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重要的小东西,说三遍
    安静的夜,安静的卧室,安静的他和她。

    带着笑容的林满月,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

    暮鼓晨钟一样,一声声地在提醒她,最爱的男人就在面前,这个抱着她的男人,是她的生命是她的全部。

    在房里走了一圈,还是没有停下来。

    林满月就问了:“怎么啊?”

    关灯吓唬她,也经过了那个过程,确实被突然伸来的手吓到。

    可怎么走,是要干嘛?

    “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

    黑灯瞎火的,这……

    她的体型还没到巨大的程度,但也不是一个枕头那么轻。

    负重前行,抱着她也是很吃力的。

    走了半圈,听见他说:“我不会把你置于危险的境地,如若到了不能改变的危险环境,都要把你从危险中带出来,体力跟智力是相辅相成的。”

    原来是这样,他最近是没怎么去跑步机上了。

    健身房更是奢侈的浪费时间,工作太忙了他。

    抱着她来锻炼,他喜欢的话,就听他的吧。

    林满月头提着他的肩膀上,任由他抱着在卧室里走。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自恋地想,抱着她也许他走得不是很累呢。

    有体温有思想的她,总比外物沙袋好吧。

    重量可能相等,感情不是相等的,她可比沙袋有感情。

    她爱大佬,沙袋会爱大佬吗?

    “说点话吧我们,说什么好呢?”林满月自言自语的,在思考黑夜中聊什么话题比较安全。

    什么都不说,干干地走,她怕她会睡着的。

    还没想到什么话题,他先说了。

    “十九岁那年,跟随几个朋友一起去登山,去时九个人,回来八个人。”

    林满月唇边的笑容收住。

    加减乘除,有时候只是简单的算法,有时候就是灾难。

    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离别,生离死离,都是灾难。

    十九岁的盛大佬,面对一些离别,他肯定没有现在这么能淡然的接受。

    心硬,都是日积月累起来的。

    她不想插话,只做他的聆听者。“山体崩塌,整座山都在震,想要活下来,就要比滚石跑得快。我们跑出安全圈时,才发现他的女朋友不见了。身后全是碎石重新堆积起来的山堆,他喉咙喊破了,石头下都没有回应。登山的工具全被埋了,我们就徒手挖。搜救队来之后,就把我们送回了医院。第二天,遗体才被找到。我们去他病房看他,他哭着跟我说他很后悔,要是他牵着女朋友的手带着一起跑,或者背起女朋友,可能都不会被埋。我们没有说,其实那个情况,要背上女朋友,可能被埋的就是两个人。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但是他还是按部就班的毕业,回国做了企业继承人。后来又答应了父母的安排,与另外一个集团的继承人结婚

    。一年后,他的儿子出生,他的家族在为新生命降临举办家庭聚会时,他在卧室吃了安眠药。定时的给我们七个人发了信息:她等我太久,我现在终于可以去找她了。”

    林满月深深吸了一口气。

    加减乘除时,就预测了不会是一个好结局。

    只是当真听到,真的很惋惜。

    结婚生子,只是给家族负责,留下了继承人,然后就去找心上人了。

    怀着必死的决心,发信息都是定时的,是不想提前被发现。

    “危险,避不可避的时候,我要自己能逃脱,还要保住我的女人。我的女人不是我的负担,是我比别人更强大的动力。”

    林满月紧紧抱着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感动。

    他已经给她很多了,她很幸福。

    心动不如行动,头往上倾,亲了他的下巴一下。

    “我爱你,爱死了你!”

    “嗯,那就用行动告诉我,你爱我。”

    平时还会扭捏的林满月,再往上倾,亲在了他的唇上。

    不需要看的,感觉得到,稳准的唇瓣相依。

    公主抱的姿势,也发生了变化。

    夫妻之间,不是小孩子谈恋爱,牵个手亲个小嘴就够了。

    山体崩塌事件,朋友离世,都让盛韩轩的情绪有了起伏。

    亲着亲着,正好到了衣柜前。

    衣柜门还敞开着的,撞到了他的胳膊上。

    林满月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站在衣柜前。

    没有光线,看不见她在做什么,有悉悉率率的声音。

    衣服掉落在地上,有一件还掉在了盛韩轩的拖鞋上。

    再是巴掌打在肉上的声音,很清脆很诱人。

    她说:“我准备好了。”

    盛韩轩喉结动了一下,伸手触及,他的手就拿不下来了。

    没有开灯的爱,热烈又奔放地上演。

    “小东西!”

    “嗯~”

    “小东西!”

    “嗯~”

    “小东西~”

    “嗯?”这一声回答,喘中带着疑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卧室内,能看见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窗帘再厚重,也挡不住白天的光。

    林满月已经醒了,但是没有起来。

    闭着眼睛,在想着此时是几点了?

    另外一个枕头上的大佬,早就不在了。

    至少,九点是过了。

    唉,懒媳妇啊。

    外婆跟宋姿,可能也习惯了她的晚起,从来也没有来叫过她吃早餐。

    慢慢地睁开眼睛,再慵懒地转了一个身,侧躺着,眼睛就瞪大了。

    卧槽了!

    地上的衣服,怎么成酸菜了?

    还有衣柜里原本整齐挂着的衣服们,都很落败的互相挤着。

    回忆的海潮打过来……这不是被小偷洗劫了,是她和盛大佬的杰作!

    原来情况这么惨烈吗?

    他比她先起来,就不会打扫一下战场先?

    不管几点了,必须起床了。

    套了一件他的衬衫,林满月开始收拾卧室,越收拾越心疼。

    扯破了的衣服,她都才穿了一次呢,全球限量版呢。

    还从她的裤子下面,找出了大佬的手表。

    名牌手表贵有它的好处,摔在地毯上,也没有坏,秒针还在走呢。

    嗯,看到了时间,十一点三十五,说九点那真保守了。

    手机响起来时,林满月正好打扫完毕。“夫人,那个病患的家人,从亲戚家回来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