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你生气了?没有。
    叉完腰,醉后的米安就双手先捧了捧她的脸,再双手对盛韩轩竖起大拇指。

    “你这么完美,那么爱满月,那么为满月着想,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好男人哦,你要跟满月一辈子幸福生活,生好多好多小宝宝,每一个都要像盛宝贝那样可爱!我给你们点赞,一万个赞一亿个赞!”

    长段话,有些字是不怎么清晰,不影响听懂。

    不管米安后面的话是吉利的还是什么,林满月还是决定劝她先回去,喝太多酒了伤身。

    才坐到米安身边,就被米安拉住了双手。

    靠近,酒味是真的很重。

    “满月,不是我自恋哈,我想不到,我这一生之中也能遇到渣男!章东来他就是一个渣男,他把那个雷迦藏在了办公室里,还藏在办公桌下!我撞见了,我要打那个雷迦,章东来还拦着不让!”

    卧槽!

    那还得了!

    林满月只以为米安跟章东来吵架了,还以为是她说了什么导致的两人吵,愧疚心都起了。

    毕竟是跟她见完面之后才吵,她说了什么话引起的啊。

    要是藏雷迦,还是办公桌下,那就不能忍了!

    林满月不确定地问:“真的吗?”

    米安喝醉了啊,还是要先确定一下。

    “真的!我亲眼看到的,章东来不让我看,我无意间发现了椅子在动,章东来还是不让我看!章东来还把我的珍珠手链,拿着要递给那个雷迦,被我当场抓到了!”

    米安一边说一边哭,哭得那叫一个心碎。

    阿禾找到她人时,她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浅酌的那种,不是大口大口的灌。

    只是情绪低落,外人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

    阿禾不陪着喝,米安就开始猛喝了。

    身边陪着一个人,还是武力值报表的阿禾,才大胆的让自己醉一场。

    哭倒在了林满月怀中,林满月摸着她的头,没有伤心只有气愤!

    即使米安所说的跟真相有出入,这也是章东来造成的!

    手链这件事,真不能忍!米安亲手做得,她跟任佳期都宝贝的不得了,任佳期还开玩笑说过想买个保险箱把手链藏起来的。

    那是她们友谊的一种见证,竟然要给雷迦?

    哦,雷迦割腕自杀过,大颗的珍珠正好可以挡住伤痕了。

    “他把那个雷迦藏在办公桌后,不让我看拽着我走,还要跟我去看电影!我看什么电影?看他们两躲在办公室里,就恶心地想吐!”

    说着,米安一个犯恶心,手捧着肚子要吐。

    阿禾眼疾手快地把垃圾桶放在米安身前。

    没有呕吐,只是干呕了几口水出来。

    阿禾去问服务生拿了水,给米安漱口。

    酒喝多了难受,漱口都是哭着脸漱得。

    “阿禾你真好,阿禾你是一个好女人,以后找男人一定要擦亮双眼,不要被渣男所欺骗。”米安看向站着的盛韩轩,又回来看着阿禾:“盛三少这样的男人你是找不到了,千万不要找章东来那样的,找一个好一点的,对你好不把你不喜欢的女人藏在他办公室的男人。绝对有,你一定能遇上,相信

    爱情会善待你的。”

    阿禾没有回答,只是在米安说完后,点了点头算回应。

    林满月说:“要喝酒的话,跟我回去喝,我们家里有很多酒,可以让你喝到天亮。”

    “好呀,喝到天亮,喝到大天亮!”

    米安挥舞着双手,“前面的朋友,左边的朋友,右边的朋友,后面的朋友,我要回去喝酒了,再会啊!”

    这里是酒吧,喝醉酒的人比比皆是。

    醉后丑态的人也不少,所以米安的行为举动并没有成为焦点。

    倒是盛韩轩跟林满月,引起了某些人的好奇打量和观望。

    视线频频扫向这边,林满月又不是不知道。

    先走为妙。

    阿禾把所有的款项都付清后,就准备离开了。

    米安走是能走,要搀扶着。

    索性,阿禾就背着米安走。

    从舞池边经过时,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随着音乐想来跟林满月来个身体碰撞。

    有盛韩轩在,一切对林满月的计划都是竹篮打水。

    男人的身体摇摆过来时,就被盛韩轩一掌给推开了。

    别人是摇摆随意的,盛韩轩的动作就刻意了,就是推人。

    无耻里,身体挨到的都有,盛韩轩的反应过大。

    “嘛呢嘛呢,玩不起就不要出来!”男人叫嚣着。

    只有近处的几个人听到了,没影响到其他人舞动身姿。

    即使知道这两人是情人关系,从进来就搂着,那又怎么样。

    漂亮的女人,谁不爱看?

    盛韩轩停下来,林满月实在是不想惹事,拉着他继续走。

    不是群指酒吧里的人,单单就说玩不起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配大佬动手的,会脏了手。

    “怂蛋,快点躲到你妈被窝里去吧,哈哈哈哈哈……”男人张狂地笑,又给扭回了舞池。

    后面骂得这些,盛韩轩他们没有听到。

    出了爵世酒吧,林满月不想那个男人说得影响到盛大佬的心情,就说:“以后我都不去酒吧了,去也要在你陪同的前提下。”

    盛韩轩淡淡地“嗯”了一声。

    “还有,那种人,你别放在心上,就当是放了一个屁。”

    他又“嗯”了一声。

    平时不是多话的人,他回了“嗯”,听着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

    “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怎么不说话?”

    “不是在说?”

    林满月嘿嘿笑,没生气就好。

    真不值当的,为了那种人动手。

    去酒吧是她要的,也是为了保证米安的人身安全。

    现在米安人也接回来了,他们也没有跟谁发生冲突,算是圆满了一次吧。

    没把米安送回米家,也没有送到章东来那儿去,给带回了盛家。

    睡得不省人事的酒鬼,哪里还想到什么喝到大天亮。

    安顿好米安之后,阿禾就走出了盛家。

    走的,没有开任何车辆。

    走到繁华的街道之后,才坐了的士,去了爵世酒吧。

    那个骂人的男人去上厕所,阿禾就跟了去,进门之后她就把灯关了。在撒尿的男人,往后一看,脖子被一只手按住,把他的头转回去,按进了小便池里……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