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决斗
    并不是神。

    早上,钟折恺给盛韩轩打了个电话道歉,没说是因为什么。

    盛韩轩没当回事,在看到徐磊眼睛上的伤,前后就联系了起来。

    私下里的事情,私下解决,不能影响到工作。

    下班,盛韩轩先回家一趟,把林满月接出了门。

    另外两个人,钟折恺和徐磊,也按照盛韩轩发来的信息地址,赶了去。

    没说去哪里,就这么出门,因为没有阿禾开车,林满月就排除了要带她去见那群曾经欺负她的混混如今的惨样。

    “我们去哪儿啊?”她还是好奇问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

    盛韩轩没有细说。

    哼,他平时不喜欢上报,不喜欢被记者拍,连带她出门也这么神秘哦。

    要不要这么卖关子啊,直接点啦!

    心里是这么想的,林满月都没有说出来,反正等下也是会知道的,不急于这一时,总之他是不会伤害她的。

    到了一家拳击馆外,他先下车,再牵着她下来。

    要带她来练拳击吗?

    这种粗旷是运动,她不是很喜欢啊。

    进门的时候,门口等候的人,点头哈腰的领着他们两进去。

    已经清场了,没有任何人在练拳击,击打的声音更不存在。

    领着他们两,到了一个拳击台下。

    那里摆着两个单人沙发,前面有一个精美的茶几,茶几上是各种各样的零食干果,还有饮料和矿泉水。

    扫了一眼,瓜子话梅鸡爪都有。

    干嘛啊?

    场内郊游啊?

    林满月被他拉着坐了下来,领他们两进来的那个人,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指着茶几上的零食,她问:“这些,是给我准备的吗?”

    他答:“零食不要多吃,偶然吃一下也无妨。”

    那就是他叫人准备了。

    只是,为什么啊?

    对着拳击台吃零食,这什么爱好?

    还是要她跟他练拳击?

    讲真,对他挥拳她是舍不得下手的,陪练不是认真的都不行。

    “为什么要准备这些?”

    “怕你无聊。”

    无聊了就吃东西?

    好吧,林满月望着茶几上的零食们,诱惑力是不小啊。

    可能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林满月就先没开零食,等。

    然后,把徐磊跟钟折恺给等来了。

    场内的灯全部亮着,徐磊眼睛四周的淤青,很明显。

    “这是、几个意思?”

    话多的钟折恺,也是先注意到了一茶几的零食。

    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不正常,零食齐全先不说,就这么摆在拳击台下,不合理吧!

    练拳击不正是为了强身健体的吗?

    练完就跑下来疯狂吃零食?

    那还练什么,肥肉又给吃零食吃回来了。

    林满月看向徐磊:“你眼睛怎么回事?”

    撞得,不会撞那么刁钻,更像是打得。

    工作那么忙的徐磊,没有时间跟别人约架。

    至于盛世集团,敢跟徐磊约架的人,基本上没有。

    钟折恺摸了摸鼻子,“我不小心打得。”

    不小心?

    淤青那么重,不小心会用到那么重的力气?

    林满月又不是小孩子,一点分辨事情的能力都没有了?

    “钟折恺。”盛韩轩叫了一声。

    点名了,钟折恺化身皇宫大太监,点头哈腰的:“嗯嗯,韩轩你说。”

    “我身边的人,我希望他们是明面行事,不要在背后使绊子。有恩说恩,有仇说仇。”

    “哪里有仇呢,小时候那些我写情书表白的女生都喜欢你,我不都没生过气么。”

    林满月:“……”

    盛韩轩没搭理钟折恺的嬉皮笑脸,继续说:“你跟徐磊两人动手了,擂台就在那里,点到为止。”

    噢噢噢,林满月懂了。

    深仇大恨没有,彼此都是男人,动手了可以还手,且不能记恨。

    这才是大佬的微妙之处。

    友谊赛,点到为止。

    打不散的就是友情,打得散的就是假情。

    挺好的,不在背后摸刀子。

    有盛韩轩坐镇,打不了真。

    钟折恺呼了一口气,“是男人就干一场,不记恨,徐磊来不来?”

    记恨谈不上,徐磊没那么小气。

    只是,总裁都说了,明面上解决,那就打一场吧。

    徐磊拳头举了起来,钟折恺也举起来,两人的拳头对拳头碰了一下,走上了拳击台。

    一个是盛大佬的多年好友,一个是盛大佬多年的下属,帮谁都不好呢。

    为了不让他们两认为偏心,林满月就没有给他们喊口号了,找了一袋黄瓜味的薯片拿着。

    拳击台上的两人,各自戴着手套,和头盔。

    点到为止,保护措施都要做好,避免受伤。

    没有裁判,没有专业教练,拳击台上的两人对立而站。

    盛韩轩说:“击拳。”

    两人照做,击得很和平。

    盛韩轩再说:“开始。”

    第一拳是徐磊先挥的,打在了钟折恺的肩膀处。

    “好!”林满月喝彩,往嘴里喂了一片薯片。

    她自己吃还不够,喂了一片到盛韩轩嘴边。

    不喜欢吃薯片,但是林满月喂的,盛韩轩还是吃下了。

    台上的钟折恺:“……”

    秀恩爱秀得又差点闪瞎了他的狗眼。

    单身狗真伤不起,他们在打友谊赛,下面的那对夫妻可以不要像是在戏园子吗?

    原来零食都是专门为林满月准备的,边看边吃……

    习惯了秀恩爱的徐磊,没有多大的感觉了,麻木了。

    再一拳挥上去,这次钟折恺是躲开了。

    “好!”林满月又助威。

    还不是因为刚刚给徐磊助威了,不厚此薄彼,来给钟折恺呐喊。

    拿湿纸巾擦了手的盛韩轩,从林满月手中拿过那袋薯片,一片片地喂给她吃。

    台上的钟折恺,看着底下的两人,有种要把拳击手套扔去砸他们两人头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他要是敢拿拳击手套砸盛韩轩的头,盛韩轩会把他揍得像拳击手套。

    盛韩轩往台上看了一眼,不是很在意地说:“你们打你们的,台下面发生了什么,都与你们无关。”

    无关!

    想有关也关联不上啊!

    台上两个单身狗,怎么关联!

    被秀恩爱秀的心碎的钟折恺,对徐磊发起了攻击。两人真正投入到了,点到为止的你攻击我躲闪。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