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坏啊!
    只是监听,没有监控录像。

    这一头的林满月,看不到具体的画面,要是看到的话,会笑的。

    假神经病林呈里,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林蕊蕊。

    跟林满月长得像?

    长得像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没有本领勾引男人,一个个男人离她而去。

    反之林满月,一勾引就是盛三少那样的凯子。

    一辈子吃穿不用愁。

    对话还在继续,不论林蕊蕊说什么,林呈里都不接话。

    认准了,是林满月派来的奸细。

    林蕊蕊听从耳机里的指示,没有跟林呈里“死缠难打”地继续聊。

    走得时候,神经病一样地说:“你会后悔的。”

    林呈里:“……”

    从精神病院出来,林满月等人就站在门外,阿禾帮着一起取下耳机。

    “林呈里防备心太强了,我都是按照你说得转达的,他都没有接话。”林蕊蕊是担心林满月会把责任怪到她头上来。

    以前有靠山有可以依托的人,她敢跟林满月硬碰硬。

    现在怀孕了,有家庭有老公,她不敢。

    吃过太多的亏了,都是血的教训,不敢再跟林满月玩心眼。

    不然精神病院里的林呈里,就会是她的前车之鉴。

    “一次就成功了,林呈里就不会做杀人犯了。你现在怀着孕,注意点身体,我可能还会需要到你出面。”

    林蕊蕊点了点头,坐回到车上。

    那些客气的话,就没想过林满月会跟她说。

    没有破口大骂,就是看在她是孕妇的份上了。

    只要能消除掉彼此之间的仇恨,让林满月不要再有弄死她的心,她就算明天要生产,今天都会来帮林满月套话林呈里。

    没办法,现在林满月是女王,不听女王的吩咐,没有好日子过的。

    林满月又回到货车车厢里,把剩下的那半罐凉茶全部喝下。

    火大!

    凉茶是无法做到彻底灭火的,想揍人。

    “阿禾,通知院方,让里面的病人自由活动。再给我一个可看见所有人动态的视角,我要看。”

    院方又紧锣密鼓的安排。

    当然是先安排林满月。

    地方选好之后,还给了她望远镜,看得更清晰一些。

    这家精神病院的所有患者,都被护士和护工带到了空地院子里,自由活动。

    除了林呈里,所有人都在。

    有几个行动不便的,被护士用轮椅推着,在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

    望远镜的镜头里,那些人对于能出来见见光,很是兴奋。

    其中一个人,从角落里捡起扫帚,当剑一样在练。

    还有几个是蹲在一起的,在笑在说话。

    还有人想爬树,被护工给制止了。

    林满月问院长:“爬树的那个,什么家庭背景?”

    同样准备了望远镜的院长,看了那边的情景,脱口而出:“就是最新进来的病患,好几次都试图靠近林呈里的病房。”

    这里的每一个病患,院长把他们的家庭背景这些资料背得滚瓜烂熟,点一个病患出来他不会一问三不知。

    “看他的样子,行动很敏捷,打人的习惯还有吗?”

    “还有,对其进行了正规的治疗,改善了很多。”

    林满月转头对阿禾说:“你下去会一会他。”

    “盛太太还是考虑一下,打人的习惯并没有完全改掉,我们派着的也是男护工,这样会伤到盛太太的人。”

    “院长不要担心,我的人不会轻易受伤。”

    好吧,院长也不好一直跟她唱反调。

    金主最大。

    换了精神病院护工服装的阿禾,混进了自由活动里。

    新面孔,还是被围观了一下。

    只是精神出了问题,不是智商出了问题,没见过的人还是认得出来。

    挑事是一种本能,看似迂腐的阿禾,在需要的时刻,也是可以做到很“讨厌”的。

    有意无意的,就把那个试图靠近林呈里的病患给惹毛了。

    不由分说就打,却被阿禾制服地妥妥帖帖的,押在地上动都不能动。

    其他的精神病,看打戏看得认真,完结后还给阿禾热烈地鼓掌。

    精神病院打架是不允许的,老师会批评教育。

    鉴于这些人都是特殊人群,不存在体罚。

    就算是封闭式的管理,都还是对这些病患很负责的。

    林呈里不同于这些人,不能统一对待。

    接受批评教育的时候,阿禾也在。

    把这个病患的资料又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还是没有什么疑点。

    什么进展都没有,林满月想不通,还是不信任。

    精神病院花了半天,不能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上面,晚上还要回去陪家人。

    下次再来。

    而林满月在精神病院做了什么,盛韩轩都是知道的,没有制止就是支持的意思。

    林呈里的影响力太大,林满月会时不时走神。

    要命的是,在他在行使着爱她的动作时,她出神了。

    胸前传来疼痛感,林满月才回过神来。

    “嘶……”

    没有用,他没有停下来。

    错在她,她就忍着了。

    轻重缓急要分清楚!

    大佬都能空出时间来,给她和儿子亲手搭建秋千。

    她在这种事上还走神,太不应该了!

    大佬的时间,可比她的时间贵得多。

    不应该!

    做错了!

    “疼?”他的声音不是特别清晰,头也没有抬,就没有离开。

    林满月摇头。

    想到他看不见,才说:“不疼。”

    才怪,不是巨疼,还是有点疼的。

    “不疼,那继续。”

    她能说不吗?

    事后,林满月背对着他躺着。

    睡不着的,没有面对面躺着,是避免了身前有接触。

    疼!

    从她回过神来,到完成,他的嘴就没有离开过,比盛宝贝那会儿都要时间长。

    听着背后呼吸均匀,是睡着了。

    坏啊!

    明天是不能出门了。

    还没到国外一些明星街拍的大胆,可以不穿内衣。

    她才没有开放,只要是在卧室外,该穿得都穿了。

    只是,明天肯定不会穿戴整齐,束缚着会更疼。

    第二天,在家里时抱盛宝贝,小家伙往她怀里拱,她又疼地直抽冷气。

    “怎么了满月?”宋姿关心地问:“胸部疼啊?都断奶那么久了还在涨奶吗?”林满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