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疑似鬼压床?屁!
    一个人都看不见,他回来也没人迎接,原来是都到了这里。

    站了十几秒了,还没被发现!

    从来都是第一眼看到他的小东西,视线全部都放在了麻将上。

    盛韩轩眼睛一眯,危险的光闪现。

    轻咳了一声,先是保姆们反应过来,纷纷散开。

    视野开阔到三百六十度都能看见,林满月这才发现盛大佬回来了。

    头一偏,笑眯了眼:“你回来了啊,吃了吗?”

    他“嗯”了一声。

    “那你先休息吧,我们还有一会儿就结束了。”

    说着话,也没影响到她打牌,很顺手地摸牌。

    盛韩轩走过去,要抱孩子的时候,林满月还是笑得很甜,都没坚持再抱一下的,很爽快的把儿子交给了他爸爸。

    走了,一言不发地走了。

    不是能扛住盛三少寒气的任佳期和米安,心里有点担忧。

    看在外婆热情没减的表情上,她们两都没有煞风景。

    应该没事的吧,她们来得也不是特别频繁的啊,也不会留下来过夜。

    看客宋姿,也看得极其认真,也没注意到盛韩轩离去时的异样。

    一圈又一圈,打下来。

    外婆尽兴了,才结束。

    林满月送她们出门的时候,瞥了卧室的方向,灯都关啦。

    大佬,睡了哦。

    倒回屋,林满月来到卧室外,门是关着的。

    家里的人基本上不会到三楼来,要是她在他后面回卧室,门是关上的情况很少。

    手握着门把,一扭。

    扭不动啊。

    也?

    大佬反锁了?

    只是,为什么反锁啊?

    他换衣服,从来也没有这么害羞过的。

    害羞的总是她,当着他的面脱衣服换衣服,她放不开的。

    害怕吵醒到盛宝贝,林满月轻轻敲门,再配合着说:“是我。”

    卧室里,没有回应。

    耳朵贴在门上听,还是没听到声音。

    也?

    大佬睡熟了啊?

    林满月就给他打电话,号码才拨出,机械女声就提醒她对方已关机。

    也?

    人不开门,手机关机,大佬是几个意思啊?

    林满月一拍大腿,大佬是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生气啊?

    原因呢?

    貌似没跟大佬吵架吧?

    开什么玩笑,她很少很少跟大佬吵架。

    以前大佬生气,都是把他自己关在书房里,不让他的怒气发到她身上来。

    这样的好的老公,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

    不是,现在不是说老公好不好的问题,是大佬把卧室门反锁了的问题。

    不让她进去,她晚上怎么睡觉?

    哦,盛家那么多客房,随便找一间先躺躺。

    等大佬气消了再说吧,打麻将打得也有点累。

    虽然是机械麻将,摸牌是要自己摸得嘛。

    打了个呵欠,林满月轻脚轻手地走了。

    一楼二楼都有客房,二楼的客房物件换得不是特别勤,就去了一楼。

    正好,碰到了来接水的宋姿。

    “满月你还没睡?”宋姿打了个呵欠,无意识的问。

    “马上就去睡了。”林满月也打了呵欠。

    真会传人,越打越多,眼睛也因为呵欠的原因有点湿湿的。

    宋姿接了水过来,看到的就是林满月手抹着眼睛,要哭不哭的样子。

    “妈,晚安。”林满月揉着眼睛,去了最大的一间客房。

    哭了!

    还去客房睡!

    小两口吵架了?

    不能够啊!

    平时韩轩护满月跟护眼珠子似的,一刻都离不得满月,巴不得把满月绑在他身上带着。

    怎么会吵架哟?

    宋姿都要转身去三楼问问情况,又把身体转了过来,回她自己的卧室了。

    因为想到了韩轩生气时的样子,有多么可怕!

    就算错在韩轩身上,宋姿如今也不像以前那样去说教了。

    对不起了满月,妈妈帮不了你……

    林满月冲了澡,更舒服了倒床就睡。

    大概是客房的原因,睡得不是很好,遇到了那种传说中的鬼压床。

    身体不能动,想喊又喊不出来,无法控制自己的那种。

    慢慢的,感觉到并不是鬼压床。

    神鬼论,鬼是没有温度的吧?

    她感觉到了温度,还有那熟悉的味道,每晚伴随着入睡的味道。

    关了灯,模糊的视线看上去。

    是他!

    盛大佬!

    明明记得,她是在客房的啊?

    感知她已经醒了,盛韩轩就没那么多顾虑了,肆无忌惮地对她。

    事后,林满月趴在床上,脸挨着的枕头触感就是客房,盛大佬是跟着她来了客房啊。

    那他为什么要反锁门呢?

    敲门也不开,打电话又关机!

    哼,只知道欺负她!

    从洗手间出来的盛韩轩,躺回床上,要把她抱在怀中。

    林满月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不让抱。

    “嗯?”

    他还嗯!

    “你把我关在门外的,你竟然锁门!那你还来这里睡什么,回卧室去啊。”

    林满月的每一个字,都是她的控诉,“正义”的法槌必定是会为她敲响。

    手指才多少的力,盛韩轩抓着她的手指,整个手都被他用手掌包住。

    他说:“先冷落我跟儿子的人,是你。”

    冤枉啊!

    巨冤!

    “什么时候冷落过你?是你冷落我,把我关在门外,我的那个心啊,拔凉拔凉的~~”林满月脸埋在枕头里。

    本来是要控诉的,说到这里,真觉得自己委屈了,声音都哽咽了。

    他又说:“我还没有那一排麻将,对你有吸引力。”

    呃……林满月不解地抬起头来。

    黑暗中,他是没看见,她湿润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全是疑惑。

    麻将???

    excuse me??

    大佬你是认真的吗?

    不是专门来逗她笑的吗?

    “从我出现,你看了我几眼?”

    控诉的角色,不知不觉对换成了他。

    林满月吸了一下鼻子,“不是啦,当时我手上的牌特别好,马上就要自摸了。我不是有跟你说话嘛,看了你好几眼呢。”

    “哦。”

    他这一个字,不是很满意她的回答。

    “你把我关在门外,那我们抵消了嘛。”

    “不能抵。”

    “为什么?”

    要不是他握着她的手,她都快坐起来了。

    “你开门的时候,我就在门后,只是按着门而已,没有反锁,不能抵。”

    林满月:“……”不带这样玩她滴!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