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代夫出征?
    戏剧性的一幕,就是这样发生的。

    假的?

    装的?

    这尼玛……

    林满月看向钟折恺,太儿戏了吧!

    海归回来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为什么要来演戏啊?

    噢噢噢,懂了,为了阿禾。

    只是被她和米安给搅黄了,露馅儿了。

    没有她们,也会露馅儿的,这么近距离,阿禾只要碰到了都会管的,那个假扮抢包贼的杨助理,还是会被阿禾抓到。

    阿禾站了起来,被反扣着的杨助理很尴尬地从地上起来。

    当面拆穿什么的,真的很尴尬。

    何况还是总裁的女儿,不知道是否就减低了印象分。

    不过,为了总监,只能吞下被拆穿的苦果了。

    扶额的钟折恺,眼睛被手挡住了,也能感觉到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再看,就要被烤熟了。

    耍个帅容易吗?

    这么一个小机会都不给,简直堪比车祸现场。

    米安咳嗽了一声,“钟折恺,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点名了,再不吭声就不行了。

    钟折恺把手从额头拿下来,勉强一笑:“我觉得大家最近的生活都有点枯燥,才想着激励一下大家。”

    激励?

    看抢劫?

    有毛病啊!

    抱着儿子的林满月转身就走。

    每一句是真话,这个钟折恺就是个脸皮厚的骗子!

    这件事并不算小事。

    闹大了,抢劫的性质会很严重!

    阿禾跟在了林满月身后,米安也及时追上去。

    姑奶奶生气了呢,钟折恺知道自己要惨了。

    他也没有想到,林满月会到现场来的啊!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钟折恺对两个下属做了个手势,他们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不要再在她们勉强晃悠了。

    至于他本人,还得去求得原谅。

    跑过去的时候,穿过马路,林满月她们在对面路边准备上车了。

    扒着车门,钟折恺还没求原谅呢,林满月就说:“要不计较也可以,跟在我们车后。”

    这么简单?

    不会的吧。

    总比不给道歉机会强啊。

    规规矩矩把车门关上,钟折恺跑到他停车的位置,跟在了林满月她们的车后。

    只要能够扭转形象,龙潭虎穴都要去闯一闯了。

    听说过阿禾是飙车一族,盛韩轩当初回国的时候,有几个公子哥想在飙车方面下下盛韩轩的火,然后是阿禾代替的,把那几个公子哥佩服到不行,说了好几年。

    以前钟折恺也知道盛韩轩有一个女保镖在,他没放在心上。要是知道自己会喜欢上这个女保镖,绝对在老早就要发动攻势了。

    唉……人生啊,就是这么多的马后炮。

    前面那辆车,开得很稳,甚至来说都有点慢了。

    钟折恺单手握着方向盘,在细想着他看下次还是找个单独的机会,跟阿禾说清楚些。

    喜不喜欢先不谈,要说清楚他的脑子没有问题,叫下属扮演抢劫也只是因为想给阿禾一个好的形象,平时没有计划抢劫的习惯。

    一路想一路思考,跟着前面那辆车走,不怎么需要看路,直到开往目的地,回神的钟折恺傻了。

    拳击馆?

    干啥?

    要命啊?

    大家都是有文化的人,能不能用文雅一点的方法,非要这样打打杀杀的?

    钟折恺没有下车,林满月没管他,跟米安先进去了。

    阿禾锁了车,过来敲钟折恺的车窗。

    “夫人说,你不是个男人就可以躲在车里不下来。”

    卧槽!

    伤自尊了!

    还需要再想想吗?

    钟折恺果断解开安全带,拔出车钥匙下车。

    为显男子气概,把车门摔得很响。

    表演捉抢包贼失败,他也不是弱鸡,看看他摔车门的声音,谁惹到他头上他就让谁粉碎性骨折。

    然而,阿禾都不带多看一眼的,转身就走。

    呃、钟折恺摸了摸鼻子,耍帅再次失败。

    拳击馆里,跟上次不同,这次有拳头打在沙袋上的声音。

    不多,只从一个方向传来。

    好奇看过去,那边是有一个人戴着拳击手套在对沙袋进行攻击。

    远远的,钟折恺还注意到了,那个人穿了上衣,没有裸露上半身。

    要是没记错的话,男拳击手练拳或者比赛的时候大部分都赤着上身的吧,那人又怎么穿衣服,全是汗沾在身上舒服?

    这次也没有盛韩轩人来那么夸张,摆着沙发茶几零食观看,就是普通的休息椅子。

    已经坐了下来的林满月,对着拳击台上扬了扬下巴,“范教练需要一个陪练,钟折恺你敢不敢去?”

    不敢。

    这是心里的真实回答。

    但是,不能让林满月小瞧了。

    才丢了脸,要在这时扳回一城。

    钟折恺对着拳击台做了个抱拳礼,“范教练,请赐教。”

    范教练对着钟折恺回以抱拳礼,“钟先生,客气了。”

    呵呵,胆子不小啊。

    在钟折恺上台之前,林满月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说。

    “范教练得过两个世界冠军,八次全国冠军,我们本城的冠军更多。跟范教练交过手的人,门牙飞掉是最轻的,最严重的一位是余生跟轮椅度过。”

    正往拳击台上去的钟折恺:“……”

    艾玛,好吓人的战绩。

    这么多冠军,比赛比上瘾了是吗?

    输一次会死吗?

    一看范教练的块头,衣服底下都阻挡不了肌肉的显现。

    钟折恺再看自己,想要体现男子气概,遇到范教练怕是会体现男子气哭吧,还是被打哭的。

    没有干脆上台,就是害怕了。

    林满月看着站在台下的钟折恺,变相的鼓励:“钟折恺你要相信自己,范教练不会把你打残的,顶多只把你打毁容。”

    钟折恺:“……”

    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不打残只毁容,这是打开正确的鼓励方式吗?

    盛韩轩,你老婆的心肠跟你有得一拼啊!

    钟折恺有点后悔跟来了,逞什么能呢,在路上就调头开走,不是就没有这茬了。

    范教练走到台边,“需要我扶你上来吗?”

    友善还是轻蔑,钟折恺没心思分析,因为他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极其动听的声音。

    “不用。”阿禾一个翻身,翻到了台上。卧槽,阿禾是要代夫出征?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