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宿醉之后,米安醒来,整个头都要炸了!

    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这是第一次。

    躺在似曾相识的房间里,混沌的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里是盛家。

    曾经在这间客房住过一晚上的,才有熟悉感。

    不是酒店的那种感觉,房间内的摆设,是家的温暖。

    头太疼了,醒了又睡不着了,就起床吧。

    衣服已经换过了,穿着质地舒服的睡衣,衣服上有香香的洗衣液的味道。

    起身,才看到柜子上摆放着一套衣服,折得很整齐,都是满月给她准备的。

    住酒店,哪里有这样的服务?

    这样的贴心!

    看到床头柜上,还有头疼药!

    外加,一张贴心的便利贴,上面写着字:“醒来后要是实在痛,就吃一粒,保温杯里有热水。”

    噢,还有个保温杯呢!

    手机已经关机了,米安也没打算开机,拉开窗帘看外面,时间肯定不早了。

    吃了一粒药,洗簌之后换了衣服出来,问一个正路过的保姆:“请问一下现在几点了?”

    “一点多了米小姐。”

    “谢谢。”米安礼貌的笑了笑。

    保姆也笑,分开朝着两个方向走。

    客厅没有人,米安再问了一个保姆,才知道林满月在坐秋千。

    远远的,看到米安走来,林满月就从秋千上下来了。

    走出来,问:“感觉怎么样?需要用到醒酒茶吗?”

    “吃了药好多了。”

    林满月挽着米安的手,“等会儿再去喝些粥,缓缓胃。”

    那么多酒,不能再吃刺激性食物了。

    没有质问为什么去喝酒,也没有笑她借酒消愁是傻子,全是关心的话。

    米安的头,都不那么疼了。

    就是嘴巴跟喉咙,不是很舒服。

    “昨晚我没说什么胡话吧?”

    “说了一些,你喝醉之后好可爱。”

    米安:“……”

    不是很相信林满月说得可爱。

    最后的样子都很丑的啊,这么安慰她,也是难为林满月了。

    “没给章东来说吧?”

    “没,谁都没说。”

    “满月你真好,幸好有你。”

    米安枕着林满月的手,亲密无间。

    林满月轻轻推了推她的头,“不过,你说得章东来把雷迦藏在办公室里,怎么回事?”

    醉后的话,必须要求证。

    不是一定要插手米安跟章东来的感情问题。

    喝醉成那样,林满月不能不问。

    米安难过得垂眸,“我去章东来的公司,他的秘书拦着不让我进去,我就闯进去了。章东来见我进去,没说几句话就要跟我出去吃饭看电影,是要把我快点赶走,不让我看到藏着的雷迦。”

    “……”林满月在心里骂了章东来几句,又问:“你说打雷迦,章东来拦着不让又是怎么回事?”“没打,只是不准雷迦再藏起来,章东来就对我伸手了。还有手链,我看到了我丢了的珍珠手链,就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之前问了他不下五遍他都说没看到,却是被他放在那里的。你知道的满月,雷迦手

    腕上有自杀留下来的伤疤,珍珠手链正好可以遮挡。”

    难过的,米安说着又红了眼眶。

    因为在乎,才那么难过的。

    不在乎,藏一个女人藏一百个女人,都不会去借酒浇愁。

    林满月还没有丧失全部理智,在追问:“章东来是怎么跟你说得呢?”

    “他说不是我看到的那样,这样的解释,根本就不叫解释。满月你是不在场,雷迦蜷缩在章东来的办公桌下,身上还被我淋了茶水,样子特别楚楚可怜,我特别像是一个恶霸女,打扰了他们两的好事。”

    “那个雷迦呢,没说什么?”

    “没有,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害怕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那真是猫腻中的猫腻了。

    抛开是自己朋友要帮忙说话的份上,不带任何感**彩来看,章东来是真的做得差劲。

    让雷迦进办公室就不对了,还让躲办公桌下。

    普遍的逻辑思维,如果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雷迦为什么要躲在办公桌下呢?

    心虚了才躲的。

    章东来还催着米安离开办公室,同意是心虚。

    “章东来今天有打电话问我,我说不知道你在哪,从他的口气像是断定我知道,要我转告你,不要乱想,给他解释的机会。”

    眼泪从眼角滑落,米安失望地摇头,“我真的不愿意见到他,就算说雷迦主动勾引他的,我都不愿意听。”

    林满月也不劝了,此刻米安心里很乱,越劝越乱的。

    一个小时后,保姆来报,有一位姓章的先生来见。

    是章东来,米安说不见,叫赶走。

    “没事,我去见见。”林满月去了大门口。

    没有开铁门,隔着镂空雕花铁门。

    看章东来的样子,有些颓废,眼睛充满了血丝。

    “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去了一家名叫爵世的酒吧,去晚了米安已经被谁接走了。”

    林满月没有接话,不是难事,章东来查得到。

    “有一个人在厕所被打了,听说是被按进了小便池里,门牙掉了一颗,手法干净利落,挨打的人连谁打得都没看见。我赌一块钱的,揍人的是阿禾。”

    林满月摇头,“我不知道阿禾有揍人。”

    并没有否认是他们把米安接走的。

    “她还好吗?”

    “不怎么好,喝了很多酒,哭了很多次,暂时不想见你。”“我能解释的,当时她闯进办公室,雷迦吓得躲了过来。都已经躲了,我再叫雷迦起来就是画蛇添足,想着先带她走,就不会看到雷迦,没想到还是被她发现了。我跟雷迦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就问雷迦

    为什么回来了,秘书就打电话说她进来了。”

    就是这么巧,巧到真的像捉奸。

    真要是发生点什么,章东来还能找理由找借口,零奸情啊,怎么找理由?

    “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米安。”

    林满月已经转过身了,又回头:“那个雷迦把你弟弟收得服服帖帖的,几次又引爆了米安的雷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我知道,我会处理。”

    “处理,就是把人送走?”章东来蹙眉,那要怎么处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