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大佬,咱能正经点吗?
    手酸了一夜,第二天是好了一些。

    林满月吃早晨,都是用得勺子。

    也不是用不了筷子了,没有那么夸张。

    就是勺子,方便些。

    要不要去陪米安,失恋之后需要静一静,还是希望陪着,这因人而异。

    打了电话问,米安说不要陪,林满月就没去了。

    米安她爸爸已经知道米安跟章东来已经分手了,乔思威要是再能闯进米家,米邵乾也不会有爱女如命的传言了。

    这个时候,章东来跟乔思威再去找米安,就等同于找死。

    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粥,那个雷迦就是一颗老鼠屎,出现之后把米安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哪里只有米安,还有梁川他们!

    由此,林满月得出一个总结,再平凡的人物都不要小瞧了他,从他身上带来的影响力绝非只有他身份那么一点,要翻好多倍的。

    闲着无事,林满月就给梁川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

    问梁川,也就是相当于问项以轮了。

    只是,不愿意跟项以轮对话而已。

    “卧槽,项以轮他妈过来了!”

    梁川那大惊小怪的,林满月都把手机从耳朵边挪开一些距离。

    问:“你们见到面了?他跟他妈坦白了吗?”

    “还没有,项以轮说等露露身体好一点了,再跟他妈说。”

    露露,那个小女婴。

    林满月对那个小女婴,其实没有什么抵触,小孩子懂什么啊。来这个世界上,不是她主动来的,命运如何亲人是谁,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曾经,还有点心疼那个小女婴,跟盛宝贝一样大,做了妈妈之后母爱泛滥了。

    在知道是雷迦捐卵,后面又制造牵连出那么多事端,真的对那个小生命没有变化,是不存在的。

    没有抚养也没有怀孕,露露就是雷迦的女儿,这也是客观存在的。

    只希望,露露长大后,身上都是她爸爸项以轮的优点吧,千万不要学了雷迦。

    “露露怎么了?”

    “感冒了,有点严重。”

    “怎么会感冒,那个保姆曾经照顾过我,即使听不见不能说,正常人都比不上她细心。”

    林满月说得是聋哑保姆,不是侮辱性的意思,聋哑保姆在照顾人方面真的是专业的。

    无法交流,生活方面处处都顾及到了,天寒加衣炎热去暑,方方面面。

    “不是保姆,是项以轮他妈,带着露露睡觉,才把露露弄感冒了。”

    呃……这……

    奶奶的爱太沉重了,但是项安娜女士,投身在了商业运转,生活方面貌似是欠缺了很多。“不然我怎么会知道项以轮他妈过来了!他就打算瞒着的,瞒到他妈走,只要不被我发现就不说。要不是我逼着问露露感冒严重,他瞒不下去,才告诉了我。你瞧不起你舅舅,是有原因的,我跟你一起鄙视

    他!”

    林满月翻白眼,“我不是瞧不起他,只是有些时候厌烦他而已。堂堂项氏红河的少东家项以轮,有几个人敢瞧不起?”

    “敢的是你满月啊,盛世集团的总裁夫人,完全可以瞧不起项以轮的,吊打!”

    林满月:“……”

    她想问,项以轮跟梁川之间是真爱吗?

    真爱有这样黑对方的吗?

    反正她是不会黑盛大佬的。

    “都忘记是满月你给我打电话了,一直只顾着自己说,满月你有事啊?”

    “我没事,只是友情提醒一下你,注意一下露露,那个雷迦太能作妖了,千万不要被雷迦发现露露的存在。”

    “章东来还在查?我就不懂了,拿钱卖了卵,还找什么孩子?喜欢不知道自己再生吗?”

    梁川的声音都提了起来,像是鸡脖子被掐住了发出的尖声。

    章东来是不会再插手雷迦找孩子的事件了。

    手机又拿开一点,林满月开了免提,“别紧张,你们只要不露馅儿,促成这件事的那个人快死了,不会露馅的。”

    “说到这里,满月我真的想跟你吐槽,章东来他妈要他赶紧给露露找个后妈,你知道章东来怎么说吗?”

    “嗯?”

    这种话题,就是要接话茬的,才能聊得下去。

    “章东来说,老头子要死了,他要守孝三年。一个在国外长大的,连筷子都用得不利索的混血儿,他要复古守孝,还有,他老头还没死呢!生这样的儿子,还不如生一张信用卡!”

    “信用卡是生出来的吗?”

    “你的关注点不对,我要表达的是项以轮找借口找得有多烂。”

    “嗯,那你回答我,信用卡是生出来的吗?”

    梁川:“……”

    不能愉快地讲电话了……

    因为梁川黑项以轮,以及自我调侃,林满月心情变得很好。

    项以轮那么喜欢梁川,不是没有原因的。

    作为朋友,林满月都很喜欢跟梁川接触。

    梁川就跟任佳期一个样,只是性别不同,他们两人在一起,场面无法安静下来,全是欢乐。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周,林满月去米家看了米安两次,陪着坐坐喝茶聊天。

    米安在她面前,没有强撑着,也有流泪的时候。

    强撑是给外人看得,她们彼此之间是朋友,不需要。

    林满月就是在米家接到的项以轮电话,确切地来说是项安娜用项以轮的手机打来的电话。

    “满月。”

    一听就听出来了,林满月礼貌回复:“您好。”

    “我明天的飞机,今天能见见你吗?”

    “好的,可以带家属吗?”

    那边没有立刻回复。

    唉,林满月没有忘记盛大佬跟她交代过的话,以后要见除了项以轮以外的任何项家人,都要先得到大佬的同意。

    项家人,已然被盛大佬打上了豺狼虎豹的标签。

    项安娜答应了,然后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能不答应吗?

    决定权可是在林满月手上。

    米安看出来林满月有事,就催着她去办了。

    总归是失恋,生活还得继续过下去。

    林满月就喜欢米安的通透。

    闲暇时间多,盛大佬不多。

    原以为还要劝一劝的,一说出来,他就答应了。

    “手指姑娘的安危,我来保护。”

    林满月:“……”大佬,咱能正经点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