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关注点是不是偏了……
    绑架案前前后后调查清楚,二十四小时之内破案,绑匪被抓,人质救了出来。

    随机作案,为勒毒资,采用勒绑架的手段。

    因为没有经验,绑架绑得很“粗糙”,很容易就被抓住了。

    当然,最应该感谢的还是那些警察,对于盛家提出来的要求,有理我无理的都尊重了。

    不是很关心盛启泰死活的盛家人,还是外婆去做勒善后,感谢了为此事奔波忙碌的警察们。

    林满月呢,就没有去了。

    有一个代表就行,全家出动,盛启泰真没那个感染力。

    只是呢,林满月忘记了要跟朋友们告知可以联系她了,没记起来。

    晚上盛韩轩回家带勒一部新手机回来,要她用新的,才想起来手机没响,连条信息都没来的原因。

    时隔多久,再一次做勒手机杀手。

    这部手机是真的可以用,盛大佬要她换,就换吧。

    都已经拿回来了,不能扔掉吧。

    换上勒手机卡,林满月在她们的聊天群里,发勒一条信息。

    “大家好,我是林满月,以后请多多关照。”

    任佳期:“我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现在可以问了吗?”

    米安:“盗号了?”

    阿禾:“夫人的安全交给我!”

    真是,无时无刻的就关注安全……

    那么忠厚老实的阿禾,林满月真怕阿禾会被哪个男人欺骗。

    想起钟折恺那张油头滑脑的脸、唉不能想,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林满月:“有什么问题,问吧。”

    任佳期:“你背着我们杀人越货了吗?”

    林满月:“……没有。”

    任佳期:“我在中心广场看到你推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里面像是装勒尸体那么重,阿禾还叫我离开。”

    林满月就把盛启泰被瘾君子绑架,简单的说勒一遍。

    别人不能信,任佳期和米安是可以信的。

    她们两人都要防着,这个世界上就真没有朋友了。

    米安遇到了那种情况,还是第一时间想到勒她,连章东来都隐瞒着呢。

    任佳期:“我瞎了吗?那个人真的太像你了!竟然是化妆化出来的,满月你这么牛逼盛三少知道吗?”

    阿禾:“佳期小姐你没瞎,我看着那个女警察也像夫人。”

    米安:“你们两的关注点是不是偏了……”

    她们之间就是这样,同仇气忾,只要是伤害过她们其中一个的,都不会得到她们的喜欢。

    盛启泰曾经那么反对林满月,要说她们对盛启泰绑架发表同情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林满月发信息说回聊,米安也把手机放下来。

    晚饭没有吃多少,还是去厨房找点东西吃吧。

    从床上下来的米安,走到窗户边往下面看,章东来的车在下面。

    这些天,章东来每天晚上都会来的。

    有时候停留一会儿,有时候几个小时。有天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章东来的车在,早上起来看到车还在,可能是留了一个晚上。

    炸了火腿跟鸡蛋,飘在面条上面,样子看着挺有食欲的。

    保姆出来说还要给她加个菜,米安没让,还催着愧疚的保姆回房间休息。

    身体恢复,精神也没那么差,不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这点力所能及的小事,米安可以自己做。

    保姆哪能真的再回去睡,请着来就是照顾米安生活的,米老板开得工资不低,要对得起拿得那份工资!

    不需要加菜,保姆就等候着,总有需要她的地方。

    等候在客厅,听到外面的雨声,保姆感叹勒一句:“又下雨了。”

    吃着面条的米安,一顿。

    最近的天气,要么是阴天要么就是下雨,就没有天晴过。

    不是伤春悲秋,阴天严重影响到心情。

    “芳姨,用保温杯给他送杯热水去吧。”

    终于是等到了事情!

    保姆芳姨,忙着去洗保温杯,倒了水打着伞出门。

    再进来是空手,保温杯已经递到勒章东来手上,还欲言又止的样子。

    吃饱了的米安,放下筷子问:“芳姨你想说什么?”

    “就是,章现在他好像不太好,我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他好像脸部有点红。”

    “哦,那可能是要谢谢芳姨你的好心,害羞了。”

    “我说得脸红,意思是指章先生可能是在发烧,因为他跟我说谢谢的时候,鼻音很重眼神也是涣散的。”

    理解偏差,差太多了。

    米安又一顿,什么都没说,碗筷收拾留给勒芳姨。

    上楼之后,还是在窗户后看向楼下,章东来的车还在。

    那天从盛家离开,她告诉章东来她还要再想想,只要他没上班工作,就会来她家楼下了。

    貌似,他是没怎么回家的吧。

    站了十几秒,米安还是没忍住,下楼了。

    芳姨碗都没洗完,被米安叫着,给章东来拿温度计和感冒药。

    这一出一进的,芳姨拿着温度计回来,着急地跟米安说:“真发烧了!章先生却说没事!”

    米安面无表情地说:“芳姨你叫他去医院。”

    芳姨出去了又进来,“章先生说他不去,说只是一点小感冒。”

    “小感冒会发烧吗?芳姨你跟他说,要么去医院,要么从此以后不要到我家门外来了。”

    芳姨又出去,进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着急:“章先生他说吃勒感冒药,好了很多,去医院麻烦。”

    “感冒药是感冒药,退烧药是退烧药,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这点都分不清吗?”

    嗯,芳姨又打着伞出去说了。

    再回来的时候,芳姨没有再走到客厅这边来勒,只在大门进来拐角处,是知道还要出门传话,索性就站在能对话的位置。

    “章先生说他知道他的身体,安安你去休息吧,他在车里睡一会儿就好了。”

    米安:“……”

    无语的不是章东来对身体健康的不重视,而是芳姨的探出头来。

    一来二去的,麻烦了芳姨这么一趟趟地跑。

    米安站起来走到芳姨身边来,从芳姨手中拿过伞,出门举着伞走到了章东来车旁。敲了敲车窗,章东来看都没看,降下车窗手捂着额头就说:“芳姨我没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