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单纯不做作
    据说章东来的感冒苦肉计,把米安给惹毛了。

    人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

    苦肉计,正常的流程是,得到女朋友的关心和原谅,照顾感冒的身体感情又和好如初了。

    但是章东来不是,乱吃飞醋,差点把钟折恺的秘密就说出去,让米安深觉得愧疚于钟折恺。

    人家钟折恺本来就跟她清清楚楚的,什么特别的关系都没有,章东来非要说那些逼迫钟折恺的话做什么?

    并且,米安还说了,章东来要继续晚上守在米家外的话,她就出去旅游。

    这次不再是什么s市了,世界各国走遍,看章东来还怎么跟着他。

    这下,是真把章东来吓着了,没有再去守在米家外,又给林满月打电话曲线救国。

    救什么救!

    事情的经过,不能听章东来一人说得,只是随口问问。

    林满月也从米安那里了解了,阿禾差点再次被迫说出来的经过。

    当然,钟折恺自身做得就不够到位,悬崖勒马把阿禾改成了啊切,才没让容阿姨怀疑到阿禾。

    林满月敷衍了几句章东来,没打算插手去劝米安。

    中午的时候,林满月是准备把阿禾叫来,稍微说一说钟折恺的剃头担子一头热的事。

    想来想去,还是没叫。

    随缘,看钟折恺自己的造化吧。

    没有再一味等着的钟折恺,午休的时候,就开车去了阿禾的住处。

    只要是林满月没有出行,阿禾都会在家里。

    至于弄到阿禾的住址,太简单了啊,这点小事都能难住钟折恺的话,他还追什么爱情呢。

    开门之前有看猫眼,看见了钟折恺,阿禾还是开门了。

    “钟先生。”

    这个称呼,把钟折恺的心都给叫碎了!

    太见外了!

    太不把他当做自己人了!

    他倒想阿禾像叫章东来那样,直呼全名。

    “钟先生是要找夫人吗?”

    阿禾再一问,钟折恺才回答:“我是来找你的,就是找你。”

    “哦,那么请问钟先生,找我是有什么事?”

    又是先生,又是请的,要不是地点的转变,钟折恺还以为是在跟他的秘书说话。

    秘书,才礼貌到没朋友的节奏。

    他不需要阿禾跟他礼貌,自然一点,熟悉一点,亲近一点就更好了。

    “说来话长,我能进去说吗?”

    “可以的。”

    阿禾侧身,钟折恺就走勒进去。

    第一次到阿禾的住处来,钟折恺内心里那点猥琐的想法,是想看看有没有男人的东西。

    就看到了,鞋柜旁边的哑铃。

    干干地笑了一声,“你平时还玩哑铃呢?”

    即使知道阿禾的武力值爆棚,但是阿禾的身板不是那种魁梧型的,只能说是不胖不瘦。肌肉呢,因为阿禾一般衣服都穿得比较保守,看不出来她有没有肌肉。

    阿禾说:“没事的时候,练练臂力。”

    “有练出肌肉吗?”

    “没有,夫人不是很喜欢肌肉女,夫人说强身健体是锻炼身体,而不是花架子只为了好看。”

    夫人前夫人后的,看来林满月对阿禾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大。

    暂且排除了哑铃是别的男人所物,钟折恺再往里走,任何男人的气息都没闻到。

    茶几上空空如也,没有烟灰缸,连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也没有。

    这点钟折恺倒是有预见性,阿禾就是个女汉子,小女人喜欢的她都不会喜欢的。

    坐了下来,阿禾去厨房拿了一瓶水,递到钟折恺手上时,问:“需要我给你打开吗?”

    因为一直习惯了,跟任佳期她们在一起时,打开水瓶盖的,只是惯性的一句。

    但是,这有点伤到钟折恺男人的自尊心。

    在阿禾心中,他就是弱鸡一样的存在吗?

    健身房以后还是得去了,就算是只练出阿禾所谓的花架子,也证明了他不是特别弱啊。

    “不用,我自己可以!”

    钟折恺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抢过水就扭瓶盖,还很痛快地喝了一大口。

    抢过去的,阿禾一怔,随机表情恢复正常,坐了下来。

    “钟先生来找我,是有何事?”

    偏过头喝水的钟折恺,听到了阿禾的问题,注意力却被阳台上的拳击沙袋全部吸引住了。

    没有回答阿禾的问题,反而是问:“平时你在家里还练拳击啊?”

    “嗯,练的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

    那就不是别的男人的了。

    “我想试试,可以不?”放下了水瓶,钟折恺跃跃欲试的期待。

    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拳击而已。

    要是对手是拳王,钟折恺是不会想试试的。

    对手只是没有生命没有骨血的沙袋,他还怕什么。

    展现一些男子气概出来,才能给阿禾留下好的印象啊。

    “可以的。”

    阿禾并不知道钟折恺所来目的。

    可能是好奇拳击吧。

    阿禾找来勒拳击手套,钟折恺喜滋滋地戴上。

    内心里深知,自己这个样子跟二傻子是没有区别的。

    只是呢,手套是阿禾戴过的,四舍五入还是相当于他跟阿禾有勒亲密接触啊。

    就像是,他牵了阿禾的手一样。

    装作不是很懂地问:“不会把你的手套撑大吗?”

    阿禾答:“不会,我一般用不到手套。”

    钟折恺:“……”

    是说有一种新鲜事物的味道,这拳击手套就没怎么被阿禾用过,那他还高兴个屁啊!

    “你练拳击,不戴手套?”

    “很少。”

    “就这么打?不伤手?”

    “会绑上绷带。”

    阿禾指着角落柜子上的绷带,很简单的护手绷带。

    后悔了!

    要什么手套,直接要她用过的绷带好了。

    这个时候,再说换掉手套,太明显了啊。

    智商真的是离家出走了吗?

    戴着拳击手套,钟折恺一拳打在沙袋上,就像是对自己的警告打了自己!

    不要再犯二了,方法要用对,不要又出现这种白高兴一场的局面。

    再一拳打上去,双拳轮流打在沙袋上,不像是在训练,看着就是在好玩。

    阿禾不是专业的拳击教练,也没有听到钟折恺开口需要指导,倒回来了客厅。

    人是坐在沙发上的,阳台能看到她,纯洁的双眸。

    钟折恺有点无法与她对视,转身背对着,挠痒痒一样打沙袋。

    “其实,那天晚上,我不是说着气章东来的,是真的喜欢上了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想勒好多天,能说出来的一点就是,我喜欢你单纯不做作。”

    “你有喜欢的人吗?要是还没遇到喜欢的人,不如跟我一起试试吧。”

    回答钟折恺的是,关门声。

    钟折恺回头,沙发上哪里还有阿禾,她人是刚刚跑了!卧槽!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