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是不是在挖坑?
    办正事,还是会引起情绪起伏的事,林满月穿了一套黑色运动衣。

    与盛韩轩搭建秋千时穿得那套,是一样的款式。

    当时,就是冲着“情侣款”的噱头,才买回家的。

    提前通知了,林满月到精神病院时,里面很安静。

    露面和平时给病人休闲的大院子,打扫的很干净,连落叶都没有。

    望着那干净的院子,林满月停了下来。

    上小学时,只要是上面来领导做检查,老师就会叫他们对学校进行大扫除。

    有次林满月被分配到去扫厕所,偷懒如她根本就没有扫过,但是还没傻着就不管了。

    守在了厕所外,看到有一个女领导来了,就说厕所里水管坏了,不能进去。那个女领导当众表扬了她的细心,然后跟一同而来的企业家商量,出资给他们学校重新修建厕所。

    后来的后来啊,领导走了之后,林满月还是被当时的班主任给批评了,赵文清还被叫到了学校里去。

    明明为学校带来了一件好事的,企业家捐赠了厕所呢,班主任就只告状她说谎欺骗领导。

    真是……

    小聪明都用在了无关紧要的事件上,从来不放在学习上。

    林满月笑了一下,继续往里走。

    到了院长办公室,领路的人就只送在门口,等林满月跟阿禾进去之后,顺带把门给关上。

    院长急忙起身:“盛太太。”

    双人沙发上的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也站了起来,“盛太太。”

    林满月对着校长微微颔首,再把视线移到身怀六甲的女人肚子上。

    有多久没见林蕊蕊了?

    上一次见,好像也是因为林呈里的事情。

    变样了,如今的林蕊蕊,怀孕的原因整个人都圆了起来。

    身上没有名牌,脸上没有妆,脚上穿着一双平底鞋。

    怎么说呢,表面上看着是没有攻击性。

    从眼神对视,林蕊蕊也收了之前的所有锋芒。

    在林家时,吃个饭喝口水,都把保姆招呼来指使去的。

    如今怀孕了,身边都没跟个人。

    时间这位神奇的画师,不经意间就给彼此的人生做了一幅反差的画。

    恨意已经没有了,林满月问:“几个月了?”

    “七个月。”林蕊蕊还没有坐下。

    月数还算大的了,林满月点了头,院长才把办公室腾出来让给这两位姐妹。

    阿禾拿出两瓶水,两瓶的瓶盖都先扭开,先递给林满月,再递给林蕊蕊。

    这种贵族级的矿泉水,林蕊蕊以前跟修宇厮混的时候,喝过。

    小小的一瓶价格,可以抵普通矿泉水一箱。

    林满月先喝了一口,水瓶拿在手上,“你妹妹联系过你吗?”

    “没有,从来没有,只要她出现,我一定立刻报警。”

    “别紧张,我今天不是来跟你说你妹妹的,是关于林呈里的,先坐下来吧。”

    让孕妇久站,即便曾经是仇人,林满月也做不出虐待的事。

    林蕊蕊坐了下来,这样一看,整个体型感觉又大了一圈。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吗?”

    “你说。”

    林蕊蕊咳了一声,“林呈里和林真真一起杀了你妈妈,为什么还让他活着?”

    这个问题,问出了林满月身边亲人朋友们的心声。

    杀人的人证物证都有,罪行不会逃掉。

    关在精神病院,不愁吃不愁穿的,总比监狱要好。

    得罪那么多人,林家倒了,外面好多人想弄死林呈里,躲在精神病院里是保命和享福。管理很严格,病人家属都不能天天来见,要不是林满月的允许,林蕊蕊是不能进来的,太安全了这里。

    “我要你去告诉林呈里,你可以带他出去。”

    林满月没有回答林蕊蕊的问题。

    她已经不是个有问必答的人了。

    林蕊蕊脸色很紧张,“你要放他出去?”

    没杀,反倒放任自由,林满月也太好说话了?

    不可能!

    按照对林满月的那些认知,这必定又是一个诱饵。

    “满……盛夫人!林呈里不能放!就算公司倒了,他还会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再来给你添堵的。”

    真不需要林蕊蕊来跟她强调,林满月太了解林呈里了。

    林满月说:“你要带她出去,但前提是要他答应你一些条件,你们合作一下,再由我来决定是不是要放他出去。”

    林蕊蕊:“……”

    就知道不是简单的放人。

    叫她来,是为了套林呈里的话。

    “你叫我去办,我一定会去。不过我还是要提前说一下,林呈里恨死我了,他不会相信我说得那些话的。”

    “你我比起来,是恨你多一点还是恨我多一点?”

    林蕊蕊哑口无言,比都不用比,自然是恨林满月更多。

    哪里只多一点,毕生的仇人就是林满月了。

    “好,台词是我自己发挥,还是说你们准备的?”

    阿禾拿出了一副耳机,递给林蕊蕊。

    “戴上,到时候夫人会在耳机你告诉你怎么接林呈里的话。”

    关了那么久,还没有把精神给关出问题,林呈里真的不容小觑。

    台词要是早设计好了,临时对话变了一个方向,可能林呈里就察觉了。

    知己知彼,就让林蕊蕊充当一下传话员。

    林蕊蕊准备齐全,戴好了耳机这些东西,就被阿禾引着出了办公室。

    外面有人等着,再把林蕊蕊领到林呈里的病房。

    见了林蕊蕊,林满月就下楼回了车上。

    今天出来用了一辆货车,货车车厢里,就放了监听设备。

    很宽敞,监听设备后,还有柔软的沙发,沙发旁边还有一个移动冰箱,放着矿泉水和各种饮料,凉茶居多。

    弄这些东西的时候,阿禾就想到了夫人可能会发脾气,喝凉茶可以降火。

    坐下来后,林满月还真的叫阿禾给她拿了罐凉茶。

    真特么的,只要提到林呈里,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路程是差不多的,当林满月坐下来后,去见林呈里的林蕊蕊,也在院方的安排下坐了下来。

    为了保证林蕊蕊的安全,林呈里被绑了起来。

    还是现场绑得。

    自尊什么的都不存在,就是在林蕊蕊的注目下,林呈里被五花大绑。

    其他人都走后,病房里只有他们父女两,林蕊蕊先开口:“你还有钱吗?”

    一见面就提钱,这不是普通父女之间会说得话题。

    只是四分五裂的林家,父女感情姐妹感情都是过眼云烟。

    “是不是林满月派你来得?”林呈里消瘦的脸上,浮起一抹恨意。

    “不是。”

    “没有她的允许,你怎么进得来?”

    “死了啊!”

    林呈里:“??”

    什么死了?谁死了?

    林蕊蕊指着自己的脸,“我跟林满月长得像吗?”林呈里没说话,很谨慎在判断林蕊蕊是不是在挖坑?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