了,你知道是谁吗?”

    林满月摇头,那假心理医生还有心上人了?

    最近对朋友的关心不够,看什么时候,还是大家见个面。

    不然听到这些事,就像听天书。

    “那就是暗恋了。我听佳期说过阿禾的,既然钟折恺有喜欢的女神了,我们就不要再白费力气撮合他跟阿禾了。”

    两人走到了凉亭,坐下。

    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期间还有保姆拿来洗得亮晶晶的雪梨,吃一口甜入心扉。

    晚饭米安是留在盛家吃的,宋姿还要留米安在这里过夜,米安怎么都没有答应,逃走了。

    走后到家,米安给林满月打来报安全电话,还问起了她的珍珠手链,是不是掉园林里了。

    拿着电筒找了一圈,林满月都没有找到。

    米安则认为自己是在外面弄丢了。

    哈姐妹象征的手链,长吁短叹到后悔,林满月只好安慰她,以后还能买别的,才把米安安慰好。

    不仅问了林满月,米安还问了章东来。

    章东来也说没看见,他还要去另外一个公寓去看望一下乔思威。

    米安顿时没了跟章东来说话的**,点着手机看都没看章东来一眼。

    对乔思威的厌恶,已经到了不愿意掩饰的地步。

    开车过来,章东来按了密码锁,门打开迎面而来就是一股香气。

    餐厅里,乔思威跟雷迦在吃夜宵。

    走到沙发前坐下,也没见乔思威有什么动静。

    章东来吼了一声:“你给老子滚过来!”

    “大哥,又怎么了。”乔思威过来的很不情愿。

    门都不能出,有吃有喝,的确,可这跟坐牢没有区别。

    “别这么叫,老子应该要反过来叫你大哥!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你是秀才不出门,尽做天下事!”

    “你是不是跟大嫂吵架了?”

    “吵你个二舅姥爷!老子问你,你是不是有同学在盛世集团上班?”

    乔思威脸色一变,急忙掩饰,“我们学校很多毕业生都去了盛世集团,我们班上自然不例外啊。”

    “在盛世集团那栋楼上,要死要活要自杀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同学?”

    “我都关在这里,哪里知道大哥你说得是谁?”

    章东来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就砸去,乔思威躲开了。

    太他妈气人了。

    说得没错,就是坑哥。

    听到动静,雷迦也过来了。

    章东来瞥了一眼,头转了过来的瞬间,又转回去。

    盯着雷迦的手腕处,纱布之外,带着一串珍珠手链。

    都他妈赶巧了是吗?

    “大哥,你别骂思威了,我们会走……”

    “闭嘴!你先告诉我,手上的手链是怎么回事?”

    章东来记得,那次去医院,米安觉得佩戴首饰看望病人不太尊重,就把手链放他这儿了。

    那手链,对于米安来说很重要的。

    问到他头上,他没有找到,只好搪塞说不记得。

    乔思威说:“是我捡得。”“你他妈再去捡一条来看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