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不要!
    这么突然!

    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她也不想有这个心理准备!

    说好的,下半辈子要一起过,男主外女主内,他的势力保护着她的安危,她在家里处理好家庭琐事。

    他们还说好的,第二个孩子要姓宋,给宋家留点希望。

    没来第二个孩子,他就走了!

    不要!

    不能!

    没了他,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一片黑白的世界,哪里来得动力活下去?

    “你不能离开我,你不能!把我从沼泽地里带出来了,丢下我一个人在世上,你好狠的心!”

    哭着摇推床,虚浮的腿好像有点力气了,撑着推床要站起来。

    力气不够,站到一半又摔回坐在了地上。

    没再抓着推床杆,手抓住了盖着身体的白布。

    “你起来!起来告诉我,你是吓唬我的,我不听话,没有得到你得允许就跑了过来,所以你才这么吓我。你起来!起来!”

    哭着,捶了推床边两下。

    上演的生离死别,护士满眼的同情。

    扶着林满月来的好心人,抹着眼泪说:“地上凉,妹妹你别坐到地上了。”

    地上凉,地上还有刀,刮得她遍体凌伤。

    呼吸不畅,每吸一口气都是奢侈。

    他变成了床上叫不醒打不动没有呼吸的样子,她能哭能喊能坐,老天爷老不公平,她愿意把自己呼吸分给他!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没有你,那些人会来欺负我的!你起来,我需要你,儿子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们?”

    林满月又试图要站起来,腿软到没力气,还是没能。

    毕竟这是走廊上,堵着会影响到别人通行。

    家属接受不了,死亡也是事实。

    护士劝了几句,林满月都没有听进去,自己哭着说着她的话,还要来拽他起来。

    其他护士都来,把林满月扶起来,推床要推走时,林满月又要扑上去阻止。

    在她认为,只要是不推走,就不是事实。

    留在这里,大佬还能回来,还能用宠溺的语气叫她小东西。

    林满月没能拦住推床,却是来了一群人,给拦住了。

    为首的老太太,直接扑到了推床上,号啕大哭。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其他的人,都在抹泪哭泣,声音并不比扑在推床上得老人低。

    懵了,林满月懵了。

    宋姿即使爱哭,也不会哭成这样,宋姿哭得很文雅。

    难道是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扑着的那个人,也并非宋姿。

    来得这群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话都还没说,他们就开哭了。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老人的呼唤,白布之下没有任何回应。

    年轻女人哭着抱住了推床上躺着得腿,上半身被老人抱了,只能抱腿。

    “老公你就这么丢下我跟儿子,呜呜呜呜呜呜……”

    老公?

    林满月往后面挪了一步,其实就是屁股挪动,瞪大了眼睛看这群人。

    又是妈又是老公的,她是谁?

    扶林满月来的好心人,听着那些人说得话,也是愣住了。

    一拨拨地哭,难道死去的这个年轻人,除了家里的老婆还在外面养了个小的?

    老人抱着摇着推床上的儿子,激动地掀开了盖在头上的白布。

    跌坐的林满月,看不全那个人的脸,看到了侧面,就吓得往后挪。

    直到屁股撞到了墙壁,才停下来。

    不是!

    不是盛大佬!

    那是一张陌生人的脸!

    人死后的脸,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了吓死了!!!!!!!!

    肩膀上突然按下一只手,林满月尖叫着躲开。

    身体要背对着来按她肩膀的方向,接着就被搂进了一个不是很温暖的怀抱中。

    不是很温暖,至少是有温度的,且那种味道除了盛大佬别人身上是没有的。

    不会有!

    只有他才会有!

    在医院消毒水味那么严重的覆盖下,都没能把她熟悉的味道盖住。

    整个人被抱起来时,她没有反抗,手很自然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诚如曾经无数次被抱着那样的,亲密。

    他能动,不是躺睡在需要推动的推床上,脸挨在他的胸口,在此起彼伏的哭声下去感受他的心跳。

    活着!

    她的男人还活着!

    她的神灵还在!

    吓死了,真吓死了!

    在看到白布盖着尸体的第一时间,她的心就像是被粗鲁从胸腔里拿出来,恍如行尸走肉。

    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去完成呢,他不在了,她不想独活。

    哭着抱着推床的时候,有了跟他去了的想法。

    哭声在逐渐减小,离那一家人的距离远了。

    这边貌似是一楼大厅,林满月舍不得把耳朵从他胸前离开,眼睛有点勉强地看出去。

    人,好多人。

    能走能动,能说话,都是活的。

    仿佛刚刚经历了一次死亡,看到这些人,没有见过他们都觉得亲切。

    大家都要好好活下去,为了自己,为了家人,最好不要留遗憾。

    被抱上车,林满月没有自己坐着,还是以公主抱那样坐在了他身上。

    这不是做梦,脸庞所挨着他的胸膛,有了温度听得见心跳。

    惊心的一幕,不敢去回忆,只是奢侈地抱着他,抱着她的全世界。

    衬衣,被眼泪打湿。

    盛韩轩低头,亲吻她的头顶:“不要怕,有我在。”

    这带着魔力的声音,安定了林满月那颗疯狂跳动的心。

    在他怀中点头,紧紧抱着他,说什么都是多余,只有彼此的拥抱才能化解她内心的恐惧。

    闻着熟悉的味道,抱着熟悉的他,一惊一吓之后,倒在他怀中睡着了。

    再次醒来,她就躺在了总统套房里。

    抬眼就能看到墙壁上的壁灯,是昨晚盛大佬打开过的。

    “醒了。”

    听到声音,林满月偏过头去,又见戴着口罩的盛大佬。

    猛地起身,还没下床,就被他从沙发那边跑过来,按住了没允许她下来。

    “不要!”林满月抱住了他。

    不要吓她!

    不要离开她!

    不要躲着她!

    不要丢下她!

    不要不要不要!那是恶梦,不要再让她做恶梦!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