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不领情
    还等什么,拔腿就追!

    追到门后来开门,才发现拳击手套还没取,钟折恺气急败坏地取下手套。

    再追出去,等电梯等了一小会儿,再到停车场时,看不见阿禾的人,就连她平时开得车也没在了。

    卧槽了!

    拒绝的这么彻底,连话都不愿意说,急忙开车逃走……

    他是有多差劲啊!

    失败感席卷全身,坐进车里把车门摔得震天响。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阿禾人此时在往盛家赶,因为盛启泰去了盛家。

    危险人物盛启泰,曾经伤害过夫人,是进了阿禾心中的黑名单。

    靠近都不行,保护夫人的安全是她的责任!

    阿禾一路加速到了盛家,盛启泰人没能进到盛家去,是站在门外的。

    也没有说很多话,林满月慢吞吞地出来,相互过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盛启泰又提出要开门,林满月再次拒绝:“韩轩不在家,我不能放你进来。”

    盛家的主人就是盛韩轩,里面所有的人都听从盛韩轩的话。

    就连刚刚按门铃,保姆都没给盛启泰开门,只告知会进屋去通传。

    “你就让我这样站着说?”盛启泰是原本打算慢慢的进出盛家,频繁一些就形成勒习惯,潜移默化的再次成为盛家人。

    当头一棒,把他给打醒了。

    林满月更加不耐烦:“有什么话你快点说吧,晚上等韩轩回来了,我会转告。”

    大佬说过,从把盛启泰的东西烧掉扔掉以后,再也不允许盛启泰踏进盛家半步,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她也不想站着说话累,大佬的话不能不听。

    要么去外面找个咖啡馆听盛启泰娓娓道来?

    算了吧,她没兴趣跟盛启泰把话家常。

    盛启泰说:“等手上的工程结束之后,我会去香港一段时间。”

    这种事,就不需要告诉给他们了吧。

    他们对盛启泰去哪里,要做什么,不是很关心。

    特别是她,听着都想打呵欠。

    没等到林满月的回复,盛启泰又问:“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去香港做什么吗?”

    林满月摇头,“说完了吗?说完我就回去了。”

    盛启泰给气的,又不得不忍住脾气,“我是去香港寻找韩轩两个姐姐下落的,你转告韩轩,我会弥补当年的失误,让我们一家人能够再次团聚。”

    讲真,林满月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了。

    一家人团聚???

    造成盛家今天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是谁?

    好好养老,好好活着不行吗?

    非要去做那些事,惹得盛大佬不高兴,办了他他就开心了。

    换上冷漠的表情,林满月说:“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找人,韩轩他自有他的计划,你插手只会让他更恨你。”

    “只管把我的话转给韩轩听,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盛启泰转身离去的时候,眼睛还扫了一眼急忙赶来的阿禾。

    余威还在,架子自然在,这些小喽啰都入不了他的眼。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韩轩有韩轩找人的办法,他有他的。

    只要不互相干涉,他更是不会用到韩轩的人脉,多一个人多一个希望而已。

    林满月的阻止,对他是一直有意见。

    怕是,还不想盛家一家团聚,到时候多了两个姐姐来挤掉她的位置。

    两个姐姐对韩轩有恩,只要活在世上,必定是衣食无忧,这点对于盛家来说不是难事。

    就当到了那个时候,如以前叶虹茜跟林满月发生勒矛盾,韩轩从来都是给林满月撑腰。

    要是两个姐姐跟林满月发生了矛盾,韩轩就不可能一味帮着林满月,盛家就要变天了。

    所以林满月才会怕的,怕了就好!

    这个世界上,亲人没得选,朋友和老婆都可以选!

    不是离开了林满月,地球就不转了!

    盛启泰上车离去的意气风发,林满月看在眼里,嘲讽地轻笑勒一声。

    那样子,像是她要阻止盛启泰去找人?

    大张旗鼓真的好吗?

    当年就是以生病的借口,把两个姐姐的死因给隐瞒了过去。

    现在盛启泰又那么志在必得,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闹大了迟早会传出去的。

    那就是把盛大佬好不容易养好的心灵伤,再次一刀子捅进去,流血的是盛大佬,受伤的也只有盛大佬。

    门开了,阿禾急忙忙地进来。

    一边往里走,林满月一边感叹:“阿禾你说,人到老了,智商都会降低吗?”

    阿禾说:“不是的,总裁大人的奶奶和外婆,就没有。”

    这个对比真是好!

    奶奶多聪明!

    外婆多能干!

    更别说是还在掌握着宋家商业帝国的外公,比盛启泰的年纪要大得多了去了,也没见做出这些事来。

    终究,不是年龄来决定智商,是人与人的不同。

    林满月叹了一口气,问自己:“两个姐姐还活着吗?”

    阿禾就没有接话了。

    活没活着,皆是造化,皆是命。

    进屋之后,阿禾才想起来,钟折恺好像还在她那里。

    这个时候,估计也已经走了。

    事出有因,没来得及跟钟折恺说一声。

    反正钟折恺过去,也没有正事,阿禾就没把这件事记在心上了。

    宋姿跟外婆都在家的,林满月去门口见盛启泰,她们两人没问,林满月也没说。

    找两个姐姐,在没有结果之前,不能告诉给宋姿。

    心理素质不高,宋姿无法做到静等消息。

    瞒着宋姿,没有找到的话,也不会让宋姿一下充满希望一下失望透顶。

    “心情不好,要不等周末叫上韩轩一起,飞一趟拉斯维加斯。”

    外婆这么一说,林满月就心情好了。

    又去赌博!

    输赢暂且还不知道,要是手气太差,就是几百万几千万不翼而飞了。

    钱虽然不是她挣的,她替盛大佬心疼啊!

    “没有不高兴嘛,外婆你想的话,我把我的朋友们叫来,陪你打几圈麻将。”

    外婆是瞪了一眼她,眼神中没有责备的意思。

    “你当我老婆子是赌棍啊?你不想去就不去。”

    话是这么说,林满月还是把任佳期跟米安叫了来。

    下班回家的盛韩轩,听到了麻将的声音,寻着声音到了偏厅。

    林满月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在摸牌。

    麻将桌四周,还站了很多保姆,特别热闹。盛韩轩:“……”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