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中计
    谢**本人,还没有找到。

    假谢**说,当时从谢家把谢**弄走之后,他就留在了谢家,不知道姓黄的把人弄到哪里去了。

    几个可能的地方,比如他的住处和姓黄的住处,都可能藏人。

    只是,过去了两天,还是没有音信。

    就算谢**人精神有问题,也不代表他随便就能受牵连。

    精神有问题,也有活在世上的理由,他们也是人。

    林满月心理有点愧疚,怎么样都要把人找回来。

    不是她主动去招惹的,却没法拍着胸口说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良心上,过不去。

    一想到这件事,心理就堵得慌,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在林呈里身上出气了。

    林满月来到了精神病院,站在高处,望着那些在自由活动的病人们。

    其中站在阳光下,闭眼享受着自由的林呈里,是林满月的重点观察对象。

    因为多了一个“新人”,其他的病友,也偷偷摸摸地在看林呈里。

    站了一会儿后,林呈里慢慢朝想爬树的谢**走去,若无其事的晒着他自己的太阳。

    那么宽的地方,为什么偏偏选择到谢**身边去,有人去问林呈里的话,林呈里肯定说是凑巧,想站哪里就站哪里。

    护工就守着谢**的,林呈里没有去跟谢**说话,有意无意地去看谢**,观察谢**的一举一动。

    正应了那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你站在树下看精神布者,看精神布者的你在看你。

    护工被叫走后,谢**就没有人看守了。

    这个时候,林呈里就再次靠近,是和谢**肩膀挨着肩膀。

    “怎么走?”

    问了三个字,准确地传到了楼上林满月的耳朵里。

    树下的谢**,抬头看向院墙头。

    很高,没有人字梯是无法越过的。

    长了翅膀的鸡都飞不出去。

    林呈里也看过去,有些气急败坏地:“爬墙?等我们还没有爬过去,就被抓回去了!”

    收到给他送饭的护工的暗号,这是给林呈里黑暗生活终于带来了微光。

    多年老朋友来搭救,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只有老朋友才想着他。

    高压之下,总会有反抗的人。

    谢**还是看着墙头,林呈里沉不住气了。

    好不容易才能有了自由活动,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不知道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时间不是用来浪费在发呆上面的,要想办法逃走!

    转达消息的那个护工,没有时间跟他说细节,那么多眼线盯着的,就只告诉了他会救他出去。

    一直都幻想着要逃出去,并没有在屋里荒废了身体等吃等死,走得快跑得动。

    怎么救啊?

    多在这里停留一秒,对林呈里来说都是煎熬。

    谢**又把头转了回来,仰着头看树。

    头部转动,额前的头发还是把眼睛遮住了,林呈里好像把这个接头人按进水池里清醒一下,浪费时间就是浪费机会!

    看着树,难不成是要他爬树?

    树上,跟围墙之间的距离不止一两步,飞身过去不一定会只落在墙头上的,也能会被摔死。

    就在这时,假谢**爬了上去。

    曾经干过盗窃,撬锁和爬墙外下水道管的功夫一绝,爬树跟爬下水道管一样的,没有压力就爬了上去。

    看守的护工不在,假谢**又爬得太快,其他的布和护士们都没有发现。

    林呈里往上看了一眼,树杈上的确站着人,才确定不是眼花了。

    没怎么爬过树,为了不要再继续留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也得爬!

    人的潜能被激发,虽然没有假谢**爬得那么快,林呈里还是爬到了树叉上。

    站好后,才没有憋气自然的呼吸。

    树上的视野不一样了,还没有到达院墙的高度,惊喜看见了院墙外的吊车起重臂。

    黄色,那么显眼!

    这个办法太好了,他人到了树上,再用吊车把他吊出去。

    只要人出了这里,世界之大还没有他林呈里一个藏身之地了?

    不会再那么傻的去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要躲得远远的!

    听着机械的声音启动,吊车起重臂缓缓伸了进来。

    现在终于可以看清楚,挂钩上还挂着可以手抓的绳子!

    起重臂最终到了树杈处,林呈里激动地抓住了吊钩上的绳子,他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当脚离开树杈的那一瞬间,林呈里真的快哭了。

    眼睛一热,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终于啊!终于是从这人间地狱逃出去了!

    不会再只对着墙壁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太寂寞了!

    以前不喜欢养宠物,觉得只会拉屎拉尿很臭,还得服侍它。

    以后生活安定,他要养一条狗。

    美人陪的时候,听听狗叫也是好的。

    老婆还再找不找?

    这个问题暂时不考虑,保命要紧。

    老婆女儿会背叛你,只有钱不会!

    林家后院里,其实他有埋一些金条。

    埋得很深,不会被发现的。

    拿了金条,他就躲到天涯海角去。

    吊车成功地把林呈里从院墙里吊了出来,起重臂再慢慢往下,林呈里的脚挨到了地上。

    不再是悬空了,脑海里出现了前半生没有出现在他身上的一个词:脚踏实地。

    拔腿就跑,疯狂地跑。

    不知道跑了多少条巷子,跑了多少条街。

    主干道没有去,都是一些背街和人去得少的地方。

    躲在了一个巷子里,等到了晚上,可以断定是深夜了,林呈里才顺手牵羊从路过的人家里、偷了女人的一套衣服。

    难不难看已经不重要了,还顺手偷了一条丝巾,抱住了他的头。

    从背影来看,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女人。

    没钱打车也不敢打车,脚都走痛了,才来到了林家屋后。

    窗户内都是黑暗的,应该没人住在这里。

    盛家的房子那么大,像度假酒店,过河拆桥的林满月,怎么可能舍弃盛家的豪华园林别墅来住这里。

    在角落里找到了铁锹,用眼睛测试着具体的埋金位置,再开始挖。

    埋的时候是有多深埋多深,挖的时候就在后悔当初不该埋那么深。

    终于挖到了装金条的盒子,从底下抱出来,气都没有喘一下就打开盒子看。

    金灿灿的金条,眼睛都被闪到了。

    拿起来在手上掂了掂,凉凉的在掌中,眼睛又要热了。

    获得了自由,还有这么多金条,生活一下子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人还是不能一言定生死的,林满月跟林蕊蕊两人要他在精神病院待一辈子,他还不是出来了!

    擦掉喜极而泣的眼泪,林呈里抱着那一盒金条,准备原路离开。

    才翻到院墙头,下面就站着几个人。

    灯光再暗,还是认出了最中间那个大肚子女人就是林蕊蕊,他恨之入骨!

    林呈里再往后看,院内这一边,也跟着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前后都逃不了,从人数上他就输了。林蕊蕊打了个呵欠,“你早点来,我就不用等这么久。”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