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你说我浪?
    夜风在吹,不是狂风甚是龙卷风,快吹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除了盛韩轩一个人,其他的人,包括章东来的那些保镖们,全都怔了。

    我是谁,我在哪,干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那是真的吗?

    眼睛还没瞎,的的确确是发生了。

    让人闻风丧胆的女保镖,被强吻了!

    盛三少的这个女保镖有多厉害,并不是传言中的那么夸张,是真的很能打!

    能打到,一般正常情况下遇见,都想避开她几步的。

    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物,会被强吻?

    还是被一个,感觉一拳能打倒的男人。

    亲吻着阿禾嘴唇的钟折恺,脑袋里在炸放着烟花。

    难怪那些男男女女的动不动就爱亲嘴。

    现在亲上了,就是怼人时说得,有能耐是要上天了。

    这就是上天啊!

    人都飘了起来,魂牵梦萦的,做梦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

    不要醒不要醒千万不要醒,就这么梦下去吧。

    突然,腰间抵来了某个物件,把钟折恺从梦境里拉到了现实。

    好舍不得好舍不得的,唇唇分离。

    钟折恺低头一看,腰间是一根甩棍。

    再抬头,傻乐般地对着阿禾嘿嘿一笑。

    面无表情的阿禾,就在钟折恺这一笑之后,按下了开关键。

    电击,钟折恺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身体躺着,人是没有反应了,脸还是笑着的!

    众人:“……”

    这个结果,并没有超出预期的,强吻的后果就是被打下。

    要找麻烦的人,都这样倒下了,那还说什么?

    事情就这么凉了啊……

    米安也还是没让章东来送,林满月说她来送,章东来还能抢着?

    只送到米家门口,林满月把米安交给米邵乾,没有再进去。

    盛大佬还在车里呢,嗯,另外一辆车里还有个被电棒电晕了的钟折恺,还没有着落。

    钟家,按门铃,容阿姨出差不在家,是钟叔叔披着外套来开得门。

    着急地让开,引着搀扶钟折恺的阿禾,去钟折恺的房间。

    钟叔叔都没问什么原因,直接当喝醉了。

    经过洗手间时,盛韩轩一个用力就把钟折恺给拽了过去,然后对钟叔叔说:“我给他醒醒酒。”

    林满月又帮衬着,把钟叔叔给叫到客厅了,总之大佬给钟折恺醒酒的方式,不会是杀人就是了。

    洗手间的门才关上,盛韩轩就把钟折恺丢在了花洒下,打开了水阀,冰冷的水喷洒下来。

    水还没有达到刺骨的地步,淋着也是够折磨的。

    哆嗦的钟折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双手抱住了自己,“下雨了吗?好大的雨啊……”

    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雨外的盛韩轩。

    怎么,下雨都下这么偏心,雨神都是测量了范围,两人相邻那么近,只有他这里下雨,盛韩轩那里没有下啊。

    岂止只有下雨不公平,好多地方都不公平,盛韩轩还有一个漂亮聪明的老婆,可爱帅气的儿子。他呢,老光棍一个。

    唯一好一点的就是,父母恩爱,家庭和睦些。

    钟折恺摸了一下脸,雨怎么下得这么密密麻麻的?

    还有,这里怎么这么熟悉,好像是他家的、洗手间?

    “醒了没?”

    听到盛韩轩说话,钟折恺点头:“韩轩,你有伞吗?借我一把,这雨太猛了。”

    “那还没醒,继续淋吧。”

    盛韩轩往后又挪了一步,拉开了与花洒水的距离。

    醒不醒的,钟折恺身体越来越冷,意识逐渐清晰。

    抬头望上去,花洒的水滴地他眼睛都无法睁开。

    不是下雨,是在他家里!

    急忙往旁边爬了几步,水没有再往身上淋,也有部分溅到了身上。

    改变不了什么了,一身湿透,溅些水也没多大关系。

    自我保护意识,扶着盥洗台起来,就抓着架子上的长毛巾,包住了自己。

    “还是不是朋友啊?放冷水?水阀往右边去就是热水,热水也能把我淋醒的,用下热水你会死啊?”

    彻底醒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也一幕幕的在脑海中回放着。

    被章东来挡住了路,林满月跟盛韩轩来“救”他了,再是被章东来怂恿亲了阿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亲了阿禾!

    那触感,比阿禾的拳头要软的多。

    就算被阿禾电晕,也值得了。

    是的,钟折恺记起来了,是阿禾把他电晕了。

    强吻不对,这是要承认的。

    阿禾的电击,钟折恺挨得心甘情愿。

    不过,盛韩轩放他冲冷水,这让他还是有怨念。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身体那么好啊,洗冷水澡都没关系。我家里也是有热水的,你只要稍微偏一点水阀而已。”

    盛韩轩不在意地说:“稍微偏一下,我怕我会不小心偏到开水那里。”

    开水!

    一想起自己,被开水淋熟了的样子,钟折恺都不觉得有多冷了。

    冷水其实也还好,顶多就是感冒一下而已。

    开水的话,那就得残了……

    “我的女人,把阿禾当成了家人,你要浪也分一下对谁。”

    擦头发的钟折恺,转身不是很同意的眼神看着盛韩轩,“你说我浪?”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我就喜欢她!”

    “喜欢谁?”“阿禾啊,还有谁!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我也看出来了,她就没有要谈恋爱的心思,我是准备慢慢靠近,再慢慢感化她的。今天是特殊情况,章东来一直怀疑我喜欢米安,每一句话都是对我的控

    诉,我要为自己证明,我喜欢的另有其人,才亲了她。”

    话太多了,像苍蝇一样,盛韩轩听到这里不愿意再听下去。

    不是占小便宜,确定了这一点,就可以了。

    至于喜不喜欢,这是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双方去沟通。

    手拉到了门把,盛韩轩还是提醒了一句:“我的女人很看重阿禾,你注意。”

    我的女人我的女人,能不能直接说名字啊亲!

    已经脱掉了衣服和裤子的钟折恺,只用毛巾裹着下面,长度还只到大腿的。

    他追上去想问问难道还不让他喜欢阿禾吗?

    出了洗手间的盛韩轩,停住脚步,问:“你确定你要这样出来?”

    有什么不确定的?

    钟折恺低头看自己,该遮挡的都挡了啊,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啊?

    就这么一看,盛韩轩人都走得看不见了。

    急忙追出去,跑得太快惯性使然没能及时刹住车,硬生生地停在了电视前。

    盛韩轩早就捂住了林满月的眼睛。

    沙发上的钟叔叔:“……”阿禾:“……”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