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吃纸
    不巧,就是为她们而来。

    没有说出来,她们能听懂他的意思。

    章东来深深地看着米安,确定她脸色红润,除了眼神没什么波澜之外,都还好。

    稍稍放了一些心,章东来才看向林满月,说:“从你出酒店,我一直跟在你后面,你们在这家医院这么久,做了什么?”

    问、问到点子上了。

    没人回答,章东来不厌其烦地追着问:“你们三个,谁身体不舒服?”

    “我。”阿禾在她们两人之前,抢答了。

    还有一种生怕她们两其中一个要回答的架势。

    章东来又看向阿禾,虽然是林满月的保镖,还跟米安关系不错,他真的跟阿禾说话不多。

    “什么病?”

    “女人的病,这就不劳章先生多问了。”

    阿禾一句话就把章东来给堵死了。

    正因为平时没有沟通交流,这种话题哪能问得下去。

    管太宽。

    章东来还是不信,全是疑点。

    盛三少也来了s市,不至于林满月出行都受到困阻连车都没得坐。

    要么就是,林满月也隐瞒了盛三少。

    什么样的事情,是要隐瞒这么多人的?

    不好的事情最近总是发生在他跟米安身上,章东来有些不得不问:“安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

    回答很果断的米安,又反问:“你是来接我的吗?”

    “我不放心,所以想过来看看你。”

    “上车吧,不要一直站在这里。”

    米安没再回章东来的话,挽着林满月坐进车里。

    她们三人坐在后排,章东来只好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去,司机在得到命令之后发动了车。

    去哪里?

    回酒店?

    酒店套房里,那些看诊的病历都在,给章东来看到了,该怎么办?

    去外面玩一圈,米安的身体状况不允许。

    就算她化了妆掩饰了病态的脸,身体实际情况还是虚弱的,不容许到处乱走。

    需要静养。

    “安安你跟盛三少不在同一家酒店,你住在哪里的?”

    章东来这么一问,就把她们的一条后路给堵死了。

    看似只是简单的询问,其中的刀光剑影,谁听谁知道!

    米安慵懒地报了所住的酒店名字,没有走心问他:“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连夜过来的,到的时候正好看到满月从酒店出来,就跟了过来。”

    今天才来,前两天不在。

    也是,林满月没有阿禾的警觉,被跟踪了不知道。

    有阿禾在,跟踪她们不会那么简单的。

    米安只是想,不让章东来再留在s市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回家。

    只要她回家了,章东来也不会一直停留在这里。

    司机把车开到酒店,林满月想了想,还是跟着一起下车了。

    那些东西,白纸黑字上写着在医院做过什么,就让她们去给毁尸灭迹了。

    这件事从此就被尘封住,永不见天日。

    显然,她们三人都做到了无声的默契。

    进门的时候,米安就把章东来给挽住了,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东西都在米安睡得那间房里,林满月跟阿禾进到卧室去处理。

    撕碎?

    除非是撕成粉碎,无法拼凑。

    烧毁?

    找了一遍没找到打火机,酒店好像有准备的吧,怎么不见了呢?

    也不能扔出去的吧,那不然她们两把这些东西都吃掉?

    一大堆,看着就饱了。

    全部吃下去,消化不良,她们两是要去医院洗胃的吧……

    折中的办法,就是撕了。

    因为林满月还想起了,这一堆东西一起燃起来,酒店安全消防做得很好,会有起火的警报声,到时候来得人更多,就不止章东来知道米安去医院做过什么了,全酒店的人都知道了。

    撕吧。

    安全可靠,对她们两的身体,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本来就有疑心的章东来,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们三的不正常。

    米安没话找话的跟他说,他也在答,还注意着房间里的动静。

    隔着门,实在是听不真切在做什么?

    “连夜赶过来,有点想睡,想喝水,安安你给我烧点好吗?”

    章东来撑着自己的额头,要稍稍睡一下的状态。

    米安就去接水了,转身哪里还看得见章东来的人。

    放下电热水壶就跑出来,章东来已经到了她卧室门口。

    手已经扭开了,门锁。

    蹲着撕纸的林满月跟阿禾,被突然开门的章东来吓住了。

    最后一张!

    她们两人手上都剩着一张,米安的检查单。

    长方形的,大概就是盛大佬手掌那么宽。

    别的可见的,都全部进了垃圾桶。

    可能是心理作用,有想到过吃纸,林满月脑海中一时间没想到该怎么办,就把单子揉进了嘴里。

    阿禾见状,依葫芦画瓢,也揉进了嘴里。

    章东来:“……”

    安全了,彻底安全了,所有米安做过手术的证明都给消除了。

    关于医院那边,林满月会叫人去消除了所有的记录,除非是跟医生面面对质。

    米安赶过来,正好看到阿禾吃纸,自责又难过。

    怎么吃了呢!

    那东西能吃吗?

    米安拽着章东来出来,关上了门。

    “你干什么?”

    “还问我干什么?她们两在销毁什么,宁愿吃了都不给我看?”

    屋里的两人,听着他们在外面发生争执,实在是吞不下去,林满月又把纸给吐了出来。

    “呸呸呸呸呸呸……”

    林满月吐不干净嘴里的东西,见阿禾没什么反应,她问:“东西呢?”

    “吃下去了。”

    “……”

    还是阿禾更勇敢一些,林满月狂对着垃圾桶吐口水,有些恶心。

    阿禾从床头上打开一瓶水,递给林满月漱口。

    漱口的水,也吐进了垃圾桶。

    那团纸,混进了碎纸片里,等下就去丢掉,不会让章东来发现。

    房间外的两人,没有停止争吵。

    “为什么要给你看?”

    “能给我看,那她们怎么心虚吃了?”

    “章东来你不讲理!”

    “安安,我就是太讲理了,才答应让你出来散心!早知道,我就把你锁在我身边,哪里都不允许你去!”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了。”

    咦,还真有离去的脚步声,再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林满月贴在门后听,真走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