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一个字:滚
    不仅他身上充满了隔离液,她身上也有好多。

    都是他喷的。

    开始之前他喷,中途时他喷,完后他还喷。

    一小瓶喷完,又拿出一小瓶。

    到底准备了多少啊!

    运动就运动吧,他得到舒服,她也乐意的。

    那么亲密了,抱在一起睡没有问题了吧?

    洗完澡出来,林满月还没躲进他的怀中,他就先转了个身,背对着她。

    what!

    不是都坦诚相见了,还这样?

    林满月手指戳他的后背,他没有动只是跟她说:“睡吧,再不睡我就再来了。”

    再来!

    那她明天就不用走路了。

    不再戳他的后背,林满月也转过身,背对着他闭上了眼睛。

    人累了,手机都不用玩,林满月很快就进入到了梦乡。

    身后的呼吸声平稳,盛韩轩才侧身,手都伸出去了还是收了回去。

    忍几天!

    不要呼吸太近,是为了她好。

    如果两个人中必定要有一个感冒,他要让那个人是他自己,不要把她牵连进来。

    如若不是她看他的眼神太过火热,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动她。

    这方面,盛韩轩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在面前了,天时地利人不和,能完成就不要忍住。

    可能是真的运动出汗,第二天出发回家,盛韩轩脸上的病态几乎是没有了。

    林满月打了个呵欠,被折腾的委屈因为他的气色,减去了。

    只要他能康复,她累点也无妨。

    她的顶梁柱,她的神灵,千万不能倒下。

    “要睡么?”他拍了拍大腿,意思是大腿给她当枕头。

    车里是不能比在床上,要全方位伸展手臂跟腿不可能。

    如果有大腿做枕头,她那么瘦蜷缩着,也不是睡不下。

    之前就有过经验,脱掉高跟鞋弯曲着腿躺在他身上。

    当然,那时候开车的是阿禾,今天的司机是个男的。

    林满月摇头,点着手机给任佳期她们回信息。

    来之前有提到大佬这边出了事,不知情真相的昏倒,被她语气说得严重,还是要跟她们说清楚些。

    林满月:“虚惊一场,我老公没事。”

    任佳期:“被你吓到,我是说盛三少怎么可能会有事,他可是传说中的战无不胜!”

    米安:“没事就好,我也觉得没有任何困难会难倒盛三少,他就是传奇。”

    这么夸,还是女性,林满月看得挺乐呵的。

    换做别的女人,她可能就要吃醋了。

    我的男人,要你来说这些?

    林满月:“好了,我要放下手机了,回聊。”

    任佳期:“你是在回来的车上?不聊天不无聊?”

    米安:“同问。”

    林满月:“身边坐着老公,看都看不够,怎么会无聊。”

    任佳期:“……少秀点恩爱,对单身狗钟折恺多一点关爱。”

    米安:“满月你赢了……”

    单身狗钟折恺,招谁惹谁了?

    找得到女朋友,他会让自己单着吗?

    也不是生冷不忌,随便找个女人只是气话,至少也得是他喜欢的。

    钟折恺在外面处理了一件事,因为地点离盛家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了。

    没再回公司,给秘书交代了一声,就开去了盛家。

    盛家门口还停了一辆车,普通的牌子,车牌号也没见过,应该不是认识的人。

    按了门铃,保姆应门铃,都没有跟家里主人汇报,直接开了门。

    钟折恺来盛家,其实就跟来自己家一样。

    要不是工作那么忙,他可能天天都会往盛家跑。

    难道的朋友之一盛韩轩,不喜欢在外面聚会,酒吧酒馆清吧等等的地方更不喜欢去。

    家,才是盛韩轩爱待的地方。

    那些暗恋盛韩轩的女人绝对猜不到,那么光鲜的盛韩轩,是个宅男。

    手指晃着车钥匙,进盛家屋门,就听到了宋姿在假笑。

    隔得那么远都能分辨出来真笑和假笑,到底来了谁啊?

    难道不知道,盛韩轩不喜欢不相干的人来盛家吗?

    脚下的步伐,加快。

    听到脚步声,宋姿看到是钟折恺进来而非韩轩,眼里闪过失望。

    钟折恺目光定在那个老人身上,奶奶葬礼上看见过,是奶奶的一个亲戚。

    “宋姨。”钟折恺没客气地选择了宋姿旁边的位置坐下。

    林满月不在家。

    要是有林满月,不会放着宋姿来跟客人周旋,早被林满月打发走了。

    来,就是想见见林满月,主要目的是问问阿禾近况。

    没有林满月,钟折恺也没打算立刻走人。

    明显的,宋姿应付不了这个客人。

    来都来了,还是帮帮宋姿。

    “宋姨,这位是?”

    钟折恺的口气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韩轩奶奶的隔房弟弟。”

    了然地点了下头,钟折恺闲适地往后一靠,舒服地坐着。

    没有挺直腰杆坐,不礼貌了?

    并没有。

    钟折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他也想给那个老人家做做样子。

    不要以为宋姿好说话,就算盛韩轩不在,被他遇到了他就是半个盛韩轩。

    话题在钟折恺进来之后,就终止了。

    宋姿跟蒋爷爷都没有提起,钟折恺提了:“宋姨刚刚你们说什么呢?”

    蒋爷爷也是认出了钟折恺,在蒋春葬礼上忙进忙出的,长相非凡能力出众,家世也很好。

    问到说什么,宋姿略微低头,难以启齿的。

    越看宋姿这个反应,钟折恺越觉得自己留下来就对了。

    “怎么哦宋姨,有什么啊,你别忘记了我是你的半个儿子。”

    宋姿还是没有吱声,钟折恺拿出手机,给盛韩轩打电话。“喂,韩轩,宋姨在家里被欺负了,我问她什么她都不说,打落牙齿和血吞啊宋姨是在。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都是妈妈带大的孩子,世上只有妈妈好,韩轩你要对宋姨好点,宋姨有好多

    苦都无处说,”

    宋姿:“……”

    蒋爷爷:“……”

    什么事情都还没问清楚,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乱说!

    这群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难不成是林满月特地派这个人过来的?

    看林满月毫无城府的样子,又不像。

    挂了电话,宋姿好奇问:“韩轩怎么说得?”

    钟折恺摇头,他才不会告诉宋姨电话里韩轩回了他一个字。“滚。”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