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拿钱侮辱人
    来得太突然,招呼都没打一声,开门进来,屋里的几个人毫无防备。

    乔思威本来是盯着米安手上的钥匙,再看到米安身后进来的盛气凌人米邵乾,还是收了那仇恨的目光。

    就算是章东来,在米邵乾的面前都得规规矩矩的,威信如此,乔思威根本不敢造次。

    曾经米邵乾也到这里来过,面积虽小了点,两个人住着也不是不行。

    此刻有这么多人,就显得挤了。

    以前也跟章东来舅舅一家见过面,和和气气的,不是现在的严肃。

    章东来舅妈,手在围裙上擦了几下擦掉水,才笑着说:“安安,快叫你爸爸坐啊。”

    还是安安的称呼,跟以前一样。

    米安听着没什么感觉,视线一直落在雷迦的身上。

    不仅洗脸发带是她的,连身上那套睡衣都是她的。没有穿过,有了买了几套放在衣柜里的。

    米安走到雷迦身前,不礼貌地指着她的头,“给我取下来!”

    愣愣的雷迦,火烧头发一样急忙取下了洗脸发带,递给米安。

    一巴掌就打掉,洗脸发带就掉在了地上。

    脏!

    被雷迦用过的东西,从里到外都是脏的!

    “不就是根发带吗?”

    慢悠悠的声音,是乔思威说出来的。

    米安转头,皱眉:“就算只是发带,那也是我米安的东西!”

    “也有可能是跟我大哥一起买的啊。”

    还是慢悠悠的,不是乔思威还有谁。

    米邵乾不怒反笑,打了个电话出去,交代电话那头的人把箱子拿上来。

    然后,米邵乾走到沙发主位坐下,手指在扶手点了点,“安安,过来坐。”

    章东来的家,在米邵乾的这样反客为主的动作后,有了米家的标签。

    “安安。”

    米邵乾又叫了一声,米安才过来,挨着坐在了米邵乾旁边。

    在米邵乾的眼里,乔思威连毛都没有长齐,坐下并不是有话好好说。

    “你们是在跟我女儿谈钱吗?”米邵乾问。

    “米先生,你误会了……”

    米邵乾举起手,制止章东来舅妈说下去,“我问得是你儿子,他已经过了十八岁是成年人,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乔思威还是没有再懒洋洋地坐着,挺直了腰杆,“没有谈钱,只是认为感情好聚好散,男女双方都有付出。”

    大哥不是没给米安花过钱,并且都是大手笔,买什么都是最贵的,那一衣柜的衣服哪一件不是大牌?一个发带的钱根本不算什么,只有米安小题大做。

    “哦,你跟我谈付出,好,那你告诉我付出多少钱一斤?”

    米邵乾脸上的笑容已不见,剩下的都是慑人的威严。

    “男女谈恋爱,怎么能用金钱衡量呢?”乔思威的舌头,有点捋不直了。

    没有跟米安对话时的轻松感,米邵乾的气势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很想逃离,理智又告诉他不能做胆小鬼。

    “年轻人说话这么出尔反尔,出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没告诉你前后不一会有什么后果吗?”

    乔思威没接话了,什么后果,难不成米邵乾要把他杀了?

    这里有三个人,他、他妈还有迦迦,三个人都杀了,米邵乾有这个瞒天过海的本事吗?

    况且,在米安闯进来后,他给大哥发了信息,大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门铃响了,乔思威眼神示意他妈去开门。

    救星来了。

    吵架就吵架,这回可以让分手更彻底一点,免得米安再抱有复合的幻想。

    吵得轰轰烈烈,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情的舅妈,担忧地经过客厅,先看了猫眼,开门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

    乔思威真以为是大哥回来,腰杆挺得更直。

    不需要在米邵乾面前扮可怜,他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门打开,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招呼都没跟舅妈打,把手里的箱子提着放在了米邵乾面前的茶几上。

    动作很迅速打开了箱子,里面整齐地放着钱,一叠一叠装好了,很像是刚从银行里提出来。并且,还是全新的钱,表层是光滑的。

    西装革履的男人,把箱子开口处转对着米邵乾,站起来时微微鞠躬,就出去了。

    乔家的经济生活还算可以,也没一下子见过一箱子的钱,乔思威的腰有点僵了。

    米邵乾是什么意思,来跟他大哥算分手费的吗?

    拿他大哥当什么了?

    米家的钱是说拿就能拿的?

    以后米邵乾不是逢人就说他大哥是吃了他米家的软饭,分手还给了遣散费!

    好不容易做了章家的主人,一辈子都得活在米家的阴影之下,那些长舌妇会把他大哥说成软脚虾!

    乔思威皱着脸问:“你们是准备拿钱侮辱人吗?”

    米邵乾拿出来一叠钱,银行工作人员那样在边缘刷了一下,整叠钱都颤动了。

    “年轻人也有聪明的时候。”

    “我大哥是不会被你们侮辱的!”

    “谁说要侮辱你大哥,我是要侮辱你。”

    米邵乾还是那个口气,在激动的乔思威面前,言语清淡还是站了主导地位。

    侮辱?

    舅妈再怎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看出来了米安父女两是上门来找麻烦的。

    急得跟章东来打电话,叫着急忙回来。

    要赶米安父女两走,舅妈是不敢的。

    好似专门等舅妈电话打完了,米邵乾才抽出一张钱,甩牌一样甩在乔思威身上。

    问:“重吗?”

    一张钱而已,怎么可能会重。

    但是,乔思威没有回答米邵乾,预想不到他回答之后米邵乾会做出什么事。

    如果这也算侮辱的话,也不是承受不住。

    有钱人就是吃饱了撑着,带这么一箱钱在身边,不怕路上遇到劫匪吗?

    “呵呵。”米邵乾再抽出两张来,同样甩牌一样甩在乔思威的身上。

    “重吗?”

    乔思威还是没有回答,嘴唇还有一抹笑意,把身上的三张钱捡着扔在了地上。

    冷笑都没有了,米邵乾猛地站起来,纸条都没扯,一叠钱砸在了乔思威脸上。

    厉声问:“重吗!”崭新的钱,砸到脸上,是痛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