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当做是被狗啃了一下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为什么不说有女人在?

    还是暗恋的阿禾?

    钟折恺立马用手捂住了胸口。

    不对啊!

    男人身体都是一样的,区别就是脸。

    遮挡脸,没认出他来,也许对于阿禾来说,只是一场幻觉。

    至于林满月,根本就不需要他来遮挡什么,盛韩轩早就遮住了眼。

    钟折恺的手往上,捂住了脸。

    再一个猛地转身,准备要跑。

    墨菲定律,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越是发生了。

    腰间的毛巾,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掉了下来。

    钟折恺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背影展现了出来。

    阿禾:“……”

    钟叔叔:“……”

    看来是真的醉糊涂了,都给醉裸奔了!

    爷们儿两在家,怎么奔都没关系,有外人在,还是女士,钟叔叔坐不住了。

    起身去捡掉在地上的毛巾,正好与背对着蹲下抓毛巾的钟折恺,一人抓了一边。

    也不知道父子两是怎么抓得,钟折恺一个重心不稳,翻到在地。

    嗯,这下是毫无保留地把正面展现了出来。

    要死啊要死!

    再也不管什么毛巾了,钟折恺爬起来,双手捂着跑了进去。

    蹲着的钟叔叔,尴尬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听到关门声音,盛韩轩才把捂着林满月眼睛的手放下来,跟钟叔叔道别牵着林满月走了。

    阿禾跟在两人身后,神情有些莫名其妙。

    钟叔叔哪还会挽留,钟折恺出了这么大一个丑,再发酒疯奔出来,那就是对两位女士的不尊重了。

    尴尬着送他们离开钟家,钟叔叔倒回来直冲钟折恺的房间,必须制止再次裸奔的行为,家里没人了都不能了!

    出了钟家,小步走着的林满月,好奇问:“为什么挡着我的眼睛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是不让看,就越是想看,好奇心害死猫啊。

    盛韩轩不回答她,只扶着她上车。

    车开走后,林满月问阿禾:“你看了什么?”

    阿禾说:“钟折恺,他没穿衣服。”

    啊咧?

    眼睛看不到,耳朵是能听到的。

    在盛大佬出来的时候,林满月听到了钟折恺追出来的脚步声。

    没穿衣服,在他们面前晃荡,那不是裸奔吗?

    卧槽!

    难怪大佬不让她看。

    上次跟任佳期她们几个一起看男女打架的视频,盛大佬就说了不准看的。

    钟折恺是疯了吗?

    喝酒的是米安跟章东来,滴酒未沾发什么酒疯?

    强吻了阿禾,该发疯的应该是阿禾才对!

    林满月联想到了最近接触的谢家,谢**就是受到了考试的刺激,十年都是那个样子。

    钟折恺,可也别受到刺激,十年来就习惯了裸奔。

    “哈哈哈哈。”林满月不厚道的笑了。

    盛韩轩伸手,手指掐着她的下巴,把她张着的嘴巴给强行闭合。

    呃……林满月不解地看着他。

    痛倒是不痛,干嘛啊?

    他说:“不许想别的男人。”

    好吧,不想不笑了。

    林满月在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觉得还不够,又在额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他的手才从他下巴拿开。

    嘴上拉伤拉链是不笑,额头拉上拉链是不想了。

    坐正,林满月指了一下他,然后在放在掌心,双手捧着,又挨到了左胸处,那是人的心脏。

    捧着他,把他安置在她的心里,她的心上人。

    比了她心的大小,再对着他,他就有这么大,装进心里。

    与心脏大小匹配,全然是只有他了,别的人是没有位置了。

    就这么一连串的手势,盛韩轩看懂了。

    眼睛里的深邃,像是已经把她的身体,镶嵌进了他的身体里。

    林满月笑,再拍了拍自己的左胸,双手比了个心,右手的拇指跟食指变了个方向,成了手枪的手势。朝着他的胸口,开了一枪。

    “a~~”自己配音,她把她的心,射击进了他的心里。

    没有承诺,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对月当歌,只有她的这些个俏皮又浅显的动作,彻底把盛韩轩给收服了。

    脸不再阴冷,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这些动作,只能对我一个人做。”

    林满月点头,她又不是多情的人,不是对着谁都能做出这些的。

    不就是想逗逗他嘛,效果还蛮好的。

    心情愉悦了,那么就是,可以抵消一下她擅自去劝架没有汇报这件事了吧?

    挽留阿禾今天就留在盛家,有话要说。

    林满月先上楼洗了热水澡,问了盛大佬钟折恺是什么意思,她再跟阿禾说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就有个底了。

    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的,钟折恺当众耍流氓,阿禾也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

    “阿禾,韩轩已经跟钟折恺确认了,不是闹着好玩亲你,钟折恺好像是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

    “夫人你说得那方面的意思是,喜欢吗?”

    “是,他说他喜欢你。”

    阿禾:“……”

    林满月看着阿禾还懵懂的反应,就好想抽钟折恺几顿!

    发什么疯啊,欺负阿禾!

    还有章东来,喝酒发什么疯要怂恿钟折恺亲喜欢的人?

    “道歉还是要道的,之后有没有什么发展,我跟韩轩都不会插手。但是如果钟折恺欺负你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夫人,我要守在你身边一辈子的!”

    阿禾说得很郑重,一个字都不假。

    林满月叹气,“怎么能这样想呢,你也要有你的生活,你也要有你的家,你的爱人和孩子。”

    “不要爱人,我只要守护夫人的安全。”

    “……”

    这是认了死理了。

    “米安跟钟折恺说得那些话,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对,米安说得,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我有了,米安有了,任佳期也有了,你也要有,那是你追求幸福的权利。那个人可以是任何人,不拘泥于钟折恺一人,只要是能让你感到快乐的,相处的很好,

    就能选择在一起。至于今晚的吻,你可以当做是被狗啃了一下。”被比喻成汪汪的钟折恺,裹在被子里打了个喷嚏,感冒了还是谁在背后说他?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