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开始后悔
    娓娓道来的围巾自杀事件,没发生只是一个故事的话,说出来是不会被信的。

    真真的,发生了,还发生在了周围。

    同学路上偶遇,故意说起了盛韩轩最近需要礼物,类似于手套围巾之类的。

    有钱人什么东西买不到,送一般的礼物不会被记住,亲手做得东西最能打动人。

    反正就是类似的话,说动了女同学,并且趁着女同学的疏忽,把围巾给剪了。

    计划是,女同学可能会找着盛韩轩闹一番,影响一下盛韩轩跟林满月的夫妻感情之类的。

    事情发展的不受控制,女同学选择了跳楼……

    章东来只是调查到跟乔思威有关,说到那么多细节,他一时间没有回应。

    一条人命,就差点葬送。

    他应该说自己的弟弟聪明呢,还是心黑呢?

    真他妈想做件犯罪的事情,把雷迦给解决了,看看把乔思威给影响成什么样了。

    难怪的就算关在这里,也没有想着出去。

    闹那么大,心里还是害怕的。

    万幸,章东来已经把相关的线索都给消除了,只希望盛韩轩不要再继续查下去。

    “你说说,你办得这些是什么事?就是雷迦是人,你那个女同学就不是人了,明知道会不正常还这样去刺激人家?”

    章东来骂也骂不动了,只把到了嘴边的话说了出来。

    他也不是个有善心的人。

    为了爬到如今的地位,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是对方要是一个女人,还有不正常的性质,他是不会下手的。

    “我也没有想到她会自杀的。”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的是,谁给的你胆子,敢跟盛三少作对?他玩死你都不需要他亲子动手,你以为你去人家家门口闹一次,他没拿你怎样就怕了你?”

    不是很确定的,乔思威反问:“难道不是因为大哥你吗?”

    上流社会是以章东来当做笑话,但很多人只要听到章东来的名字,都是惧怕的。

    心狠手段毒辣,江湖传说太多了。

    “那些人都怕你,盛三少也会顾及着你的名声。我听见有人说,曾经有个人背叛了你,被你派人揍了他一顿,那个人逃脱的时候,肠子都在肚子外面掉着的。”

    “……”章东来不合时宜地翻了一记白眼,“这你他妈也信?真要是那样,我不直接吃牢饭去了!”

    传言真的害死人。

    自林满月所问的母猪事件,到此刻的肠子掉出肚子,章东来决定以后要维护一下自己的名声。

    再有哪个八婆在背后乱说他,只要被他抓到,他就做一件杀鸡儆猴的事,谁再敢黑他一句试试!

    “这件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你爸两天后就来接你了。回去之后,好好生活,不要再作天作地了。还有,在那边要带雷迦去看心理医生,钱方面不用担心。”

    以后能够帮到的,只有钱了。

    能不能瞒住盛家,听天由命了。

    “要是我走了,盛韩轩为难你怎么办?”乔思威仅存的一点义气。

    心里想的主要人物是雷迦,也不是一点点哥哥的存在感都没有。

    “早知道为我着想,你就不该做那些事。你只管好你自己,我的事自己会处理。”

    又是吼又是骂的章东来,身体累,心更累。

    最后,还是把那串珍珠手链给拿走了。

    要让米安发现被雷迦戴着,估计是要气炸的。

    暂时也不能给米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就他自己,都觉得被雷迦戴了之后,是不祥之物了。

    “大哥,我会想你的。”乔思威感性地说了一句。

    外面的传言传成什么样子,都是他的大哥,对他最好的大哥!

    章东来头都没有回。

    出去之后,也有了等乔思威回老家了,要把这套公寓卖了的想法。

    雷迦那个女人,谁沾谁倒霉。

    要把所有跟雷迦相关的事物,给去掉。

    两天后乔父乔母来接人了。

    没有在这座城市停留,票都是章东来买好了,接到人就走。

    米安知道章东来的舅舅来了,只打了个电话问候,没有去机场送机。

    实在是,太讨厌乔思威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远行的和回归的,各自不同的表情。

    乔家一家人和章东来,是笑不出来。

    章东来的保镖,拿着一叠证件去自助柜台取票。

    前面一个人拿了票转身过来,保镖认出来是徐磊,往旁边让了一小步。

    在盛韩轩身边办事多年,徐磊认人的眼力练出来了,往前方看了一眼就看到了章东来。

    还有那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是真要把弟弟送走了。

    “徐特助。”章东来大方地打招呼。

    “章总,来送人。”徐磊把登机信息转了个页面朝下。

    “徐特助是?”

    “出差。”

    “盛三少也一起出差吗?”

    听到“盛三少”这个,雷迦紧张地看向徐磊。

    徐磊只是摇了一下头,不愿意多说,提着公文包走了。

    “等一下!”

    距离还没有拉开的徐磊,停下来,不解地回头,与说话的雷迦对视。

    这个女人,是不是又要搞事情!

    章东来和稀泥:“不是叫你,徐特助一路平安。”

    徐磊头转过去,雷迦又叫:“徐特助,等一下!”

    这下姓氏跟职位都喊了出来,再说不是叫他,就说不过去了。

    时间还不赶,徐磊再次转过头来。

    章东来生怕雷迦说出那些他好不容易隐瞒下去的线索,碍于身份尴尬,他一个大哥不可能去捂未来弟媳妇的嘴啊。

    朝着乔思威使眼色,乔思威就拉住了雷迦,小声劝着。

    劝了什么,外人没有听到。

    劝的结果失败,这是大家都看见了的。

    因为雷迦又对着徐磊说:“徐特助,你等一下,我那个……”

    没有办法,乔思威只得捂住她的嘴了。

    徐磊没有感情地回问:“你是不是想知道你们那个同学,情况如何?”

    乔思威:“……”

    章东来:“!!”

    雷迦在乔思威捂嘴的前提下,点头。

    “有严重的幻想症,公司会联系医生对她进行救治。她的同学因为知情不报,抛开道德感情,公司可能也会对那几个员工待看处理。”

    徐磊说完就走了。

    乔思威愣在原地,都没捂着雷迦的嘴了。

    因为一个人,其他几个同学都栽秧。

    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原则,不会有太多的人情可讲。

    自事发之后,乔思威在这一刻,才有了后悔之意。

    要他去承认是他安排的,不可能。

    那几个同学呢?

    他是跟盛韩轩林满月夫妻有仇,跟同学们关系都很好,才一个电话就帮他去办事。

    纠结,难受。而章东来想的不同,要查身份是太简单的事情。徐特助专门说出来,是查到了蛛丝马迹了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