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打架
    求婚!

    彼此都有一次,他求过她,现在她就反过来求他了。

    戒指是现成的,花没准备,虚的东西可以忽略不计。

    新戒指,不用来求婚,都说不过去了。

    单膝跪着,膝盖倒不是很疼,只是他一直站着没什么反应,怎么了哦?

    不愿意娶?

    那也没办法了,结婚证都领了,孩子都生了,想不认账是不行了。

    她也是个要面子的人,他没答应也没拒绝,就准备站起来。

    正要起身呢,就听见他说:“别动,你再说一遍。”

    好吧,继续单膝跪地,面带笑容地问他:“你愿意娶我吗?”

    什么都没说,盛韩轩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并且是,五指张开的。

    嘿嘿,是要她给他戴戒指呢!

    立马站起来,把男士戒指戴在了他的手指上。

    尺寸也是刚好合适,其实外婆就是按照他们两人手指尺寸买的,当然合适。

    给他戴上后,林满月给自己戴上,再手背对着他,那颗不大不小的钻石晃给他看。

    “你接受了我的求婚,就得跟我共度此生了,不能生异心去喜欢别的女人,能做到吗?”

    盛韩轩还是没有说话,搂着她的腰要亲她。

    腰是被他抱住了,手还能动,就挡在了唇前。

    “不说话就不给亲。”

    “与你共度此生。”

    话音一落,就要拿开她挡着唇的手,林满月用力比着,不让他拿。

    不想把她弄疼,盛韩轩就把手放了下去。

    抓心挠肺的痒,只有抱抱她亲亲她,才能解痒!

    小东西!

    太惊喜!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必须回答。”

    “嗯。”

    林满月鼓起勇气,问出了千百女人都会问自己男人的问题。

    “我和你妈妈一起掉进了水里,你救谁?”

    盛韩轩:“……”

    问题是无聊了点,但是这就像是一个仪式,不问感觉都不完整了。

    生了孩子的女人,也可以任性的。

    只是不能当着谁都去任性,要找对人。

    林满月等待期待着,盛大佬的回答。

    妈妈跟老婆之间选择一个,很困难的。

    他说:“一起救,你知道的,我有这个能力。”

    没有躲避,没有投机取巧,他的实力如此。

    先救谁,后救的那个就是被抛下了,怎么解释都是多余空白。

    一起救,一般的男人没有这个能力。

    从不荒废自己身体的盛大佬,说可以就是可以的!

    林满月都没有不高兴,问题本来就那么无聊,他还那么认真回答,也是对他的一种为难了。

    亲吧,主动亲。

    手掌拿开,她踮起脚就亲了上去。

    放在枕头上的手机响了,林满月是有要看看手机的打算,盛韩轩不放人,她就没管了。

    来电显示是钟折恺的名字,铃声过后屏幕熄灭,没有再打来。

    钟家这边,钟折恺没打通林满月的电话,走到阳台上去点了一根烟。

    单身狗是没有夜生活的,打电话之前就猜到了可能打不通。

    以盛韩轩对林满月的紧张感,回家了都是时时刻刻腻歪在一块儿的,接电话这种影响他们二人世界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

    表白失败,一个回应都没有给他,阿禾好决绝。

    但是,还没有放弃!

    烈女怕缠郎,就没想过会很顺利把阿禾追到手。

    钟折恺只是没想到,出师不利的那么快。

    睡不着,抽烟嘴巴里都是苦的。

    一下狠心,钟折恺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到了阿禾家楼下,在车里抽了一根烟,才下去。

    不知道自己过来干嘛,反正就想见见阿禾。

    按门铃的时候,内心里还有点小雀跃。

    开门的是徐磊,小雀跃立刻变成了小心碎。

    “你怎么在这?”钟折恺逼问。

    “不能在这里吗?”

    天知道,徐磊只是顺口答了一句,没有冒犯和挑衅的意思,给钟折恺听着就是炫耀。

    没有长眼的拳头,就这么朝着徐磊挥去了。

    挨了一拳是没有防备,再一拳下来,徐磊躲过了。

    整理修水管工具的阿禾,听到声音就急忙出来,把他们两人分开了。

    原来,徐磊是阿禾请来修水管的,盥洗盆的水龙头漏水。

    这方面不是很拿手的阿禾便请了同栋楼的徐磊,两人也算是老朋友了。

    只是修水管,不是晚上在一起,钟折恺打错了人,连连给徐磊赔不是。

    水管已经修好,徐磊也要走了。

    钟折恺看着阿禾都没有笑过,哪里还有脸留下来,跟着徐磊一起离开。

    他们两人算是上下楼的邻居,还都是给盛韩轩做事的,平时接触的机会更多。

    徐磊就成为了钟折恺的潜在敌人,只是不知道,徐磊是不是也喜欢阿禾?

    不知道,可以套话。

    盛韩轩身边的人,哪一个是傻的?

    徐磊一听就知道钟折恺是什么意思,揉了揉发疼的眼眶,说:“我跟阿禾以前算是工作关系,渐渐接触之后就成为了朋友,仅此而已。”

    朋友啊,前面没有男女二字,就好。

    钟折恺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他那一拳打在徐磊的眼睛上,冲动了啊。

    现在是朋友,阿禾那么好,不代表徐磊以后也不会不喜欢阿禾。

    “为了赔罪,我给你介绍女朋友,保准是漂亮的!”

    “不用了,我没有你急,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徐磊说完就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后,钟折恺才听出来,徐磊是讽刺他了啊!

    果然,盛韩轩带出来的人,没一个是善类!

    第二天,徐磊戴着墨镜去得公司。

    徐特助上班戴墨镜,又不是混水摸鱼,没人敢当面说他。

    给总裁汇报工作的时候,墨镜都还戴着的。

    签完字的盛韩轩,合上文件,没有递过来给徐磊,只是这么看着。

    公司没有规定不允许上班戴墨镜,盛韩轩也是没问。

    总裁大人的眼神,看得徐磊抬起手,取下了眼镜。

    左眼上的淤青,非常醒目。

    文件递了过来,盛韩轩问:“打架?”

    徐磊说:“挨打。”

    没有还手,只做了躲开的反应。

    “钟折恺?”

    徐磊一怔,总裁这么神?盛韩轩指了一下门,意思是可以走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